杜鹃盛开

笔名竹心, 分享心灵世界(均为原创, 谢绝转载.)
个人资料
杜鹃盛开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爱情水分子(1)

(2020-11-20 06:44:28) 下一个

爱情水分子

                                      

1

盛夏七月,傍晚,紫霞染红一片天。她风尘仆仆,拎着一个大包一个小包,走进家门。

在玄关换过拖鞋,上了两个台阶,走进门厅。

门厅正中的餐桌上,一盘糖醋排骨,滋滋冒着热气,浓郁的香味扑鼻而来。一盘切的薄薄的凉拌藕,上面撒着碧绿的葱花和炸的焦黄的花椒粒,色泽诱人。厨房里传来葱姜呛锅的声音。她吸了一口气,肚子适时地叽里咕噜叫起来。“小妹,把腌好的肉丝拿来,蒜苔切好了吗?”母亲的声音高亢有力。“来了来了,好香啊!”妹妹嗲嗲地说。“馋猫,把这盘清蒸鱼端出去。”母亲瞋怪的声音里溢满了宠溺。

她绕过餐桌,往自己房间走去。

妹妹正好端着清蒸鱼从厨房出来,第一个看见她“姐,你回来了。”然后又提高嗓门喊了一声“爸,妈,我姐回来了。”

    “大妞也回来了。今天大团圆。”父亲的声音从走道另一端的客厅传来。

随即看见高翔从客厅走出来,笑了笑,算是打过招呼。

此时母亲也从厨房出来,看着她手里的大包小袋劈头便问“哪里弄的一大堆破烂?”

    “这不毕业了吗!行李都拎回来了。”她的口气也不友善。

    “怎么脏兮兮的,洗过了吗?”母亲皱着眉头吸了一下鼻子,很嫌弃的表情。

    “没有!”她嘟喃。

    “真懒!明天赶紧洗了。瞧瞧你,象个二道贩子。”母亲又是一通埋怨。

    她去盥洗间洗脸洗手,刚进家门便生了一肚子气。怎么做都是不对的,永远达不到母亲的要求。越想心里越不高兴,她不高兴的时候,“嘴巴撅着老高可以吊个挂钟,脸拉的足有二里地长。”母亲总是这样形容她生气时的样子。这不,当她走出盥洗间时,嘴巴已经吊起了挂钟,脸上亦是势必走二里地的神态了。谁也没理,径自坐下来,默默地开始吃饭。

母亲看了一眼埋头苦吃的她,刚想说八辈子没吃过饭似的。突然意识到小女儿的男朋友在场,便狠狠地瞪了她一眼,随即夹起一大块清蒸鱼放到高翔的碗里,满脸堆笑“小高,吃鱼!”

    整个晚饭过程中,她一言未发,专心致志地拔拉着碗里的饭菜。从家人的聊天中,她得知高翔将继续留校读研究生,下午和妹妹刚到家,既被母亲留下来吃饭。所以今晚的饭菜比日常丰盛,有鱼有肉,三荤四素,外加馄饨汤。看来,高翔与妹妹的恋情是被父母认可了的。妹妹真是上帝的宠儿,一路走来,顺风顺水。

由此,便想起了自己。她曾经有过一段恋情。大二那年的省春季大学生运动会中,认识了他。他就读同城一所市属师范专科学校,来自本省农村,省大学生男子百米赛跑记录的保持者。她时任所在大学学生会的外联部长,负责与其他高校学生会的联络事宜。他出生于江南水乡,却有着北方人的健壮体格,粗犷个性。喜欢直来直去,运动会结束后来她的学校找了她两回,第三次见面便单刀直入地问“我喜欢你,愿意做我女朋友吗?”他的直截了当令她措手不及。那时她正沉迷于一场旷日持久的疯狂暗恋中,把暗恋对象当作偶像般地崇拜,痴狂而执着。“我们不合适。”她以此理由拒绝了他。她所说的不合适,其实就是他的体育专业。从小受工程师父母的影响,认为学体育的人统统都是四肢发达大脑简单。就连她们这所全国重点大学的体育系都是全校最受歧视的,何况一所本地专科学校。十九岁花季的她,心高气傲,她的暗恋就读于全国顶尖大学的电子工程系,前程无量。又怎能看上他呢?

暑假时,她却悲哀地发现一个秘密,她的暗恋也在暗恋着别的女孩。倔强、自尊心极强的她在一夜无眠之后,决绝地为这场无始无终的暗恋画上句号。

秋季开学后,她不再拒绝他的邀约,他们一起逛公园、看电影、去K歌。相处久了,发现他不仅四肢发达,大脑更发达,可以说是一个绝顶聪明的人。而且感情细腻、善于观察、能文能武、有凝聚力和号召力,做事干练,为人豁达,颇有四海皆兄弟的气魄。更令她迷恋的是他的歌声,位列省大学生十佳歌手,素有小刘德华之称。那时刘德华的《忘情水》风靡全国。他却自改歌词,专门唱给她听:啊!你是我的爱情水,让我此生拥有你,从此爱情沐浴成为我的水分子,一生相随无怨无悔。她被感动的泪水涟涟。

 

他们相爱了。

去年暑假她以实习打工为由没有回家。和他一起坐船一路向东到上海再北上青岛玩了一趟。彼此相约来年大学一毕业就结婚。到了春节,父母和她商讨毕业去向。她表示要留在南方,单位基本联系好了。母亲坚决不同意。说“你妹妹将来不回来,是准备要和高翔留在北京的。北京当然比咱们这个省会城市好了。可是,你那个鬼地方,还不如咱们这地儿呢!”她坚持,母亲反对,拉锯战似地你来我往。后来,她一不留神儿说漏了嘴,这下可不得了啦。“俗话说女攀高门,且不说他家在农村,门不当户不对。再者你一个人留在那么远的地方,到时候吵了架,娘家都没得回,谁为你作主?况且一个专科体育生,有什么前途可言?” 母亲的理由铺天盖地言之凿凿。那天,她与母亲发生了惊天动地的争吵。母亲眼见不能说服她,开学后执意从东北赶到南方闯到他的学校把他大骂一场。母亲的话极其难听,什么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什么也不撒泼尿照照自己。她看着他的脸色由红转白,变成铁青,最后大步流星地离去。从此再也没有来学校找过她。那也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

那一天以后,他们成为了彼此的忘情水。

 

2,

一晃半年了。此刻她已毕业返回东北老家,而他应该会一直留在那座南方城市,此生估计再无交集。对于大学期间的这段感情,从始至终带有模糊不确定的阴影。最初她是抗拒的,继而又是犹豫的,毕竟他就读一所不入流的专科院校,专业也很不靠谱,用母亲的话说“最多当个初中体育老师,孩子王而已。”而且家境贫寒,他们去青岛玩的旅费都是打工赚的。低就于他的心结,悄然隐匿在某一暗处,导致她不时产生一种困惑。自己对于他的感情到底是爱,是喜欢,还是为了医治暗恋破灭的一次感情大逃离。当母亲干涉强烈反对之时,她挺身而出为他辩护不惜与母亲翻脸吵闹甚至想过离家出走。如果不是他在母亲的羞辱里决然离开,从此再未回头,她或许会不顾一切地随他而去。多年以后,她一直迷惑自己的坚持究竟是为了所谓的爱情,还是为了与母亲对抗?爱情终究又是什么,因何而爱,为何而爱,什么才算是爱,什么爱值得付出所有。人世间有纯粹的爱情吗,义无反顾奋不顾身的那种?反正她在与他的那场恋爱里,是有过本科专科、城市乡村、贫富悬殊的纠结,是参杂了世俗考虑的。所以尽管她相信爱情,追寻爱情,却也一直在怀疑爱情,质问爱情。

如果没有母亲的强势干涉。那么此时的她应该随他留在那座城市,或许他们会选择北上广去打拼,不得而知,一切都是未知数。看着母亲一筷子一筷子的为高翔夹菜,她的心里如此想。

然而生活没有如果,只有结果。结果就是她和他分手了。他们的关系,只有开始,没有结尾。犹如一篇未写完的小说,留下一大片空白,填满密密麻麻的遗憾。

     一顿晚饭的时间,她一边沉浸在逝去的往日恋情里,一边飞快地吃着饭。她经常是这样,一边吃饭,一边想心思。心思飞扬时,吃饭的速度也会飞扬。

第二天,睁开眼睛,夏日的阳光透过薄薄的竹叶图案的窗帘照进来,犹如置身于南方光影斑驳的竹林间。室内寂静无声,只有窗外柳树上的小鸟叽叽喳喳。

拉开窗帘,刺目的光线肆无忌惮登堂入室。简单梳洗过后,抓起餐桌上的一根油条,边吃边出门去报道上班。

电车咣当咣当,晃晃悠悠。穿过熙熙攘攘的闹市区,解放路口处麦当劳醒目的招牌,鳞次栉比的商店高挂不明其意不伦不类的英文店名。电车往右一拐驶进公园大道,喧闹声骤然间安静下来。老旧的街道坑坑洼洼,街边排列着一行行遮天蔽日的柳树。垂柳依依下,散步晨练的长者,步履匆匆的中年人,挽臂而行的年轻恋人,一一从车窗闪过。她观察到一个有趣的现象,亲密牵手的多为年轻人。而中老年人呢,要么独行,要么一前一后各走各路。即使同行,也是各据一边互不理睬。来来往往的人流,不经意间刻出一条人间爱情的时间线路轨迹。爱情从年轻开始,经过中年,再迈进老年,走着走着,就淡了、远了、散了。难道爱情也有年龄歧视?

胡思乱想中,一对熟悉的人影出现在人行道上。定睛一看,是妹妹和高翔。妹妹穿着一条粉色碎花绵绸连衣裙,青春活泼。一双白色的中跟凉鞋,身姿挺拔亭亭玉立。走在旁边的高翔则显得矮小瘦弱,走在晨风里竟然有些东倒西歪。怎么看都是一个路人甲!她自言自语般地嘀咕了一句。嘴角一抿,露出一丝自嘲的苦笑。

说起与高翔的关系,关乎她的一个秘密,无人知晓。他和高翔打小就是同学,从初中第三年一直到大学第二年的那些年里,高翔如同一座丰碑一般挺立在她的心里。可以说高翔是她整个少女时代的偶像,他学习优异,成绩突出,以全省第二名的成绩被名校录取。同学多年,他们互动寥寥,在高翔面前,她自卑,少言寡语,一说话满脸通红心跳加速额头手心全是汗水。直至大学的第二年暑假,她带着高考完的妹妹参加高中同学郊游。那年夏天高翔就隔三岔五地来她们家玩。最初她激动的夜夜失眠,魂不守舍,以为高翔终于开窍了。后来才发现高翔的眼神一直追随妹妹的身影,面对自己泰然自若谈笑风生,而与妹妹说话时则语气结巴,神态紧张,面红耳赤,眼睛放光。她终于明白,原来人家是对妹妹一见钟情。后来妹妹与高翔读了同一所大学,不久便传来他们恋爱的消息。她才彻底断了对高翔的念想。

痛苦了一个暑假,开学后她便接受了他的邀约和追求。此时看着摇摇晃晃走在妹妹身边的高翔,只不过一个非常非常普通的人而已。她想。却想破脑袋也不理解当初的自己为何会如此沉迷,如此痛苦。究竟看上了高翔什么?

她的嘴角再一次浮起自嘲的浅笑。人的感情真他妈的有意思,简直不可理喻!她在心里喷出一句国骂。

    然后,她听到心里有一块搁置很久沉甸甸的石头砰然落地。原来一个人看一个人,一个人爱一个人,彼时此时,心情境遇,竟然如此天差地别。 

(《世界日报》1113连载)

 

 

秋风起,落叶飘零,秋意浓,凉意已深。家里领导这个周末要清扫树叶,我却喜欢落叶铺满草坪的景色。落在露台的几片树叶,更添秋意。祝福各位亲周末快乐,健康平安!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6)
评论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大马哈鱼' 的评论 :
哈哈,谢谢鱼儿夸。感恩节快乐!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omaninhome' 的评论 :
谢谢美丽的家家。感恩节快乐!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pot321' 的评论 :
问好点点,感恩节快乐!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小溪姐姐好,好久不见,好好抱抱,感恩节快乐!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omo_sharon' 的评论 :
谢谢默默鼓励。秋安!
大马哈鱼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杜鹃盛开' 的评论 : 绍兴的黄酒温热后加个话梅,酸酸甜甜的意境,就是杜鹃的美文。没办法文字就是用来玩儿的才女^_^
womaninhome 回复 悄悄话 好看!细腻的心理描述,高手!
spot321 回复 悄悄话 爱情是一个永恒的话题。问好杜鹃!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谢谢杜鹃又有新小说让我们欣赏,好高兴啊!祝福文中的女孩子在对的时间,对的地方,遇到对的人,相互的真爱。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杜鹃的文笔非常细腻,丝丝入扣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多伦多橄榄树' 的评论 :
小树说得对极了,就是这么回事儿:)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yy56' 的评论 :
问好闻香,好久不见,周末快乐!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云霞姐姐' 的评论 :
问好云霞,是一篇小说。周末快乐!保重!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有时候,人的失落就随着一句国骂而散去了!
yy56 回复 悄悄话 今年没看到秋景,正好在你这补课。

问好,周末愉快!
云霞姐姐 回复 悄悄话 杜鹃的文笔真好,人物内心描述细腻,生活哲理总结透彻,是开始写一部新小说吗?你们都好能写,真棒!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Norstar' 的评论 :
谢谢你还记得。有那个的一些情节,但是故事走向和结构完全不一样。敬请下集。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谢谢领导。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我生活着' 的评论 :
哈哈,刚从你家回来。我们今天都谈爱情:)
Norstar 回复 悄悄话 这篇挺像你以前写过的一个关于美丽、茉莉倆姐妹的小说,那篇好像没写完吧?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文美,图也美!
我生活着 回复 悄悄话 爱情真是很奇妙的事,是年轻人的专利,对上了就是爱情,哈哈~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菲儿苗条,挤挤没问题的:)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大马哈鱼' 的评论 :
鱼儿好,请喝茶:)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大马哈鱼' 的评论 : +1挤挤,又有新小说看了,杜鹃的文章一如既往的精彩!
大马哈鱼 回复 悄悄话 沙发!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