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鹃盛开

笔名竹心, 分享心灵世界(均为原创, 谢绝转载.)
个人资料
杜鹃盛开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我的二舅

(2020-08-03 06:46:20) 下一个

            我的二舅

                                                                  

我有两个舅舅,大舅年长母亲九岁。二舅比母亲小三岁。两个舅舅无论外貌长相,还是性格脾气,都是南辕北辙大相径庭。大舅敦厚朴实,勤劳严谨。二舅则潇洒不羁,任意率性。二舅年轻时曾是帅哥一枚,身姿挺拔、健壮而匀称,浓眉大眼,意气风发。

再说性格,相较于大舅的刻板、严肃和不苟言笑,二舅天性开朗,风趣幽默,善交际,喜热闹,兴趣广泛,朋友成群。而且没有丝毫长辈的威严和派头,与表哥们一起玩弹珠、滚铁环、打扑克、搓麻将,没大没小的。在家休假的日子整天与晚辈们厮混玩闹在一起,所以我们谁也不怕他,又都喜欢他。

二舅是姥姥姥爷最小的孩子,姥姥三十五岁时生二舅,在上个世纪四十年代,二舅算是姥姥的晚子了。或许是姥姥姥爷娇惯老幺的缘故吧,二舅象一个长不大的孩子,贪玩好动。“这么大的人了,有家有业的。一点也没有长辈的样子。整日里跟侄子、外甥厮混。算什么事?闲暇时也要帮着家里做点家务什么的。”大舅总是不时地教训二舅一番。俗话说长兄如父,被大舅训斥后的二舅一声不吭。乖乖地在家老实几天,闭门谢客帮二舅母做些手工活计。只是用不了几日,便呼朋引伴故态复萌。

诚如大舅所言,在我们这些后辈晚生的心目里,二舅确实算不上长辈,更像是朋友和玩伴。二舅在家乡省城的一家机械厂工作。虽说与老家距离相隔不过70公里。但那会儿交通不便,回一趟家,先坐市内公交、再转长途汽车,走走停停,加上等车,至少需要半天的时间。为此二舅一般只在节假日才回来。而且回来后忙着会朋友、到处玩,很少来家里看望母亲。所以每年见到二舅的时间大都在春节期间的家族聚会。

只有一年的夏天是个例外。二舅休了一个个长长的假期,我还开玩笑说二舅也放暑假呀!姥姥姥爷过世后,大舅和二舅一直住在姥姥家的院子里。

大舅喜欢静,安静、清静。把院子扫的一尘不染,早睡早起按部就班。所以二舅从来不敢带朋友们在家里通宵达旦地打牌。

记得那年暑假,二舅天天和一拨人聚在姥姥家街对面大姨家的院子里打扑克,而且打牌时间大多在晚上。院子里一盏昏黄的灯光下,二舅和他的朋友们围着一张低矮的小桌子,甩出去的扑克牌,打在桌面,脆生生的声音。然后又溜溜地在桌面滑行一段距离。我特别喜欢扑克牌那种滑溜溜的手感,最初我为他们洗牌、围观,慢慢地摸出了门道,凑不齐人数时,便代替参战。后来每到晚上,就盼着天黑、掌灯、洗牌、打牌。那个夏天我爱上了扑克牌,似乎还有了一点瘾头。而且打牌的技艺在那个暑假里突飞猛进。记忆里二舅和他的朋友们不止一次地夸过我的牌技,为此我曾­­得意许久!

二舅个性好动,交游甚广,坐不住,闲不下。每次来看母亲,总是匆匆而来,又匆匆而走,难得坐下来,与母亲品茶聊天。母亲总说“你二舅的屁股底下有树枝,扎得他坐不安稳。”每逢此时,二舅依旧笑咪咪,也不反驳,只是乐呵呵地边走边说“阿姐,我走了,下次回来看你。”

二舅与母亲年龄相近,从小一起玩耍,结伴长大,感情非常好。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期,正值三年困难时期。那时母亲和二舅都在省城。母亲在位于市中心的五一广场附近的一所学校读书,二舅则在北城区的矿山机械厂工作。十七、八岁的二舅正在长身体的年纪,俗话说一顿可以吃掉一头牛的饭量。缺肉少油,每月三十六斤的定量供应根本填不饱二舅的肚子。刚满二十岁的母亲学生定量根本吃不完,每月都有结余。周末时,母亲从学校出发,中途辗转几乎两个小时的公车,奔赴北城区,为二舅送粮票。“那会儿每到月底的时候,二舅几乎弹尽粮绝了。就盼着你妈来。朋友们都调侃二舅,等你姐呢!你姐来了,你就有得吃了。” 每每回忆起往事,二舅总是美滋滋地这样说。

一个秋天的周末,还不到月底,不是母亲送粮票的日子。母亲的学校组织学生参加劳动。任务是帮助北郊区农民收拾甜芥菜,劳动结束后每个学生分了一网兜的甜芥菜。菜地距离二舅不算远。返程路上,母亲特意绕道去了二舅的宿舍。二舅不在,母亲去水房把甜芥菜洗干擦净,用纸包好,放在二舅的抽屉里。“那天晚上回到宿舍,真是饿啊!拉开抽屉一看,好多甜芥菜,干干净净的。同宿舍的人说你姐来看你了。二舅一口气吃了好几个甜芥菜。二舅那时就盼着你妈来,不是送粮票,就是送吃的。”多少年后,二舅一次次地重复这个故事,依旧是欢天喜地的表情。

二舅心灵手巧,动手能力极强,会焊接,打家具。记得二舅帮母亲焊接了一个大澡盆,灰白色的的不锈钢,圆润光滑,结实好用。夏天时,一大早母亲盛一大澡盆凉水,整整晒上一天,到了晚间,变成了温度适中的洗澡水。父亲总是赞扬二舅是一级好钳工,而且心灵手巧,学什么会什么。过了一段时间,再次见到二舅时,我问他:“二舅,我爸说你是一级好前工。是不是还有中工和后工呀?”我的问话逗的二舅前仰后合仰天大笑。笑过后,才细细解说与我,是钳工,不是前工。我的这个笑话,二舅是说起一回,笑一回。他还讲给很多人听,惹得听者又是大笑一回。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我读大学时也去了省城,只是我的大学在南城区,二舅的单位在北城区,相距甚远。我从小不喜欢吃肉,在家里父亲都是要另外包素饺子炒素菜的。所以初入学时,吃学校食堂的饭菜很遭罪。每天可选择的素菜种类非常少,何况饺子了。

记得一个周日的下午,应该是深秋季节。大约三点钟,天寒地冻,北风呼啸。同宿舍的女孩子们还在午睡,听到敲门声,我去打开门看见二舅。只见二舅满头大汗,热气在他的额头蒸腾。我问他为什么这么热?二舅说他是骑自行车过来的。那么远的路途啊!二舅笑呵呵地说正好锻炼身体。

身子未坐定的二舅,从布包里取出一个包裹着毛巾的物件,我问这是什么?二舅没有说话,用手解包裹着的毛巾。一层又一层,里三层外三层地毛巾里面包着一个大饭盒,用手摸,还是温温的。打开一看里面满满一饭盒的饺子。二舅汗渍未干,笑容满面地对我说:“趁热吃,这是芹菜鸡蛋馅的素饺子。”我惊喜地问:“怎么你们食堂还卖素饺子?”二舅笑着说:“不是,是我要求食堂大师傅特意包的。告诉他我的外甥女只吃素饺子。食堂大师傅笑着问是不是就是那个发明了前工、中工和后工的外甥女啊?”看来我年少时的笑话,被二舅广泛传扬,人尽皆知了。看着我一口一个吃完饺子,二舅又顶着狂舞的寒风骑车返回北城区的工厂。

二舅来回骑了几乎三个小时的自行车为我送来了温腾腾的素馅饺子,当初年少的自己开心地吃着温吞吞的素饺子,未作多想。如今几十年的岁月走过,我的年龄已超过当年二舅的岁数,再次回首,方才刻骨铭心地感受到了绵长的亲情是如此深厚而隽永。

后来我飘洋过海,在异乡生活工作。有一年回乡探亲,去看二舅,为他买了保健品。二舅逢人就说,“吃了我外甥女的保健品,觉得胸不再憋闷了,松畅的很。”其实哪里有那么大的作用,只不过我这个当年被二舅疼爱过的外甥女的一点小小的举动,令晚年的二舅开心一些罢了!那时我已历经沧桑,懂得亲情的珍贵。也懂得亲情与关心不仅只是物质的,更多的是情感的慰藉、心灵的支撑、时间的陪伴。

所谓爱就是守候相望的彼此惦念与牵挂。一瓶保健品不足以令二舅的心脏功能强大,却可以安慰他的心灵世界。

亲情不能够治愈世间的疾病,却可以舒缓对于疾病的恐惧。亲情是爱的另一个代名词,是人世间最可宝贵的。

因为爱,而看到希望,因为希望,而珍惜爱。

二舅一直在矿山机械厂工作。退休后由于技术过硬,又被工厂返聘。直至发现尿血,检查出膀胱癌,才停止工作。

二舅生性豪爽率性,嗜酒如命。是母亲兄弟姐妹中最贪玩、最爱玩、也最会玩的,扑克、麻将、桌球、象棋样样精通。因为爱玩贪玩,二舅总是显得很忙,难得与大舅、姨姨们和母亲坐下来话家常。总是匆匆而来急急离去。母亲总是瞋怪二舅“狐朋狗友比姐姐亲!”为此,我的姨姨、大舅与母亲相聚聊天时,总是说这个他们最小的弟弟,生性贪玩,总也长不大。永远像个小孩子。

可是这个总也长不大的孩子,比母亲还小三岁的二舅却病逝于2011年的五月端午凌晨时分。享年只有66岁。母亲在电话里悲痛地诉说,五月初四的晚上和二舅通话。母亲告诉二舅明天也就是端午节去看他。平日里少言寡语,很少能够坐下来与母亲聊天的二舅,破天荒地在电话里与母亲说了好多话。 一直重复地说“阿姐,你一定好好生活,照顾好自己的身体。我是喝酒喝坏了。。。”等等。

记得母亲常说的一句话,“爹娘不在,手足亲。”意思是父母过世后,最亲的亲人就是兄弟姐妹了。二舅过世后的这么些年里,每每说起二舅来,母亲总是不无感伤地想起那年端午节的前夕,二舅似乎在半个小时的时间里,对母亲说了这辈子最多的一次话。

时光如水,逝者如斯。残酷的岁月带走一个又一个长辈的生命。却带不走绵厚的亲情,和往日的温馨回忆。当年那个年轻的女孩儿,慢吞吞地吃着芹菜鸡蛋馅的素饺子,笑容满面风尘仆仆的二舅,前工、中工、后工地调侃着,狂风里,二舅骑车远去的背影,一直留在岁月定格的画面里,从未走远。

在这个疫情肆虐的日子,仅以此文怀念我的二舅。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1)
评论
山韭菜 回复 悄悄话 情真意切!感谢杜鹃分享!
womaninhome 回复 悄悄话 感人的故事。杜鹃很幸福,有一个疼爱的二舅。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感人至深... 我有四位舅舅,没一个有好印象...
燕麦禾儿 回复 悄悄话 杜鹃,请查悄悄话,谢谢。
暖冬cool夏 回复 悄悄话 看得我眼眶都湿了,杜鹃写得动情,二舅大冬天骑车三小时给你送素饺,走之前跟你母亲长聊,这绵长的亲情在杜鹃笔下显得那么厚重,感人至深!
波城冬日 回复 悄悄话 太温暖了,这年纪已读这样感人的文章,鼻子就酸。
东湖绿道 回复 悄悄话 感人至深!
南山松 回复 悄悄话 温暖感人的故事,谢谢杜鹃分享。
ARooibosTea 回复 悄悄话 温暖感人的亲情故事。杜鹃讲故事一如既往的好看。
乔宁 回复 悄悄话 前工,中工,后工。。。定量36斤。。。灰白色的大澡盆。。。
杜鹃,你居然还记得这些,读着跟看电影似的。
乔宁 回复 悄悄话 喜儿的拜把子兄弟,写得真好!
婉妮 回复 悄悄话 杜鹃好久不见。很温暖的故事,谢谢分享。
百姓第一 回复 悄悄话 给太原的老乡点赞????
spot321 回复 悄悄话 娓娓道来的老故事。
我生活着 回复 悄悄话 血浓于水的亲情是最长久最温暖的回忆,有家长似的大舅顶看,二舅活得自由多了。饥饿的年代,食物是最温暖的亲情。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写得真好,感动!
黑贝王妃 回复 悄悄话 一个那般活灵活现的亲人也会变老,也会死去,杜鹃的二舅写得可亲可爱,感动,伤心!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好感人的文,问好杜鹃!
喜清静 回复 悄悄话 二舅送饺子的情景让清静泪眼婆娑。我也有舅舅。
喜清静 回复 悄悄话 板凳,我把兄弟家的板凳,坐下慢慢看。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感人的纪念好文,真是过世太早了,二舅很疼你,杜鹃对舅舅也很孝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