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文革重来?

(2015-04-01 07:50:03) 下一个

近日与数位国内的中层人士交流,他们不约而同地感到政治整肃突然离自己很近,心理不安。这种紧迫感,甚至几个月前还没有。我这里谈些看法,希望能抛砖引玉。

目前的形式,假想你是习近平和王岐山,下一步怎么办?薄熙来,周永康,几个军头,外加他们最紧密的党羽,已经家破人亡,但他们的幕后老板,和众多党羽还位居要职。仇恨已经种下,多年前互相和平制衡的各派,现在剑拔弩张,变成你死我活的敌人。
1.不管是自己主动选择还是因阻力过大而被迫,如果习和王现在停战,社会中下层可能对这场政治运动继续无感。新文革即使已经进行了几年,因为主要局限于高层,社会中下层还可以忽视,认为文革没有重演。但如果现在终止反腐,习和王未来退位后,自己身家可能难保。目前当权派的众多追随者,有些身居要位,将在对手复仇中被清洗。政治绞肉机一旦开动,很难停下。如果反腐停顿,派系间的高度敌意也很难短时间消除。党内斗争手段会更加残忍、恶劣。国家的政治大局悬于几派间的恐怖平衡。政情会变得无序,习王的权威受到威胁。高层和中下层的贪腐还会大踏步前进。中国社会和老百姓心理可能不再能承受。
2.为保自身和羽翼的安全,习和王可能加码反腐,去打倒敌人的幕后老板和党羽,打垮敌人的组织。自己手里抓住更多的权力,可以替习与王获取更多安全感。但那样的政治斗争打击面自然要更广。社会各阶层的人,将被大面积卷入这场政争。上至前最高领导人,下至政府和企业中层的局,处,科级。在一般老百姓眼里,那肯定就是文革真实重演。中国社会里的隔膜与仇恨,包括高层派系之间,社会各阶层间,以及老百姓人与人间,都会更多更深。以上1和2是两个大方向。如果习王不进行根本的改革,中国的未来可能是这两个大方向之间的某种排列组合。
3.问题的核心是反腐的“毛式政治运动”本质。杀人犯被枪毙,家属很少因此报复社会,因为大多数人能接受“杀人偿命”的逻辑。薄周等以贪腐之名被打倒,很多人不信不服。根本原因是政治凌驾了司法,使法律不能独立公正。即使是坏人,也应该得到司法的公正对待。因为只有这样,当一个好人被怀疑有罪时,才有可信的制度依靠,重获清白。这本是文革给中国的教训,但当下中国选择了遗忘。没有公正司法,反腐就变成了政治迫害,就会出现荒唐的事---例如家藏几百亿的人,主持对吃过一次2万元饭局的人进行反腐。人们内心自然不服。海外多次传出习、温、朱等巨额财富的详细证据,就是这种不服的人,不服的心理造成的:“你们说我们贪腐,你们比我们更贪腐”。
4.在政治大浪来时,国内一般中层,人人都有小辫子(以一场饭局为借口,就足够打倒几个局长和处长了)。这个制度设计的目的,就是要人人有罪。这样在位者就可以按自己需要,随时打倒任何人。在这个共犯体系里,一般中层生存的基本原则就是:“熊来了,我肯定跑不过熊,但我只要比我的同伴跑得更快就胜利了”。政治运动就是熊。熊肯定要吃人。一般国人不想阻止熊,只想自己不被吃。言外之意就是,“熊,你去吃我身边的人吧”。中国人际关系的本质如此,所以与别国人相比,中国大陆人之间更互相猜忌,互相利用,互相坑害。
5.我们40到50岁的这代人,成长在1980-90年代,曾得益于邓开创的较开明政治。那样的宽松环境正在消减。邓小平的主要政治思想包括,最高领导任期制,党内派系共存,权力轮流坐庄等。目的就是杜绝毛式“恶斗”政治,让社会能和平,才能搞经济。除非有体系外突发事件,很难想象当前这样的反腐运动后,习和王还敢按制度正常退位,把最高权力交给团派、或上海帮、或任何外人。交出权力等同自杀。习和王的算计可能是普金模式:任期到时,或赖着不离位,或传位给绝对死党,或把权力交给傀儡,或过一段时间自己再出马。但中国的后果可能远不如俄罗斯,因为俄罗斯至少有一个形式上较民主的政府,而中国没有。中国政治可能陷入长期黑暗而残忍的宫廷内斗,而社会大众将身不由己被殃及。
6.阻止中国滑向黑暗的最大力量,是经济上的对西方开放。与美、欧、日等的产品、金钱、人员、信息往来,使社会保持有限文明,使本质上没有底线的政治内斗,面对来自境外关注的目光,有一些顾忌。这就是1972年尼克松和基辛格敲开封闭的中国大门的主要原因之一。黑暗贫穷的社会里,老百姓对自己的幸福和生命不在乎,容易追随极端暴力势力,挺身走险,做破坏性的事,如当年中国鼓励的挺身炸碉堡,朝鲜的为领袖画像牺牲生命,阿富汗和ISIS的自杀炸弹等。十几亿人的中国,如果极度封闭贫穷,对世界的潜在破坏力太大,所以美国为自身未来的安全,要帮中国保持开放。中国几十年的“改革开放”,目前看来“改革”很少很浅。如沙滩作画,一个浪头就被夷平。而对西方开放,硕果累累(如INTERNET,PM2.5等)。对中国一般老百姓的个人幸福,“开放”有根本性推动作用。
7.邓自己在政治绞肉机里度过了一生,终于看清了毛的道路行不通,所以发明了不成理论的邓理论。89年的本质是,一半人对他说,“你的邓理论也不行,中国要走民主自由之路”。而包括邓本人在内的另一半人说“邓理论就是最好!”。邓政治构想的核心是权力轮流坐,和平地按程序交接。这个想法,在他自己那代没有实现,但他寄希望于身后的各代,并具体安排了江传胡的权力接班。现在回头看,江泽民并没有按原设想真正把权力给胡景涛。究其原因,最可能是江害怕被后任清算。而习未来也有可能因为怕被清算,而不能不敢按规则放权。其实所有独裁者,都面临类似问题。文革就是毛极度害怕出现中国的赫鲁晓夫,而把权力从自己选的接班人手中再抢回来。邓的政治构想,曾被认为解决了这个共产制度的死结。但高层几十年来的行为表明,他们早已背离邓的计划。邓理论过去从没有真正实现过,未来也走不下去了。
老百姓对腐败深恶痛绝。反腐的康庄大道,也是习和王免于被报复的保障,就是推行独立并严谨的司法制度。公正的法制可以消除罪与罚过程中产生的、无休止的派系与阶层间的怨恨、猜忌和倾轧。司法独立,当权者会面对短期危险。不受政治控制的司法,它的刀口可能砍向任何人和派系,包括当权派。但改革的决心,加上政治技巧,可以兴利抑弊,最后成功。同是东亚的台湾和韩国,就在一二十年里实现了这个目标。而拒绝司法独立,短期看似安定,长期来看,国家与习王个人都没有出路。大而言之,毛和邓的路线,都已走到尽头。虽然没有人能保证民主自由法制之路在中国一定能行得通。任何新社会理论的成功,都需要大量的人,长期的努力和奉献。但现在看来,这条路是中国唯一还有希望的方向。以上是我粗略的想法,希望得到大家批评指教。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骆驼123456 回复 悄悄话 为了让中国国内的朋友读到这些文章,建立了下面的博客网页 https://www.lyz.com
mzl9876 回复 悄悄话 习李王拍苍蝇打老虎首先是深入民心的,对于那些以权谋私的贪官,必须严打狠打打到蛇的七寸处,这不是文革,这是改革途中必由之路,就目前而言中国的老百姓心情明确大为畅快,其实从个人而言,由于时间忒短,民众百姓自身还未有任何好处得到,但是他们看到的是希望,如果用文革来形容,对于那些民愤极大的大王八而言,当今社会上的极少数顶级腐败,何尚不是大快人心的一件好事。
当然了他们虽为极少数,但是他们也一定会利用手中的权利极力反扑的。
康无为 回复 悄悄话 的确,党大于法行不通。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