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心就好

真实的故事,希望您喜欢。
个人资料
小百脸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古战场游记之五十二:四渡赤水,贵州,云南、四川(中)

(2018-02-10 14:56:14) 下一个

古战场游记之五十二:四渡赤水,贵州,云南、四川(中)


     3月30日中午红一师主力渡过乌江,占领南岸的新场、流场(今流长镇)。过江后全军基本摆脱了蒋军的第一线包围圈,获得中心战场主动地位。继续向东南朝息烽、开阳前进。9军团佯攻打鼓新场牵制王家烈部,完成任务后没能按时赶上队伍,只好奉命继续在乌江以北伪装主力活动以迷惑蒋军。
      据当时重庆出版的《嘉陵江日报》报道,蒋介石和宋美龄3月24日一起从重庆乘福特号专机下午四时飞抵贵阳西面70华里的清镇县平远哨机场(现在是贵州省体育局训练基地)。"贵阳各市街,皆悬国旗,一般民众,欢迎热烈。"据此报道可知:1,蒋宋赴筑是公开的;2,红军15天后,即4月8日由北向南穿过贵阳东面30多里的簸箕堡、水田坝、天星寨一带,根本不可能威胁贵阳通往平远哨机场道路。说蒋如何因通向机场道路被红军切断而将孙渡指挥的滇军紧急东调保卫蒋夫妇的生命安全,是吹鼓手们后来编造的演义。事实上蒋早在3月31日就已两次向孙渡下的东调命令,限次日(4月1日)抵镇西卫(今贵阳市清镇县卫城镇)堵截。该天红军刚全军渡过乌江:


4月4日蒋下令犒赏滇军,此举咸认为拉拢孙渡、挖龙云墙角的胡萝卜。这天红军前锋一军团还在开阳底窝坝继续向东面的清水江流域疾进:

   一军团5日挺进到羊场区龙岗镇、杠寨、高寨、平寨清水江一带,佯装要渡江向东与2、6军团汇合。4月6日突然转向西南朝贵阳奔袭。这是一个十分大胆果断的行动。如果它真是毛的主意,这才是他老人家在四渡赤水期间的一个得意之笔。4月8日红军穿过经过贵阳与龙里之间的湘黔公路,一举突破第二线包围圈。9日到达青岩镇南门外。因镇墙高大坚固,无法攻入,只好擦城而过。倒是5年后抗战期间周恩来的父亲就在青岩镇居住。这是青岩镇墙今貌:


青岩镇街今貌:


周恩来的父亲故居:
  

    此后,红军一路西进,穿过基本上没有国民党正规军阻挡的黔南地区。此时周浑元、吴奇伟纵队也早已南渡乌江从北逼近,企图将红军迫入广西:


    4月13日,在黔中腹地广顺(又名夜郎国都,当时是县城,现为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长顺县广顺镇)的彭、杨致电军委,提出西渡北盘江袭取平彝(因此县名有违中共少数民族政策,解放后改为富源县,在云南省)、盘县。此建议首次在党内提出进入云南战略设想,但未得到军委及时回应,导致彭德怀4月26日责怪中央错失良机,有与林彪合伙逼宫之嫌。后来的会理会议、甚至庐山会议,毛都将此作为彭的野心证据:


     军委为什么没有表态接纳彭、杨建议呢?因为中央政治局此时仍死抱"赤化贵州,与川北张国焘,湘西贺龙鼎足呼应"的目标,没有计划在云南腹地立足,更不打算跨过金沙江上游进入四川:


   然而此期红军的方向仍是向西,每天行军50至80华里左右,4月下旬进入云南境内。由于急行军数百公里,减员也非常严重。据史载,红军渡过云南金沙江的时候,全军大约剩下2万5千人,但是红军在云南并没有和滇军有过什么战斗。也就是说,四渡赤水的七十天内,红军损失了大约1万多人。其中战斗伤亡之外,估计不少于4千人都是在高强度的急行军中逃亡、掉队或是累毙于途中。因而林彪在4月23日再次向军委发电要求"不要再走弓背路"。这时孙渡的滇军和周浑元、吴奇伟的中央军一路紧随(各怀鬼胎),保持一至两天距离。虽然在云南境内没有大的战斗,但空袭却给红军造成一些损伤。贺子贞就是在平彝被炸伤的。军委4月23日曾布署在平彝、沾益伏击滇军:

      但孙渡非常谨慎,不肯上钩。红军在这一带徘徊(又走弓背路),企图与蒋军"决战"又不能得逞,导致林、彭等高级将领强烈不满。一个类似遵义会议前的逼宫危机正在蕴酿。党中央不得不在4月25日出面通电解释(表明中央对新三人团的支持),要求大家搁置分歧,一致对敌。此电口气极其坚决而又委婉,可能是张闻天的手笔:“最近时期将是我野战军同敌人决战争取胜利以转变战局的紧急关头。中央相信你们对于中央与军委所提出的意见,决不会妨碍我们内部的团结一致与保障军委命令的坚决执行。这种上下的团结一致与军委命令的坚决执行,是我们争取决战胜利的先决条件,中央相信,在目前的紧急关头你们必须充分发扬你们的果敢机动与布尔什维克的坚定性,领导全体红色指战员奋勇杀敌,并纠正部队一切不正确的倾向,来完成中央与军委所给予你们的神圣任务。”:
  

    同一天军委也下达在白水地区"决战"歼灭滇军安恩溥旅的命令。解释说“我们现在争取了有利地位,使我们现在争取了一个新的有利地区,即云南东北地区,并在这一地区内消灭敌人取得新的发展局面的可能。这一地区是战略机动的枢纽,背靠西北天险,便利我们向东及向南作战。在不利与必要时,亦便于向北向西转移。但严重的任务是消灭敌人,开展局面”:


   但是林彪并不买帐。当天晚上就复电军委,反驳在当地决战以"消灭敌人,取得新的发展局面"的主张。他指出滇东北根本不是什么"新的有利地区","我军即令能消灭他一两个师,但仍无法转变形势。敌必继续进攻我军,其时(我军)成强弩之末,而不能取得最后胜利。又因河流阻隔,我军回旋地域甚窄,在敌分进合击时,极难回避所不欲打之战斗"。并高瞻远瞩地提出:"目前战略上已起了重大变化","因此,我野战军应立即变更原定战略,而应迅速脱离此不利形势,先敌占领东川,应经东川渡过金沙江入川,向川西北前进,准备与四方面军会合”:

    应该说,这是遵义会议后第一个最富远见而又极现实可行的根本意见。彭德怀立即表态支持:“争取滇黔边各个击破敌人的可能极少,因我军行动错失争取平藜盘县的良机,使战略陷于不利地位。因而明日应继续向西北前进渡到东洪口(小百脸注:东洪江即现在的牛栏江。过了东洪江就是滇北腹地,绝无退路,渡金沙江已不言而喻)"。他甚至要求中央:"争取休息几天,解决一切刻不容缓的事件。"这和黎平会议决定"在适当的时候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也就是后来的遵义会议),以便总结第五次反围剿以及长征以来军事指挥上的经验教训"异曲同工:


    就在两位主力军团长抗命不打白水战役、坚持要西进渡金沙江北上的关键时刻,奇迹出现了。深夜12点,天上掉下一块大馅饼,帮助中央和军委暂时解决了这个危机。
(待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