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声

美国,加州,湾区
正文

我与一个半老外的生活趣事(三)

(2018-10-28 09:37:59) 下一个

我与一个半老外的生活趣事(三)  

 

韭菜生长于中国大江南北,南北方人都吃。自离开韭菜的故乡从未在老外环境中尽情开怀地吃过,只能委屈地关起门来自家焖烧/骚韭菜饺子,韭菜盒子,韭菜炒鸡蛋鬼脸。过瘾之后必须兜得住气,不然体内上下通气,一不小心在公共场合下陔出一口酒菜气,这下祸从口出了,同胞们知道那是韭菜余香,老外不明白这口恶气是否肠子改道了,上下排气颠倒啦,上面出气和下面出气一样尴尬粗野小声点

韭菜那个味叫一大且强烈而刺激,也只有头顿可谓是香,隔顿放冰箱就一股子发酵味,充满污染整个冰箱,闻着就烧心汗,故韭菜必须是吃新鲜的,不可隔夜,更不能速冻。即使是新鲜碧绿清香的韭菜也只是我们国人的美味食材,老外鲜有接受的。有时ABC参加同学potluck,要带中餐,我自告奋勇准备水饺,ABC总是非常郑重其事地警示我“千万不要做韭菜馅儿的”。似乎韭菜就是老鼠屎,要坏了party的一锅粥鬼脸

不过ABC在韭菜上还是很中国的,只要没老外在场,吃韭菜就跟吃西红柿一样爽口,享受。尤其喜欢韭菜三鲜水饺。一日爱美丽来家里,ABC提议我做韭菜三鲜水饺,我很是吃惊,有木有搞错,爱美丽吃韭菜岂不是天下奇闻小声点?   没错,ABC再次高音喇叭,字正腔圆地重申“韭菜”。吓得我怯生生地问爱美丽,are you sure? 爱美丽坚定地点头鞠躬,口里重复地叨念着“ Chives”。矮油妈呀,这洋妞还真是中国媳妇诶,吃韭菜!!!在我看来,老外吃韭菜犹如中国人吃羊奶酪一般,令人望而生畏,怎一个”臭“字了得,她怎么好这口闭嘴


 

详问了ABC关于爱美丽的韭菜品味来源,方知这口味的培养又是来源于广东早茶中的韭菜虾饼,她已经是老食客了,几个月的广东餐养育了她的老广肠胃和口味,甭说是韭菜,就是牛百叶,鸡胗肝也开怀大吃,想像她驾驭起中餐的种种野蛮美味已然是老司机了服了,如此进化下去,可以高难度挑战皮蛋,猪大肠,臭豆腐啦鼓掌

 

由此见证文化入侵从饮食开始最直接最有效。由衷感谢粤餐馆老板培养了一批又一批热爱中国饮食的爱美丽鬼脸


 

在海外弘扬我大中华文化,从饮食入手????。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辛声 回复 悄悄话 其实老外没有老中讲究,只要有足够的尊重和保持距离是不难相处的
辛声 回复 悄悄话 谢谢“田间地垄”,以后试试。
田间地垄 回复 悄悄话 给个Tip:吃完韭菜,嚼几个生花生豆,就可以除味了!
妈妈的故事 回复 悄悄话 写得好有意思!韭菜的确味道重,一般老外接受不了。有这样一个洋媳妇儿,家里做饭要容易很多呢。
谢谢分享!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