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步两桥走天下

真正的自由,不在能知,乃在能行
个人资料
三步两桥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拉森国家公园:家门口那颗璀璨的明珠

(2020-08-23 08:36:10) 下一个

清晨5点,天还没有亮,当我准时抵达集合地点时,同行的伙伴们都已经装好车就坐车内,只等我的到来了。

这天应该是我记忆中湾区最热的一天了。凌晨起床后,只是稍稍收拾了一下出行的东西,就已经是一身大汗了。好在我们要去的拉森火山国家公园(Lassen Volcanic NP)气温会很舒适,白天最高气温摄氏28度。

湾区及其周围有许多世界级的景点,在我的旅行计划里,我一直都把它们留在最后,留在我年迈时的旅行计划中。世事无常,就像杨安泽说的那样:“不幸的是,未来就是今天,疫情加速了所有事情的发展。” 因为疫情,我不得不取消今年原有的旅行计划,不再能远行,提前执行我的老年旅行计划,开始玩味家门口的明珠。

从湾区出发,经过大约5个小时的车程后,我们顺利抵达今天的第一个景点:Burney Falls 。

Burney Falls, 被西奥多·罗斯福总统称之为“世界第八奇迹”, 瀑布的水全来自于地下泉水,一年四季,即使在最干旱的季节里,每天的流量也几乎恒定。 1954年,被宣布为美国国家自然地标。

绕着Burney Falls 上上下下走一圈,大约一英里,等我们玩爽了离开时,看到路边排着长长的车队等着进停车场。我们不由的庆幸,还好我们到的早,不然不知道要等多久才能找到停车位。

离开了Burney Falls,我们前往今天的第二个景点:煤渣锥(Cinder Cone)。

煤渣锥的全名是Cinder Cone and the Fantastic Lava Beds at Lassen,中文直译也许是:拉森煤渣锥和神奇的熔岩床。

多年前去冰岛旅行,在参观当地火山熔岩场时,导游说,世界上最大的火山圆顶在旧金山。我听得下巴差点掉下来。家门口有这样的世界之最,我竟然不知道。

原来导游说的旧金山火山圆顶就是拉森锋(Lassen Peak),而拉森煤渣锥也是世界上最大的煤渣锥之一。

整座拉森煤渣锥高2000英尺,直径2英里,位于拉森锋的北部,远远望去构成一排壮观的圆顶。

在煤渣锥的停车场休整片刻,吃完自带的午餐后,我们开始攀登顶峰。

根据AllTrails,这个Trail 的记录是: 长4.8英里,登高 1043英尺。

傍晚,我们来到Manzanita Lake Campground。这是拉森公园里三个Campground中条件最好的,有小卖部,有付费淋浴设施。我们在这里预订了一晚营地。据说,其中也有部分营地不需要预订,可以先到先得。

终于又回到了熟悉而又思念的露营生活,即使不能再去穿越非洲,不能再去走丝绸之路,在这里露营一宿过把瘾也不错。

Manzanita Lake的傍晚。

Manzanita Lake的清晨。

早餐后我们离开了营地,按计划上午去攀登拉森峰(Lassen Peak),下午去游览邦帕斯地狱(Bumpass Hell)。刚一上路,天空就开始飘起了雨点,雨伴着闪电越下越大,道路也变得模糊了。为安全起见,路上来回车辆都纷纷靠边停了下来。

冒着雷雨上山显然是不明智的。于是,我们改变了计划,决定上午游览邦帕斯地狱,下午再去登拉森峰。

拉森火山国家公园的地热区之所以被称为“邦帕斯地狱”,是为了纪念一位早期定居者Kendall Vanhook Bumpass。 1860年,Bumpass发现了该地的地热特征。1865年,他带领一位报业编辑一起参加该地时,不幸被严重烫伤了腿,最终被截肢。

来到邦帕斯地狱,拍上几张照片,假装又去了一趟新西兰的地热之都罗托鲁瓦。

趁着午后雨停的间隙,我们决定抢登拉森峰。

拉森峰,是一个熔岩穹顶,海拔3187米(10457英尺),体积为2.3立方公里,被认为是地球上最大的熔岩穹顶。至今乃是一座活火山,最后一次喷发在1914~1917 年间。

1907年, 西奥多·罗斯福在宣布此建立了拉森国家纪念碑,后扩建为拉森火山国家公园。

拉森峰在沉寂了27000年后,于1914年5月30日开始活跃喷出大量蒸汽,直到1915年5月14日开始喷出熔岩。

新喷发的熔岩像牙膏一样挤出地面,越堆越高,凝固成更高的山峰,还形成了一个神奇的“火神之眼”(Vulcan’s Eye)。

山脚下的Lake Helen 。

网上查了一下,这是Clark's Nutcracker,传播松树种的高手。

这片斜坡令我想起,我们在尼加拉瓜,背着滑板,顶着大风登上活火山,然后从山顶坐着滑板滑向山脚,所做的一次“死前的疯狂”。显然这片斜坡也合适尝试做这样的活动。(详情请见:【探索中美洲】(14)尼加拉瓜:死前的疯狂,滑下活火山

105岁的熔岩,称其崭新也为不过。

山顶上没有融化的雪。

登上顶峰不算太难,要站稳拍张照片却很不容易,山顶上的风实在太大了。

担心会下雨,我们没敢在山顶逗留太久,拍完照片赶紧下山。

天渐渐放晴,不同的光线下,眼前又是另一番景象。

我们6点回到山脚下的停车场,为一路上没有遇到雷雨而感到庆幸。

返程途中满天红霞。我又一次感叹道:闯南走北这么多年,我还是最喜欢咱们的加州。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三步两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天随人意' 的评论 : 我是一周前从湾区出发去的Lassen的,这个周末因为山火,据说前往Lassen的路已经被封了。2020年真是个多灾的年份。。。
天随人意 回复 悄悄话 没看见什么雾霾。这几天连俄勒冈南部都没有蓝天了
三步两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田野maomao' 的评论 : 呵呵,谢谢鼓励。大疫当前,不怕长皱纹,就怕没肌肉。肌肉可以抗病毒呢:-)
田野maomao 回复 悄悄话 好漂亮的风景和马甲线!
三步两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迪儿' 的评论 : 谢谢迪儿到访。这几天我们湾区不仅气温高,大火使得空气非常糟糕,门窗都不能开,可能随时会收到撤离令了。
迪儿 回复 悄悄话 身材真棒,露腰的装扮很好看。这些天太热了,今天去爬山,一步一喘,几乎没有遇见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