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令健康养生园

让我们一起缔造青春不老的传说。。。
正文

抗癌“护士水”的故事

(2012-09-24 19:50:46) 下一个

抗癌“护士水”的故事(转载)

1922年,护士长/天主教徒Rene Caisse在某天值夜班时,一位老妇人向她讲述20年前她从当地印第安部落Ojibwa拿到秘方治愈了胸前肿瘤(后被确诊为癌症)的经历,并将配方赠与Rene护士长。

1924年,Rene护士长的姨妈被诊断为癌症并确认不可治愈。Rene和其姨妈感情深厚,就和其主治医生费舍尔商议试用她得到的草药秘方,并请费舍尔医生跟踪整个过程。费舍尔医生认为无可救药的患者可以尝试Rene护士长的推荐,并见证了整个过程。每日认真服用Rene煎服的草药两个月后,姨妈的身体有了很大的改善,又健康地生活了20多年。

Rene和费舍尔医生被另一例成功治愈了咽喉癌患者的鼓舞下,对小鼠进行针剂注射试验,并起名为ESSIAC(现称Flor Essence <口服液>,又称“护士水”),发现其对接种在小鼠身上的肿瘤细胞有破坏作用。

1926年,当Rene和费舍尔医生连续治愈了几例无望的患者后,诊所越来越名声大振。患者集体签名申请到健康部建立专门研究机构大规模研究其配方在治愈癌症和肿瘤方面的作用,申请书中有八位德高望重的医生签名。签名信惊动了加国家卫生局监督员,随后派两名卫生督检员上门要封Rene护士长的诊所。两名督检员收到许多患者和医生的支持信,后没有再骚扰Rene。

1932年,一篇著名的报道“引人注目的发明治愈癌症秘方的女孩”发表在多伦多明星报《Toronto Star》,从此,Rene护士长更是家喻户晓。

1933年,安大略省著名医生A.F.Bustedo让Rene替他治疗癌症患者。当地医院行政长官特致信给Rene表示支持。

1934年,Rene开办了她的诊所,立即成为当地最忙碌的、为无望的癌症患者带来希望的场所。同年,Rene的母亲被Roscoe Graham医生诊断为大面积肝损坏性癌症,医生说余日不多。Rene对母亲隐瞒病情,并开始用“护士水”治疗。Rene母亲完全康复,又健康地活了18年,终年90多岁。

同年,又有9名医生联合提议使该药方治疗癌症患者的方法合法化。该联合提名引起了“胰岛素发现者之一Frederick Banting医生的注意。他邀请Rene到他的办公室交流其治疗糖尿病的原因。他写道:“Rene女士,我不敢讲你可以治愈癌症,但是你有目前世界上最有效的证据可以帮助癌症的治疗”。

1934年, 安大略省Dr. McNeill向Rene推荐了唇癌患者Tony. Bazink,一位医院的发动机操作员。经过6各月的治疗后,Tony又存活了40年。

May Anderson医生曾患有乳腺癌,她和J.A.McInnis医生,在1977年健康地回顾当年Rene是如何将她从生命垂危中拯救回来。

1935年,Rene治愈了另外一例著名病例----Neillie McVittie,患者曾在1977年《Homemakers》(加拿大著名的生存和健康栏目)披露整个治疗经过。“我是被抬进诊所的,86磅(40公斤),我的医生是Sudbury Sale博士,肿瘤已经扩散到颈部,必须要进行放射性治疗了。可是Rene使我又能站立起来。我现在体重50公斤”,Neillie于1939年癌症委员会听证会上讲。

在Rene护士8年诊所经历中,有一例患者自己坚持要求医生把她送到Rene的诊所治疗。但她病重不幸去世。当时全加拿大各报刊头条新闻都报道“Caisse癌症治疗诊所一女患者被医治身亡”。首席病毒学家Robinson博士和Frankis博士从多伦多赶到诊所做了取样分析。Rene没有被捕,而是要面临12个人组成的陪审团听证会。法官是多伦多的Smirlie Lawson博士。Rene在医生和病毒学家等的支持下胜诉。这场意外带给她更多的患者和更高的信任。

1937年,17000人签名提议,政府不得不有所行动。同时消息传到美国,美国一组织提议捐赠100万美元建立研究中心和购买设备。每年支付Rene 5万美元,20万美元买断她的名字和诊所,被Rene拒绝。

同时,芝加哥病毒学家Clifford Barbourka医生将Rene介绍给西北著名大学医学院长John Wolfer医生。他同意给她5名医生,要求她治疗30名不同程度的志愿者患者,她接受了。消息传出,新闻登载了民众的愤怒:“为什么Rene要到美国而抛弃加拿大人?”“是什么原因把Rene排挤到美国?”……加拿大总理Hepburn和卫生部长几乎被责难信件掩埋了。

Rene不得不面对媒体阐明她没有抛弃加拿大,她每隔一周到芝加哥。

芝加哥的医生与Rene一起工作一段时间后,印象深刻地说Rene的草药的确延长了生命,减少了肿瘤,减缓疼痛。Barbourka医生要求Rene在芝加哥Passavant医院工作,Rene没有接受,回到了加拿大。

许多医生从加拿大和美国到Rene的诊所观摩。多伦多大学诊断医疗主任Benjamin Leslie Guyatt博士就多次到访,并给予了极高的评价。

1938年,又一份55000签名的提议书递交到法院,要求Rene诊所合法化,其中一位是加拿大立法委员,他将Rene的名字、事迹、照片印刷到他竞选的材料。提案产生了,提交给当时癌症委员会评审,而不是交付民众支持。Rene拒绝将配方交给癌症委员会。她不相信癌症委员会会对配方保密。

1938年3月,Frank Kelly提出一个私人法案,法官开始正式讨论益赛思对治疗癌症的作用。Rene非常渴望益赛思可以合法用于医用治疗。387位患者出庭准备作证。由于Rene拒绝交出配方,听证会又一次失败。

1938—1942年,Rene安静地在她的诊所治疗患者,1942年,Rene关掉了诊所。

1942--1959年,Rene从公众视野中消失并停止争取合法化。据说她始终在接触和治疗患者。

1959年,曾被Rene治愈的加拿大患者Roland Davidson来到纽约,去说服Fawcett印刷公司,世界上最大的男人杂志“TRUE”的总编和副总裁Ralph Daigh先生,要求他出版Rene的故事。Roland Davidson先生展示给Ralph Daigh先生30年来的文件、见证、信件和新闻报道,大约10磅的材料都是描述这位谦逊的护士治疗癌症的故事。在保证不要求Rene披露其配方的前提下,Rene在年近70岁时同意和Charles Brusch先生----—美国前总统肯尼迪的私人医生合作,允许她对患者进行临床试验,这是她一直追求的结果。她立即在Charles Brusch先生和Charles McClure医生指导下开始工作:

第一例患者是一位40多岁的妇女Lena Burcell,X光诊断为肺癌。经过一次诊疗后,立即可以呼吸,而且又存活了三个月;

第二例患者是John Cronin,右肺被诊断为癌症晚期。在Rene的治疗下,胸部疼痛消失,又可以像从前一样爬楼梯和游泳;

第三例是Russell McCassey,右肺肿瘤,经过5个星期的治疗后只剩下一道伤疤;

第四例,Wilbur Dymond,58岁,前列腺癌,治疗2个月后不再疼痛。

Charles Brusch先生协助Rene在患者和小白鼠身上做试验,都显示出显著的效果,同时推出益赛口服液。同年,McClure医生决定去探访Rene曾经治愈的患者:

Norman Thompson                20年前治疗                      无复发           仍健在

Clara Thornbury                    22年前治疗                      无复发           仍健在

DH Laundry                           20年前治疗                      无复发           仍健在

Nellie McVittie                      20年前治疗                      无复发           仍健在

Wilson Hammer                     20年前治疗                      无复发           仍健在

John McNee                          20年前治疗                      无复发           仍健在

Jack Finley                            20年前治疗                      无复发           仍健在

Lizzie Ward                           20年前治疗                      无复发           仍健在

Jh Stewart                            20年前治疗                      无复发           仍健在

Eliza Veitch                           20年前治疗                      无复发           仍健在

Fred Walker                           20年前治疗                      无复发           仍健在

1959年,Rene和Charles Brusch医生正式成为合伙人。

1961年,卫生署又一次质疑Rene益赛思治疗合法性,Rene返回故里。

1962—1976年,Rene继续提供益赛思Charles Brusch医生做试验和完善配方。口述传遍全国,患者蜂拥而至。85岁的她仍在争取治疗的合法化。

1977年,89岁的Rene又一次被加拿大“Homemaker”杂志报道。加拿大人再次掀起Rene护士和益赛思的热潮。Rene、Charles Brusch医生和加拿大Dennison矿业公司合作,争取益赛思的合法化。很快,益赛思就被列入临终癌症病人的临床计划在中。加拿大成百上千的医生,加上两所医院可以给患者开处方试用益赛思,并追踪结果。同时“Homemaker”杂志的报道极大地吸引了公众注意,也加速了这个过程。

1978年12月26日,Rene因骨折感染逝世,终年89岁。来自世界各地,包括加拿大成千上万人参加了她的葬礼。

有关益赛思“护士水”的介绍及成分:

http://baike.baidu.com/view/7900893.htm


英文网站网友介绍用益赛思草本食疗治癌的经验:

http://www.cancerforums.net/threads/14026-Flor-Essence-and-Cancer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博主已隐藏评论
博主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