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我爸爸是共军小头目

(2021-06-21 07:07:20) 下一个

 

小的时候,我家有一个司机,一个警卫员,好几个秘书。那时的秘书都是男的,类似智囊团或助手,很像台湾的副官,(跟现在的总经理秘书完全不一样)。我爸经常下部队,在北京也总去黄楼,西郊宾馆开会。在家不是在他的办公室接电话写材料就是跟秘书说事情。非常忙,没时间搭理我,所以我觉得他很陌生。家里的工作人员都对我非常亲切和蔼,我爸对我也不过如此,不觉得他有什么特别。

因为小不懂事,我爸见面就嘱咐我家里听到任何事,都不能出去说,要“保密”。除此之外,他还和我分享我妈妈的注意力,现在才明白我在吃我爸的醋。家里除了工作人员,还有兄弟姐妹。他们不上学时都很喜欢逗我玩,我二姐最喜欢带我,我也最喜欢她。但一到上课时间,家里就剩我弟弟,他比我小近两岁玩不到一块,我很无聊。后来我3岁被我妈送全托幼儿园。家里请了一个保姆带我弟弟,她还洗全家的衣服被褥,这会带给她额外收入(后来听说的)。我爸很少有时间跟我在一起,直到文革关牛棚。

1969 年一号命令。我爸从单独关押的地方放回来跟我们团聚。然后很快全家就去了湖南零陵冷水滩。我才第一次有机会跟我爸朝夕相处。我突然发现他特别能干,现在的话说就是handy。他会扎扫把,编草鞋,做苍蝇拍,种菜。搭豆角架,没有材料,他50多岁的人灵巧地爬三层楼高树上砍树叉,我很担心他会掉下来。他还特别会做饭。我们吃食堂,星期天会打饭回家,我爸会做加菜:炖鸡,炒肥肠,肚头,,,改善改善。他还会用石膏点豆腐,用白豆腐做豆腐乳和臭豆腐,熏腊鸡鸭鱼肉。

我在北京上完一年级,到冷水滩该上二年级。但二年级教室没地方,我就上了三年级。那时“学时要缩短,教育要革命”三年级就要学乘除法,写作文。在北京刚学完加减法,组词,造句都很吃力,学习完全跟不上。我爸就搞家教帮我补习,我很快就跟上了。他参加革命时家里穷,没钱上学,完全不识字,在延安抗大学的文化。毛大大曾经夸我爸是工农干部知识化的典型。

当时周围大些的孩子都盼望赶紧回北京,我也被带动着想回北京。其实在冷水滩,我们吃的比北京还好,一家人在一起扎堆,感觉超好,尽管我爸还戴着三反分子的帽子。

1971年,传达了57号文件,林副统帅折戟沉沙。我爸知道消息,说我们很快就会离开冷水滩。

果然1972年我爸解放了,官复原职,我们回到了北京。这时我才明白共军小头目有多厉害。

 

我爸爸是共军小头目 -又当爹来又当妈-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