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预测中美关系6、特朗普的贸易战讹诈

(2019-07-17 07:12:23) 下一个

6、特朗普的贸易战讹诈

然而,美国精英却在主流媒体颠倒黑白地指责中国让美国负债,作为债主干涉主导美国的行动。特朗普要用高关税,减少购买中国商品,实际是减少购买西方资本家在中国生产的产品。这显然是谎言,是一种讹诈。就贸易战本身来看,美国不搞工业消费品生产,工业基础产品也严重不足,工业产品大都依赖进口,中国占据最大份额。美国哪有多少底气进行贸易战?例如,更极端的停止贸易来往?新中国前30年,中国工业较弱,产出很少,美国经济封锁中国,不卖工业产品给中国。现在美国不搞工业消费品生产,却威胁要对征收高额关税,通过政策,限制购买中国产品。停止从中国进口产品,必然导致美国市场商品短缺,物价飞涨,产生严重的通货膨胀。

美国精英推动形成的中美国模式,在资源环境等方面损害中国根本利益,作用远超历史上的殖民地模式,美国不可能用贸易战减少甚至中断贸易而放弃。美国精英的目的是借中国精英的错误观念,如贸易顺差有利论[60],讹诈中国。

面对美国的讹诈,我国主流经济界一直对美妥协退让,多年来,我国甚至从美国金融市场借高利率贷款1万多亿美元,转而购买长时间以来年利率只有0.26%美国国债[61],每年免费奉送利息就高达数千亿元[62],祈求通过奉送利益来获得美国的和平共处。在手持3万多亿美元外汇情况下,年年优惠引进“外资”,等于借钱给美国和西方购买中国资产,等于免费将中国资产交给美国和西方资本家控制,将产出交给美国和西方资本家分配。

在特朗普上台的一年多时间内,美国的讹诈取得了丰硕的成果。早在当选总统,还未上任,特朗普就公开发出贸易战威胁。在特朗普威胁下[63],2017年1月17号晚间,国务院正式公布了《国务院关于扩大对外开放积极利用外资若干措施的通知》(国发〔2017〕5号)全文,明确提出:允许地方政府在法定权限范围内制定出台招商引资优惠政策。这是中央政府62号文两年多来首次正式明确提出授权地方政府自行制定招商引资优惠政策,通知要求修订《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及相关政策法规,放宽服务业、制造业、采矿业等领域外资准入限制。与此对应的政策,就是继续奉送货币主权,让美国印美元,就可以兑换人民币,从而购买中国资产,从而让美国继续更多地,更大范围控制中国资产。此前,马云面见特朗普,号称要推动美国农产品出口,给美国增加100万就业。舆论也评论认为,这是中国政府授意的妥协。这意味着中国政府要加大对美国开放粮食市场,让美国粮食占领中国市场。由于美国政府高额补贴美国农业生产,低价对外倾销农产品,从而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农产品出口国,控制了很多第三世界国家的粮食供应,从而控制了他们的命脉。我国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同意开放大豆市场,虽然当时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大豆生产国和出口国,但仅过了5年,按照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就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大豆进口国,现在每年进口大豆9000万吨左右,已占大豆消费量90%以上。

特朗普上任后,很快在5月12日与中国达成中美经济合作百日计划,但这份计划的实质是中国单方面开放更多主权给美国和西方[64]。尤其在货币主权方面,第一,让美国金融机构提供债务评级服务,等于让美国影响和控制我国商业银行等金融机构发行衍生货币;第二,让央行承诺,扩大跨境结算范围,在美元可自由兑现人民币前提下,等于扩大让美国侵犯中国货币主权的范围;第三,同意美国的电子支付公司进入中国,获得衍生货币发行权,从而可以印钞。

进入2018年,在美国贸易战威胁下,在4-6月又颁布了三项措施,交出更多经济和金融主权[65]

第一,6月28号国家发改委颁布《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8年版)》修订说明,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在农业种子、电网、铁路、海上运输、测绘、金融机构等22个领域向美国和西方资本家全面开放。从文件本身来看,是不在限制和歧视外国资本家,是平等对待外国资本家,应是我国政府在加快落实加入世界贸易协定所承诺的国民待遇原则。采用所谓负面清单管理,就是不再具体审查,就是放弃政府干预经济的一些主权,问题是美国和西方并不对等向中国开放这些经济主权,中国在美国申请开办企业,常被安全之类理由禁止,管理人员则常受入境限制而受到严重歧视性影响[66]

第二,6月15日,国务院推出《关于积极有效利用外资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若干措施的通知》,要求地方政府制定倾斜措施,推进外资进入中国,可谓是新一轮的优惠引进外资政策,它既违反中国宪法,也违反世界贸易协定的非歧视的国民待遇原则,恐怕是单方面应美方要求制定的歧视本国公民的政策。

第三,4月11日,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出席博鳌亚洲论坛,宣布今年11项金融开放重磅措施和时间表[67],让外资可以自由进入中国金融业,可以自由开办银行等印钞机构。市场交易主要使用衍生货币,都是银行发行的,远多于央行发行的现钞。易纲预计到6月30日六项金融开放措施将大部分到位,年底前还将推出另外五项开放措施,同样是单方面开放金融主权给美国和西方,让西方资本家到中国开办银行等印钞机构,可以自由印钞。

然而,美国并没有停止讹诈的步伐。美国还提出了两项更加不平等的原则性要求。

第一是美国公然要求不平等的主权开放原则。特朗普要求中国扩大开放投资范围,却反过来限制中国对美投资,要求中国不要报复,其官方说法[68]是要求中国不“反对、挑战或以其他方式报复美国限制中国投资美国敏感技术领域或事关美国国家安全的领域”,等于赤裸裸地要求中国承诺单方面开放经济主权给美国精英了,显然其讹诈行为,比以前又前进了一大步。例如,在通信业,中国允许苹果等公司占领中国市场,但是美国却禁止其在世界市场的主要对手华为进入美国市场(华为占据世界电信市场第一)。就是允许中兴进入美国市场,也控制了其产业链,最近又通过禁售威胁获得监管权。

各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签订世界贸易协定,号称基本目标是建立一个自由与开放的贸易体制[69],其基本原则之一是自由化原则,包括贸易投资和金融自由化,其实质是各国承诺减少和放弃政府对市场管理,也就是放弃某些政府管理经济的权力,或者说,将各国经济管理权力交给资本家,让西方资本家来行使经济主权。例如,美国推动投资自由化的主要措施之一,是让加入国用负面清单管理模式来管理投资,包括外来投资。“负面清单管理模式”是指政府规定哪些经济领域不开放,除了清单上的禁区,其他行业、领域和经济活动都许可。凡是与外资的国民待遇、最惠国待遇不符的管理措施,或业绩要求、高管要求等方面的管理措施均以清单方式列明。不在负面清单的领域,政府也就放弃了管理,放弃了经济主权。

虽然表明看起来,美国早就实施了负面清单管理模式,但实质上,美国主要用于其盟友的投资和经济活动。针对中国等非盟友国家,美国往往采取非常严厉的管理措施,很少放弃政府管理中国企业在美投资和贸易,对中兴华为的管理,就是明显的例子。

在对外出口方面,美国更是如此。美国和世界各国经济往来,是分等级的,对不同国家,即使是美国的铁杆盟友,也有禁售商品清单,而不是美国中国主流经济学家们经常在中国主流媒体为美国精英宣传的贸易自由化。在新中国前30年,美国不承认新中国政权,不和中国建交,禁止和中国贸易往来,包括禁售物资给中国,对中国进行经济封锁。1979年建交后,才开始双方正式的贸易往来,但仍限制向中国禁售很多物资。不仅如此,美国还和其盟国签订《瓦森纳协定》[70],要求盟国和美国一道,禁售很多战略物资给中国,甚至将俄罗斯拉入进来,这都是美国长期实施的阻碍中国发展的主要措施。特朗普上台后,又玩出了新花样,开始对中国一些公司禁售更多物资,如对著名的中兴公司禁售芯片,让中兴公司停摆。甚至让美方派人监管中兴[71],等于让美国在攫取中国经济主权方面又打开了一个新的缺口。相反,中国政府曾经制定政策,试图限制某些对环境污染非常严重的采矿活动,从而会减少出口稀土数量,就遭遇美国和西方的反对,他们借世界贸易组织,禁止中国采取这样的措施,禁止中国在这方面行使经济主权[72]。这严重违背世界贸易协定所规定的对等原则。

世界贸易组织的目标是自由化,但这需要各国不断对等扩大开放,而不是让他国单方面开放主权,让美国和西方单方面占有他国主权。对等原则要求双方对等开放,而不是单方面开放,美国对西方盟国开放,并不等于向中国开放,但中国的主流经济学家却以美国向西方盟国开放为由,要求中国扩大向美国和西方开放,根本看不到美国和西方的开放,是相互间的开放,并不是向中国开放。过去美国精英经常打着贸易自由化的幌子,指责中国维护经济主权的行为违反世界贸易协定的基本原则,美国为中国培养的主流经济学家则成了美国精英的传声筒,为美国精英的不合理要求背书叫好,于是,美国精英们就能够不断增加和扩大控制中国经济主权的范围而获利。但是,从现实来看,不是美国对中国开放,而是中国不断扩大向美国开放的范围,就是美国开放市场进口中国产品,也是主要向美国和西方资本家开放,进口他们的资本家在中国开办的工厂生产的产品。

第二是美国公然要求监管中国本土企业,就是派驻监管人员常住中国的企业,监管中国企业的活动。最近,美国第一次让中国同意,派驻监管人员监管中国的著名上市公司,中兴通讯[71]。如果说,上述第一条是让中国放弃经济主权,让美国到中国进行经济活动的企业行使中国的经济主权,那么第二条则是让美国政府代替中国政府行使经济主权,管理中国的企业,显然美国在侵占中国经济主权方面又有了突破性进展。这虽然只是一家企业,但特朗普政府很快就列出了一堆列入出口管制的中国企业清单,要管制中兴一样惩罚这些企业[73]。会不会有一天,中国的主要企业都被美国接管,为美国的利益服务?这是长期以来,中国不断放弃经济主权,让美国控制中国经济主权,进而控制中国经济,尤其是通过培养大量经济学者,控制中国主流经济界的必然结果。

早在1980年,中美两国政府代表签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和美利坚合众国关于投资保险和投资保证的鼓励投资协议和换文》,就是一项中国单方面承诺开放主权的不平等协议[74]。条约讨论的是美国人到中国投资的保险问题,不涉及到中国是否能到美国进行投资,以及由此带来的问题。在这个条约中,还能体现中国主权的地方,在于美国的投资需要中国政府的批准。在这个条约中,显然暗示,中国肯定会批准一些投资,并向投资者和保险者提供了承诺。至于中国是否能到美国投资,美国政府是否会提供一些承诺,则不在讨论范围之内。

据《中国日报》华盛顿10月4日报道 ,10月3日,我驻美大使崔天凯接受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早间新闻主持人英斯基普采访时指出,中美双方工作层曾不止一次达成初步协议,然而美方往往一夜之间改变了要求,拒绝了协议。这说明美方不止一次提高讹诈的要求,而中方不止一次退让妥协。之所以没有达成协议,是美方还没有停止讹诈。

6、特朗普的贸易战讹诈

然而,美国精英却在主流媒体颠倒黑白地指责中国让美国负债,作为债主干涉主导美国的行动。特朗普要用高关税,减少购买中国商品,实际是减少购买西方资本家在中国生产的产品。这显然是谎言,是一种讹诈。就贸易战本身来看,美国不搞工业消费品生产,工业基础产品也严重不足,工业产品大都依赖进口,中国占据最大份额。美国哪有多少底气进行贸易战?例如,更极端的停止贸易来往?新中国前30年,中国工业较弱,产出很少,美国经济封锁中国,不卖工业产品给中国。现在美国不搞工业消费品生产,却威胁要对征收高额关税,通过政策,限制购买中国产品。停止从中国进口产品,必然导致美国市场商品短缺,物价飞涨,产生严重的通货膨胀。

美国精英推动形成的中美国模式,在资源环境等方面损害中国根本利益,作用远超历史上的殖民地模式,美国不可能用贸易战减少甚至中断贸易而放弃。美国精英的目的是借中国精英的错误观念,如贸易顺差有利论[60],讹诈中国。

面对美国的讹诈,我国主流经济界一直对美妥协退让,多年来,我国甚至从美国金融市场借高利率贷款1万多亿美元,转而购买长时间以来年利率只有0.26%美国国债[61],每年免费奉送利息就高达数千亿元[62],祈求通过奉送利益来获得美国的和平共处。在手持3万多亿美元外汇情况下,年年优惠引进“外资”,等于借钱给美国和西方购买中国资产,等于免费将中国资产交给美国和西方资本家控制,将产出交给美国和西方资本家分配。

在特朗普上台的一年多时间内,美国的讹诈取得了丰硕的成果。早在当选总统,还未上任,特朗普就公开发出贸易战威胁。在特朗普威胁下[63],2017年1月17号晚间,国务院正式公布了《国务院关于扩大对外开放积极利用外资若干措施的通知》(国发〔2017〕5号)全文,明确提出:允许地方政府在法定权限范围内制定出台招商引资优惠政策。这是中央政府62号文两年多来首次正式明确提出授权地方政府自行制定招商引资优惠政策,通知要求修订《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及相关政策法规,放宽服务业、制造业、采矿业等领域外资准入限制。与此对应的政策,就是继续奉送货币主权,让美国印美元,就可以兑换人民币,从而购买中国资产,从而让美国继续更多地,更大范围控制中国资产。此前,马云面见特朗普,号称要推动美国农产品出口,给美国增加100万就业。舆论也评论认为,这是中国政府授意的妥协。这意味着中国政府要加大对美国开放粮食市场,让美国粮食占领中国市场。由于美国政府高额补贴美国农业生产,低价对外倾销农产品,从而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农产品出口国,控制了很多第三世界国家的粮食供应,从而控制了他们的命脉。我国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同意开放大豆市场,虽然当时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大豆生产国和出口国,但仅过了5年,按照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就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大豆进口国,现在每年进口大豆9000万吨左右,已占大豆消费量90%以上。

特朗普上任后,很快在5月12日与中国达成中美经济合作百日计划,但这份计划的实质是中国单方面开放更多主权给美国和西方[64]。尤其在货币主权方面,第一,让美国金融机构提供债务评级服务,等于让美国影响和控制我国商业银行等金融机构发行衍生货币;第二,让央行承诺,扩大跨境结算范围,在美元可自由兑现人民币前提下,等于扩大让美国侵犯中国货币主权的范围;第三,同意美国的电子支付公司进入中国,获得衍生货币发行权,从而可以印钞。

进入2018年,在美国贸易战威胁下,在4-6月又颁布了三项措施,交出更多经济和金融主权[65]

第一,6月28号国家发改委颁布《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8年版)》修订说明,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在农业种子、电网、铁路、海上运输、测绘、金融机构等22个领域向美国和西方资本家全面开放。从文件本身来看,是不在限制和歧视外国资本家,是平等对待外国资本家,应是我国政府在加快落实加入世界贸易协定所承诺的国民待遇原则。采用所谓负面清单管理,就是不再具体审查,就是放弃政府干预经济的一些主权,问题是美国和西方并不对等向中国开放这些经济主权,中国在美国申请开办企业,常被安全之类理由禁止,管理人员则常受入境限制而受到严重歧视性影响[66]

第二,6月15日,国务院推出《关于积极有效利用外资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若干措施的通知》,要求地方政府制定倾斜措施,推进外资进入中国,可谓是新一轮的优惠引进外资政策,它既违反中国宪法,也违反世界贸易协定的非歧视的国民待遇原则,恐怕是单方面应美方要求制定的歧视本国公民的政策。

第三,4月11日,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出席博鳌亚洲论坛,宣布今年11项金融开放重磅措施和时间表[67],让外资可以自由进入中国金融业,可以自由开办银行等印钞机构。市场交易主要使用衍生货币,都是银行发行的,远多于央行发行的现钞。易纲预计到6月30日六项金融开放措施将大部分到位,年底前还将推出另外五项开放措施,同样是单方面开放金融主权给美国和西方,让西方资本家到中国开办银行等印钞机构,可以自由印钞。

然而,美国并没有停止讹诈的步伐。美国还提出了两项更加不平等的原则性要求。

第一是美国公然要求不平等的主权开放原则。特朗普要求中国扩大开放投资范围,却反过来限制中国对美投资,要求中国不要报复,其官方说法[68]是要求中国不“反对、挑战或以其他方式报复美国限制中国投资美国敏感技术领域或事关美国国家安全的领域”,等于赤裸裸地要求中国承诺单方面开放经济主权给美国精英了,显然其讹诈行为,比以前又前进了一大步。例如,在通信业,中国允许苹果等公司占领中国市场,但是美国却禁止其在世界市场的主要对手华为进入美国市场(华为占据世界电信市场第一)。就是允许中兴进入美国市场,也控制了其产业链,最近又通过禁售威胁获得监管权。

各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签订世界贸易协定,号称基本目标是建立一个自由与开放的贸易体制[69],其基本原则之一是自由化原则,包括贸易投资和金融自由化,其实质是各国承诺减少和放弃政府对市场管理,也就是放弃某些政府管理经济的权力,或者说,将各国经济管理权力交给资本家,让西方资本家来行使经济主权。例如,美国推动投资自由化的主要措施之一,是让加入国用负面清单管理模式来管理投资,包括外来投资。“负面清单管理模式”是指政府规定哪些经济领域不开放,除了清单上的禁区,其他行业、领域和经济活动都许可。凡是与外资的国民待遇、最惠国待遇不符的管理措施,或业绩要求、高管要求等方面的管理措施均以清单方式列明。不在负面清单的领域,政府也就放弃了管理,放弃了经济主权。

虽然表明看起来,美国早就实施了负面清单管理模式,但实质上,美国主要用于其盟友的投资和经济活动。针对中国等非盟友国家,美国往往采取非常严厉的管理措施,很少放弃政府管理中国企业在美投资和贸易,对中兴华为的管理,就是明显的例子。

在对外出口方面,美国更是如此。美国和世界各国经济往来,是分等级的,对不同国家,即使是美国的铁杆盟友,也有禁售商品清单,而不是美国中国主流经济学家们经常在中国主流媒体为美国精英宣传的贸易自由化。在新中国前30年,美国不承认新中国政权,不和中国建交,禁止和中国贸易往来,包括禁售物资给中国,对中国进行经济封锁。1979年建交后,才开始双方正式的贸易往来,但仍限制向中国禁售很多物资。不仅如此,美国还和其盟国签订《瓦森纳协定》[70],要求盟国和美国一道,禁售很多战略物资给中国,甚至将俄罗斯拉入进来,这都是美国长期实施的阻碍中国发展的主要措施。特朗普上台后,又玩出了新花样,开始对中国一些公司禁售更多物资,如对著名的中兴公司禁售芯片,让中兴公司停摆。甚至让美方派人监管中兴[71],等于让美国在攫取中国经济主权方面又打开了一个新的缺口。相反,中国政府曾经制定政策,试图限制某些对环境污染非常严重的采矿活动,从而会减少出口稀土数量,就遭遇美国和西方的反对,他们借世界贸易组织,禁止中国采取这样的措施,禁止中国在这方面行使经济主权[72]。这严重违背世界贸易协定所规定的对等原则。

世界贸易组织的目标是自由化,但这需要各国不断对等扩大开放,而不是让他国单方面开放主权,让美国和西方单方面占有他国主权。对等原则要求双方对等开放,而不是单方面开放,美国对西方盟国开放,并不等于向中国开放,但中国的主流经济学家却以美国向西方盟国开放为由,要求中国扩大向美国和西方开放,根本看不到美国和西方的开放,是相互间的开放,并不是向中国开放。过去美国精英经常打着贸易自由化的幌子,指责中国维护经济主权的行为违反世界贸易协定的基本原则,美国为中国培养的主流经济学家则成了美国精英的传声筒,为美国精英的不合理要求背书叫好,于是,美国精英们就能够不断增加和扩大控制中国经济主权的范围而获利。但是,从现实来看,不是美国对中国开放,而是中国不断扩大向美国开放的范围,就是美国开放市场进口中国产品,也是主要向美国和西方资本家开放,进口他们的资本家在中国开办的工厂生产的产品。

第二是美国公然要求监管中国本土企业,就是派驻监管人员常住中国的企业,监管中国企业的活动。最近,美国第一次让中国同意,派驻监管人员监管中国的著名上市公司,中兴通讯[71]。如果说,上述第一条是让中国放弃经济主权,让美国到中国进行经济活动的企业行使中国的经济主权,那么第二条则是让美国政府代替中国政府行使经济主权,管理中国的企业,显然美国在侵占中国经济主权方面又有了突破性进展。这虽然只是一家企业,但特朗普政府很快就列出了一堆列入出口管制的中国企业清单,要管制中兴一样惩罚这些企业[73]。会不会有一天,中国的主要企业都被美国接管,为美国的利益服务?这是长期以来,中国不断放弃经济主权,让美国控制中国经济主权,进而控制中国经济,尤其是通过培养大量经济学者,控制中国主流经济界的必然结果。

早在1980年,中美两国政府代表签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和美利坚合众国关于投资保险和投资保证的鼓励投资协议和换文》,就是一项中国单方面承诺开放主权的不平等协议[74]。条约讨论的是美国人到中国投资的保险问题,不涉及到中国是否能到美国进行投资,以及由此带来的问题。在这个条约中,还能体现中国主权的地方,在于美国的投资需要中国政府的批准。在这个条约中,显然暗示,中国肯定会批准一些投资,并向投资者和保险者提供了承诺。至于中国是否能到美国投资,美国政府是否会提供一些承诺,则不在讨论范围之内。

据《中国日报》华盛顿10月4日报道 ,10月3日,我驻美大使崔天凯接受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早间新闻主持人英斯基普采访时指出,中美双方工作层曾不止一次达成初步协议,然而美方往往一夜之间改变了要求,拒绝了协议。这说明美方不止一次提高讹诈的要求,而中方不止一次退让妥协。之所以没有达成协议,是美方还没有停止讹诈。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lostman 回复 悄悄话 就像小时候证明资本主义必亡一样,十分牵强,人家讹诈你,你还谈什么,直接断绝贸易,把美帝弄死的了
tomcat77 回复 悄悄话 有理有据。
springdale 回复 悄悄话 中共的初心——共产共妻,杀人嗜血,欺诈无辜,。。。。。。

mike33 回复 悄悄话 人民日报吗?罗里吧嗦,你到底在说啥!
haiwaiyouzi 回复 悄悄话 分析的非常到位 !
走特色路的中共党已蜕变为美帝的奴才党 !早已忘掉了中共的初心使命 !
宝宝抱抱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好文!
看起来中国政府放弃了太多经济利益尤其是每年白送几千亿的高利贷利息,还有不对等的金融业务和企业投资准入资格。
可是外交人员太面,明明自己吃大亏却摆不出实例,只会喊口号式反驳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