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中美关系预测9、 中国应对贸易战的措施分析

(2019-07-23 05:42:08) 下一个

9中国应对贸的措施分析

此次中国应对中美贸易战的一项主要国内措施是降低人民币汇率,从而降低出口到美国和西方的产品价格,维持出口总量,防止出口下滑带来的生产过剩危机。笔者早在中美贸易战爆发的第二天就撰文指出,在过去一个多月,人民币汇率已经降低5%,这足以抵消中美贸易战美国第一项措施影响,维持了出口量和出口顺差。其原因很简单,美国政府对我国340美元商品加征25%关税,就等于增加了我国这部分出口到美国市场产品25%成本。我们降低5%人民币汇率,等于降低所有出口到国际市场,包括美国市场产品5%成本,就能够保持对美出口产品总量。到9月初,人民币汇率已经比一个多月前低5%,比三个月前的人民币汇率差不多低10%了(参见央行网站每日公布的汇率)。这足以保持最近美方对我国2500亿美元商品征收10-25%关税引起的出口减少问题。

然而,人民币汇率下降,必然导致进口商品价格上涨,使人民币购买力下降,国内消费能力下降,一样引起生产过剩。以进口的计算机芯片为例,人民币汇率在年初时约为6.2元/美元,在国外市场进口的价格为100美元的芯片,其进口成本为620元,当汇率降低10%,也就是汇率变成6.82元/美元时,其进口成本就增加为682元,在国内的销售价格就应同步上涨10%了。我国进口商品量占终端消费品总量的比例很大,以国家统计局公布的2017年统计公报为例,零售总额为36.63万亿,而进口货物价值为12.46万亿,约占三分之一。虽然它们中很大部分是生产资料,它们的价格上涨,一样要传递到最终产品价格上。也就是说,汇率降低10%,按比例估算,将使物价上涨3.4%。美国和西方各国政府确定的物价上涨率是控制在2%左右,超过3%就算严重通货膨胀了。

今年以来,我国国内物价明显上涨过快,央行采取的措施之一,就是降低基础货币发行量。按照国家央行每月发布的资产负债表,最新的8月底基础货币量比最多的3月份还少1万多亿元,减少了3%以上。与去年同期比,仅增长了不到3%。这与最近20年来,每年大都超过10%的货币增长率无法相比。要知道,自1995年以来的20年里,央行依据外汇储备发钞,在贸易顺差较少,依据外汇储备发钞的增长率达不到10%时,国家长期从美国和西方借高利率贷款,转而用于购买美国和西方国债,每年给西方奉送的利息就高达上千亿元[62],以便保证货币发行增长率保持在10%以上。而今年,货币发行年增长率不到3%,考虑到央行现在是购买商业债券发行货币,不仅不需要付出,而是得到利息,央行降低货币发行量的根本目的是为了对付过高的物价上涨率。这都充分说明,降低人民币汇率带来了严重的物价上涨。本来生产过剩,必然导致物价下跌,美国30年代的大萧条,由于对外贸易占比很小,就是如此。然而,中国却因精英们降低汇率,反而导致物价上涨。

物价上涨带来的问题,就是居民手中的货币贬值,能够购买的东西就自动减少了。在生产保持去年水平基础上,就必然导致生产过剩增加了。而实际上,我国每年的生产能力和生产量都在继续增加,从而加重了生产过剩。

由于国内市场远大于出口到美国的市场,其带来的生产过剩恐怕也远大于美国贸易战带来的生产过剩。最近半年来,国内物价明显上涨,食品和日用品价格都相继攀升,导致很多工业商品消费下降,企业经营困难,债务猛增。著名企业家,四通公司创始人段永基在上个月召开的50人论坛上发言指出[90],“目前的经济形势从我接触的民营企业,感觉到的是形势日趋严重、信心大减,四个字‘哀鸿遍野’”。 10月24日,李克强总理在中国工会十七大作经济形势报告时指出:” 当前发展面临的困难和外部风险挑战增多,经济运行稳中有缓、稳中存忧,下行压力加大,不少企业生产经营困难,市场预期和信心受到影响”。这都说明,降低人民币措施来应对贸易战带来的生产过剩,是很失败的,它虽然能够维持出口,却引起国内消费能力大减,一样导致严重的生产过剩型危机。

1929年美国和西方遭遇严重的生产过剩型经济危机,各国都大幅度增加关税,保护国内市场,以便减少进口,增加国内产品销售。美国和西方各国政府应对贸易战和危机的的主要措施之一,就是大幅度降低汇率。当时黄金是国际货币。1933年罗斯福上台时,就发布法律,强制要求老百姓将黄金交还银行,换取美元纸币,可不久就让美国官方美元兑黄金价格,从1盎司黄金兑换20.67美元增加到35美元[91],相当于美元贬值70%。等于让美国政府从美国老百姓手里免费拿走了数千吨黄金,超过当时和现在除美国之外各国政府的黄金储备。等于从老百姓手里拿走了大量资金,降低了国内购买力,从而加重了生产过剩和经济危机。美国在整个30年代大都处于严重的失业和经济危机状态,直到1938年,失业率还高达20%;按照美国当时的报纸报道,有大批老百姓饿死,到1941年美国参战征兵时, 40%青年体检不合格[92]。这说明用降低汇率对付贸易战引起的生产过剩,是完全失败的措施。这也是当时美国与英法等国对德意日法西斯采取妥协退让绥靖政策的重要原因。

另一方面,笔者早已分析指出,降低人民币汇率,是单方面给美国政府提供收益,就是让美国不付出任何代价,就获得了加征的关税,而它们都由中国老百姓承担。

按照美方统计,去年中国出口到美国商品共5000亿美元,加征25%关税,就可以获得1250亿美元税款,如果中国用低人民币汇率应对,维持出口到美国市场产品价格不上涨,从而使出口量不下降,就等于让美国政府免费获得1250亿美元,且没有付出任何成本,都是纯粹的利润。而美国出口到中国1300亿美元,即使完全停止,考虑到成本占很大比例,利润只占一部分,而且主要是企业的,政府通过税收所得就更低了,因此,美国政府通过发动中美贸易战,所得仍然比贸易战前增加,它们都是中国提供的,是汇率降低带来进口商品价格增加,由国内消费者增加的支出提供的。人民币汇率降低10%,进口商品价格就增加10%,从而推动了国内商品价格的上涨,老百姓就需要更多的支出保持原有的消费水平。如果美国对中国进口商品都增加征收25%关税,而中国只能降低人民币汇率来应对,就等于让美国政府每年从中国老百姓头上征收的这些关税,从而让美国政府每年从中国人头上获得上千亿美元税收收入。8月初,环球网发表文章,嘲笑特朗普上台发动贸易战,不但没有实现减少逆差的目标,反而让美国逆差增加了,却不知,美国的真正目标不是特朗普公开宣传的削减逆差的目标,而是借贸易战获利。否则美国早就可以以操控汇率指控来限制其他国家采取这样的对策,实现他们的目标了。

因此,中国当前应对贸易战的两项措施之一,降低人民币汇率,不是反击美国,而是免费给美国奉送更多的经济利益。这也是美国不断加大贸易战范围,从7月6日征收340亿美元商品到9月24日增加到2500亿美元的主要原因。

低货币汇率本是美国精英拿胡萝卜和大棒推销的毒药。每当一个国家遭遇经济危机,向美国精英及其控制的机构,如世界银行,世界货币基金组织求助时,美国就会要求求助国实施华盛顿共识政策,否则就不会提供贷款给求助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给受援国提出的经济改革方案的三个主要要求之一是降低汇率[93]。东南亚拉美金融危机爆发,各国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求助时,当时该组织就指责各国汇率高估,要求降低汇率。华盛顿共识第五条政策[94],就是公开要求他国政府干预汇率市场,实施低货币汇率政策,其推销的理由是可以通过扩大出口,增加生产。问题在于增加生产,并不一定等于增加本国老百姓福利,而低货币汇率政策,已经严重损害国民利益了。让中国降低汇率,就等于让西方货币升高汇率,实质上就是与西方实际实施的汇率政策是相反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提供的统计数据表明,西方各国都是实行高货币汇率的[95]

汇率偏低,导致出口产品价格下降,出口增加,从而增加外国货币;同时进口价格偏高,使进口产品价格增加,从而减少进口,也推动增加外汇储备。我们的人民币汇率明显过低,年年大量贸易顺差,使外汇储备不断增加,就是证明。贸易的本质是物物交换,低货币汇率就是政府强制降低物物交换比例,拿更多的物资换回较少的物资,同时增加拿物资换西方印制的货币欠条。按照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米德的理念[96],“国际经济政策的基本问题之一,是找到有效的方法以使一个国家收支为大量盈余或严重赤字的国家能够恢复它的外部平衡”。低人民币汇率也明显偏离了米德的观点。虽然美国政客经常威胁,要求中国提高人民币汇率,却从没采取实际行动。另一方面,却是采用胡萝卜加大棒,要求各国实施,包括中国实施低人民币汇率政策[97]。人民币低汇率,美元就是高汇率。美国要求我们低汇率,而它采用高汇率,这说明,美国推销的政策与美国执行的之策是相反的。德国学者格茨·阿利在《希特勒的民族帝国:劫掠、种族战争和纳粹主义》(译林出版社2011年1月版)中告诉我们:操纵外汇兑换率是掠夺占领区财富的主要方法。当时德国占领的法国区法郎对帝国马克被贬值四分之一;捷克克朗贬值三分之一;被占俄国的卢布最不受待见,贬值470%。利用汇率政策,纳粹政府以极少的帝国马克换取极多的当地货币,随即大肆收购物资,一部分供养驻军,一部分运回国内抵消通胀,等于让被占领区的居民拿更多产品换比以前少的德国产品了。

等到对手的经济适应了新的低货币汇率了,美国精英又会指责对手操纵汇率,要求提高汇率,威胁对手在其他方面让步。当真正的贸易战打响了,美国精英却往往忽略了对手降低汇率的对策,这是历史上曾经经常采用的对策,是学术界众所周知的对策,然而却是最愚蠢的对策之一,就像这次中美贸易战,已经过去100多天,美国精英们绝口不提中国降低人民币的应对措施。正是因为中国采取降低汇率的方式应对美国的贸易战,使美国单方面获利,不能真正反击美国,才推动美国进一步加大加征关税的范围。

应对美国发起的贸易战的正确措施是调整分配。我国消费仅占产出30%左右,不到美国和西方一半,其根本原因是普通劳动者收入占产出比例太低,从改开前69%逐年下降,到最近几年下降到只有41%,同样不到美国一半,而且分配严重不均。大部分产出都被资本家拿走,主要被控制了产业链的美国和西方资本家拿走。如果我们能借鉴美国和西方的经验,大幅度提高最低工资,让普通劳动者收入增加,就能增加国内消费,从而解决生产过剩问题。此时我们不但不需要降低人民币汇率来扩大出口,而是增加人民币汇率,扩大进口,同时减少出口和增加出口价格,这必然让美国和西方物价上涨,让西方消费者付出代价,推动美国和西方民间对其政府施压,才能真正推动美国精英停止贸易战。例如,10月14日特朗普接受CBS王牌栏目60分钟访谈,回答继续贸易战理由之一就是物价并没有上涨[98]

由于美国出口到中国的很多产品是不可替代的,如计算机芯片等,此前美国宣布对中兴公司禁售,就导致中兴公司无法经营,不得不接受美方要求,接受美方处罚,同时让美方派人监督公司经营,就是很好的证明。因此,中方对美国商品征收25%关税,对美方出口到中国产品的影响很小。另一方面,近年来,美国制造业一直在萎缩,最近几年,已经基本不生产工业消费品了。到2017年,制造业雇佣的劳动力仅占美国11%,比美国政府雇佣的劳动力还少近一半;制造业产值也仅占美国国内产值11.6%,而对中国出口仅占美国制造业6.8%,如以美国统计的出口到中国产品额,则仅有5.7%,也就是说,即使完全停止对中国出口,也仅影响到美国0.6%经济。这也说明,对等对美国商品征收关税,并不能对美国经济产生明显影响,相反却增加进口产品物价,带来国内物价上涨。

以上分析,并不需要很高深的经济学理论。精英们之所以采用单纯有利于美国和西方的政策,不敢针锋相对地采取措施,让美国付出代价,其根本原因是不敢得罪美国和西方,担心西方公开敌视中国,重新经济封锁中国,甚至对中国发动战争。精英们希望西方能够接纳中国称为西方一员[99],从而可以和平发展。问题在于,西方联盟内部就矛盾重重,对外压力较小时,内部就战争不断,而且战争强度和广度都远超其他国家,例如一战和二战。二战美国动员了1200万军队,占人口10%,如果加上军事物资生产,则占人口30%,占劳动力50%以上;而中国最多不过在1%左右。二战后,面临苏联和第三世界国家的觉醒,不得不联合起来,组成联盟,掩盖了内部矛盾。幻想加入美国阵营,就能够避免矛盾和斗争,不过是幻想。正是因为单方面对美妥协退让,让美国不断获利,才是美国不断加大贸易战力度的根本原因。这就象日本侵略中国,中国不抵抗,让日本几乎没有付出代价就占领中国东北,从而不断扩大侵略范围一样。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hwd99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ao-fei' 的评论 :

精英们就是干的如此蠢事。
lao-fei 回复 悄悄话 要知道,自1995年以来的20年里,央行依据外汇储备发钞,在贸易顺差较少,依据外汇储备发钞的增长率达不到10%时,国家长期从美国和西方借高利率贷款,转而用于购买美国和西方国债,每年给西方奉送的利息就高达上千亿元[62],以便保证货币发行增长率保持在10%以上。
=====================================================
这段话是什么意思啊,为了多发行人民币,就要向西方借钱,还要还利息,市场人民币多了,物价必然上涨,通货膨胀,为什么这么做啊,博主能说的详细一点吗
白山泉水 回复 悄悄话 分析的很有道理。
BillyZ 回复 悄悄话 说得对,透彻。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