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caizane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老挨妻子打的老头

(2020-01-07 12:10:17) 下一个

挨妻子打的老头

蔡铮

纽约有家波兰人开的连锁健康食品店,有七个分店。店都不大,多开在老街区的老房子里。他们有份介绍健康产品的波兰语报纸,印在灰白纸上,十几页,一月一期。

老板哈利矮胖,脸和嘴唇都灰白,眉毛长白。他拖着八字步,走几步就喘吁吁,说话时嘴唇发抖。有时老头提一捆报纸送到店里,放下报纸要站直张嘴喘半天气。老头人好,他那报纸登广告一个页面要四百块,有回他给我免费登了半页广告。那报纸还真有人读,当月我的茶在他七个店里都卖空了。

我到他们店里做过推销。好点的店子最忙的周六一天也就进来十几人,都是波兰人,多不会英语,我没法跟他们交流,我就懒得再去。我只有哄好守店的,偶尔给他们盒茶,让他们去推我的茶。他们卖完付我钱,但常常我茶送过去,守店的不能即刻给我支票,我就得为百把块钱给老板娘珂莉打几次电话。珂莉胖而壮,精力充沛,说话像放枪,口音很重。她总像是很忙,并不马上接电话,但只要接电话就热情似火,说拖欠是因店里没及时通知她,她马上寄支票。

我总担心那店会关门,但十几年过去,那七家店还开着。一天在中国城一批发店里碰到哈利,他更老更胖,走路蹒跚,说话气扯不上来。他采购完,我帮他把货搬到门口车上。他站车边张口喘气,眼浑浊,唇更白。我问:“珂莉还好?”他说:“她打我。”我惊呆了,为他唐突地跟我说这个。我不知如何应对,半天才说:“她跟你闹着玩吧?”他摇头,“她打我,真打。她老打我。”他扭头让我看他脖子。他胖粗的脖子上有抓痕,血道道的;他又撩起袖子,让我看他手腕上的黑紫。我无言以对,把箱子放他车上,硬着头皮说:“碰到她我要劝劝她。她怎能这样待你?”他说: “你劝劝她吧。”

看老头费劲地爬上车,我发愣半天。他怎跟我说这个?他快八十吧,人老体弱,妻子却强壮如牛,他肯定满足不了她;这年头开健康食品店不容易,他们肯定有压力,夫妻少不了矛盾。他这把年纪,斗不过妻子,挨了妻子的打跟谁说去?他又不会傻到去报警,只好跟八杆子打不着的人说。

选自 蔡铮《在美国卖绿茶》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