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的哲学

在纷繁的尘世中,找一个角落,与自己对话,升华心灵.
个人资料
正文

制造敌人

(2010-02-11 12:48:54) 下一个
      看完这部<政府支持恐怖主义的历史>,我倒吸一口冷气:英国伦敦7.7恐怖袭击和美国9.11恐怖袭击居然是英国和美国政府自己策划的“苦肉计”!

虽然无法确定真实性, 但这部纪录片提供的种种证据,还是让我从一开始的不敢相信到逐渐怀疑:果真有诈?!

为什么?

政客在媒体面前谴责恐怖主义袭击无辜平民,可一转身,政客为什么自己秘密下令袭击无辜平民?要知道,这些人不仅是“平民”,还是把政客送上权力顶峰的“选民”啊!几十年后,如果解密的档案证明这两次恐怖袭击的确是“自编自演”,那这些政客(尤其是小布什和布莱尔),要么被魔鬼附身,要么心脏早就出了问题------没良心,只有狼心。

很想不通,但纵观历史, 却又很容易想通。古今中外,一届又一届政府, 都在使用这一招:自己袭击自己,然后嫁祸于对手,以制造攻击对手的借口, 希特勒就是靠这个起家的。

有些人,尤其是政客,活着的意义似乎就是攻击别人。 而要达到这个目的,制造敌人就成了一本万利的买卖。首先,能借此机会打击对手;其次,误导民众。当民众把全部注意力都转移到对手后,自己就不用担心缺点被民众关注。就象这个关于转移注意力的笑话:美军一架战斗机击中了伊拉克的一辆车,打死了路面上的二十个人和三只鸭子,很多人第一反应就是:“鸭子?鸭子在哪里?”,却忘了关注被打死的二十个人。

  但这还不是制造敌人的最终目的-----利用恐惧来控制民众以维护自己的权力才是终级目标。 当人恐惧的时候,就变得脆弱,需要依靠,也就是政府的依靠,政府当然就有了继续存在的理由。恐怖主义不仅是恐怖分子的武器,也是口口声声打击恐怖主义的政府的统治武器,所以,“警匪一家”才生生不息。双方都有着“共同的革命目标”------控制权力,都在忙着剥削共同的对象----人民,当“兴,百姓苦;亡,百姓苦”的时候, 双方自然会“志同道合”,狼狈为奸。

  在争夺、维护权力的过程中,不是制造敌人,就是打击消灭敌人, 所以我们在看历史书时,会非常沮丧:原来历史就是告诉你,某个时候,在某个地方,某人杀了某人(如果敌对双方都是有名有姓的大人物);如果涉及到小人物,就是某人杀了某些人,某些人杀了某人,或者某些人杀了某些人。

为什么一代又一代的人民能容忍政客的一次又一次欺骗和利用?

纪录片《请投我一票》讲的是武汉某一小学选举班长的故事。 一般班长都是老师指定的,但这一次,老师改成让同学们在三个候选人中选一个。为了自己的孩子当选, 家长责无旁贷要为自己的孩子拉选票。为孩子写演讲稿、出点子都没什么, 但其中一个家长的“竞选手段“让JEFF瞠目结舌:“中国有多少家长腐败到这个程度?为什么大家都能接受这种明目张胆的腐败?腐败,难道真的已经成为一种文化?”

 对于那位家长的腐败, 我却没什么惊奇,因为即使在公交车上,我都经常听到家长们说:“要过年了,你给你们家孩子的班主任打算包多少红包?我打算包一千元,但不知道其他家长会包多少?这一千会不会太寒酸?”

 为了让自己的孩子在明显落后的情况下当选, 纪录片中那位家长利用自己政府官员的身份, 迅速出击,用礼物和观光的手段,一次性、全方位贿赂全班的小朋友。 结果呢?还带着稚嫩童音的小小“官二代”,子承父业,也成了“一把手”。

 冷战期间,西方想用“和平演变”摧毁共产党的第三代,而现在,根本不用西方劳神,共产党自己就够了。 我不想去搅政治的浑水,但我却为那些孩子痛心----包括那位通过不正当竞争手段当选的小班长,在他的人生字典里,“诚实、正直”已经失去了本来的含义。

  父母亲自给孩子展示如何腐败,孩子还怎么相信童话的美好?谁还愿意为了梦想而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为什么每天要辛苦地背课文,做数学,学英语,只要老爸一次“漂亮”的腐败,老师和全班的小朋友通通都被搞定!

 我在深圳的时候,曾经给一个小女孩辅导过英语。我没有提如何收费,因为是为了报答一笔人情债-------她的爸爸在生意上帮过我的朋友。但期末考试后,直线上升的英语成绩让女孩的父母在繁忙的生意中,挤出时间,请我吃饭,送礼物,还给我一个塞满现金的信封。

 既惊讶又尴尬的我脸都红了,赶紧摆手:“受之有愧!我真的没做什么,是你女儿自己聪明刻苦的缘故。”

那位母亲拉着我的手说:“虽然我跟你不熟,但我知道我女儿为什么喜欢你,听你的话,你布置的英语作业她第一个完成,因为你和她学校里的那些老师太不一样了。”

我开玩笑说:“有什么不一样?我很少教小孩子,是不是我教的学员大都是成人,所以我比较老气?没有小学老师那样可爱?”

“恰恰相反,你比我女儿所有的老师都单纯可爱。她的老师都喜欢从学生嘴里听好话, 但我女儿内向,不象其他孩子,总是甜言蜜语地巴结老师,所以老师自然不喜欢她。但你不一样, 不需要学生的巴结,只是专心把每一堂课上好,所以我女儿在你面前没压力, 能放松地专注学习。”

 这个答案让我很想不通:为什么小学生要巴结老师?听到奉承,老师为什么会高兴?我不仅高兴不起来,还会感到尴尬,甚至悲哀:这些孩子的童真哪里去了?成人世界里已经充满着太多的欺骗与虚伪, 如果连孩子也早早加入到成人的堕落,这个世界还有没有希望?

不论是记录片中武汉那个学校的小学生,还是深圳我辅导过的那个小学生 , 都表明这个世界为什么有那么多的矛盾与冲突:家长、学校和社会把人性的弱点点点滴滴渗透给下一代,长大后的下一代再把这些基因遗传给“下下一代”。所以,在某种程度上,明天不会更美好,只会重复昨天和今天的错误、甚至悲剧。

 拥有权力的人,为了继续拥有权力,忙着制造一个又一个敌人;而被统治的人,也在忙着制造敌人-----自私、贪婪、虚伪、短视等,所以大家都没有时间去反省自己的缺点,从自我做起,而不是一味地指责敌人,进行永无休止的恶性循环。谁还有时间找到内心的宁静?谁还有精力去思考生命的博大精深,去探索宇宙的无穷奥秘?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