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汁原味不转帖

阳盛则四肢实,实则能登高也。
个人资料
木愉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寻 (下)

(2009-07-20 06:38:18) 下一个

不到五分钟,就到了那里。崔子都熟门熟路进了那个院子,然后准确无误地找到了那个单元,上了二楼,就用手在右边那个门上紧张地敲了几下,整个楼道里顿时响彻起“咚、咚、咚……”的声音。里面居然有人声:“找哪个?”是女声,但显然不是她的,不过只要有人就好。他即刻开口问道:“请问余姝在吗?”里面答:“不住这里了。”他又问:“可以告诉我怎样找到她吗?”里面答:“打她的电话。”他央求道:“可以把她的电话告诉我吗?”里面沉默了一会,似乎在考虑。他连忙说:“我是她的好朋友,刚从外地来,她以前的电话号码都注销了,所以无法跟她联系上。”里面终于说:“你记下,5256895。”崔子都小心翼翼在手机上一个一个键摁了下来。末了,又核对了一遍。然后马上就拨了号。那边“铃铃”响得很漫长,响得惊心动魄,就在崔子都要泄气的时候,却有人接了电话。“喂。”是那个让他期待的柔媚声音。他一边往楼下走,一边压低着嗓音问:“想不想见面?”余姝问:“你是谁?”崔子都有些气恼,又急切地再问了一次:“想不想见面?”这次,余姝听出来了,惊讶掺杂着兴奋,笑道:“呀,是子都哥哥。快到我家来。”他问:“怎么来?”她指示道:“打的啊。就说到丽都花园。到了那里,坐电梯上了二十楼,然后,再给我打电话,我出来接你。对了,丽都花园下面的底楼是山丹丹火锅店。”

 

现在,他就像在大海上漂泊日久的旅人,终于看到了天际墨黑的地平线。过去跟她在一起的鱼水之欢穿过重重风尘,鲜活地呈现在他的脑海之中。在这个时刻,对于崔子都而言,生活的全部意义就是跟余姝重聚,急不可耐的心情在他全身上下贯流。他感到了急迫的心跳,跟她拥抱、接吻、做爱已经像分镜头一样,若隐若现地在眼前或徐或缓地飘舞……

 

下了车,司机往南边一指,说:“过去一条街,就是了。”崔子都大步流星地走了过去,却没有见到山丹丹,再往前走了一条街,仍然不见。情急之中,问商店里的一个人,才知道方向反了。沿着来路回去,终于看到了山丹丹,崔子都舒了一口气,马上进去找电梯。不是吃饭的时候,所以里面没有食客,崔子都找了个遍,却见不到电梯。无奈之下,就问里面一个正在擦桌子的女服务员,她抬起头来说:“出去,然后右拐,就可以看到丽都的大门。”他心里略略闪过些许不快,怪她不出门来迎迓,害他费了这样许多周折。

 

到了二十层,打了电话,余姝说:“好,我马上就来。”一会儿,她就出现在崔子都的视野里,她穿着白底红碎花的连衣裙,脸庞仍然煞似好莱坞影星朱丽叶·洛伯兹,俏丽而且性感,跟他记忆中的一模一样。见了他,也不握手,更不拥抱,招呼了他,让他跟她走。崔子都有些失望,不过马上也就释然了,他想也许是公共场所不方便。进了她的家,崔子都身上一热,想拥抱余姝,就象以前常常做过的那样。她却浑然不解,把他引到楼下客厅里,席地坐在了地毯上。他抱怨道:“找到你真不容易啊。知道找了你好久了吗?吃了午饭后就一直到处奔波,现在……”他看了看墙上挂着的自鸣钟,上面指着四点二十。伸出四个指头,夸张地拉长声调,说道:“整整四个小时啊!”。不待余姝回话,又以责怪的语气问道:“刚才你应该下来接我啊,也太……”她笑着解释道:“还不是怕下去跟你错开了,这座公寓有两道门呢。”他接着把找她的这一路磨难一五一十告诉了她。她笑道:“你今天居然找到了我,简直就是奇迹。我的手机和小灵通早都不用了,准备买新的,但还没有买呢。今天早上租我房子的住户找到我,说那房子漏水了。我去了,才把电话号码告诉她的。所以你也是幸运呢。”他感叹道:“还有,要不是你今天呆在家里,我还找不到你呢。”说到这里,他激动了,感叹道:“这真是天意啊。来,为了历尽艰辛的重逢,让我们拥抱。”说罢,眼睛都潮湿了,张开了双臂向她迎去。她也就笑着,张开双臂跟崔子都拥抱起来。他把拥抱当成亲热的开始,她却把拥抱当成亲热的顶点。一感到他的双臂箍得越来越紧,她当即就松开了手,随即就说:“我去拿点东西来给你吃。”也不等回答,她就上了楼上的厨房里。再下来的时候,她端来了一碗红豆杂粮粥。崔子都说:“其实我不想吃东西,就想你。”她不接话茬,说了一通红豆杂粮粥可以降血脂之类的好处。

 

她天南地北地找了很多话题来聊,但好象都触及不到他的兴奋中心。他止不住用手去抚摸了一下她的大腿,她警惕地让了一下,然后就瞪了眼,正色道:“唉呀,不要这样嘛。”他质问道:“我们过去在一起多亲热,怎么你现在这样冷淡?”她答道:“我觉得这样很好,这是我对我们关系新的定位。”他问:“怎样定位?”她答:“兄妹关系。”他辩解道:“好,情哥哥情妹妹之间要亲热呢。”说罢,就把身体斜过来,把嘴伸出去,要吻她。她让开了,厌恶地瞪了他一眼。嗔道:“不要这样,行不行!走,我们到外面去逛街吧。” 从窗户看出去,外面的天空非常阴郁。他的心情更是阴郁。他嘟囔道:“我才不逛街呢。怕我呆在这里把你吃了?”她说:“的确怕你。我们好好坐着聊天,好吗?”他愤愤不平道:“难道你就这样绝情?!”她反诘道:“这都得问你。当初叫你跟她离了婚,不要出国。你却是十头牛也拉不回。我现在有了归宿,得珍惜。”他不再言语。沉默了一会,她又建议道:“走吧,我们到大街上逛逛去。”看了看墙上的钟,时针指着五点,崔子都怏怏问道:“他要下班了吗?”余姝答道:“他忙得很,起码要七点才回来。走吧,我们逛街去。”

 

他有些不甘地站起来,象囚犯跟着解差一样,跟着她一起走出了门。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