罢了也好

世上万般,好便是了,了便是好。 若不了,便不好,若要好,须是了。所以,“罢了也好”。
正文

雪嫂的故事:(13)谈婚论嫁4

(2009-01-15 20:33:06) 下一个

为了那刻骨铭心的爱 怀念大雪13

回到哈尔滨后,我们就开始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当时结婚登记比我们想象的要复杂的多。对此我和大雪毫无准备。

大雪说:“你去单位开个介绍信,咱们就可以登记了!”。

可就是单位的介绍信我也是跑了三趟才办成的。第一次是因为负责人不在;第二次是因为我不能提供结婚对象的详细情况:什么住址呀,工作单位呀,职务呀等等。。。看我填不上单,那女办事员笑了:“连这些最基本的情况都不清楚,就要跟他结婚呀?”

我不让步的说:“这些对我不重要,所以我不知道。还得感谢你呢,不来开这介绍信我说不定一辈子都不知道他的这些情况呢。。。”

我们各自拿到介绍信后,大雪又说:“咱们选一天去登记吧!登记那天咱俩都要穿得正式一点儿。其实登记就是真正结婚了,所以要像点样儿。”

我不解的看看他:“没想到像你这样从没正经的人还说道儿挺多的呢?!”

“平时玩笑归玩笑,正事儿归正事儿。你别把它不当回事儿!”他显得很庄重。

那天我和大雪打扮得一本正经,带着介绍信来到了结婚登记处。

看到我们只有单位的介绍信,那登记处的人就说:“一看就知道是第一次来登记的!你们的手须差得太多了,先去体检。”

我和大雪都愣了:“体什么检呀?”

“结婚当然要体检啦!”

我和大雪还是搞不懂为什么结婚需要体检。

我还想和他理论,大雪赶紧打断我,态度和蔼可亲地说:“那我们去哪儿体检呀?”

他给了我们一个地址,说这地方是专门为婚前体检设立的。

出了登记处的门,大雪自嘲地说:“折腾了半天,没登上!白打扮得这么漂亮啦?!”

我还是愤愤不平地说:“我就不明白结婚为什么要体检?!噢,人家身体不合格就不能结婚啦?!这不是侵犯人权吗?”

大雪很耐心地说:“别那么叫真儿,其实不是他的错儿,他得按章办事。好了,别生气了。体检咱改天再去。看你打扮得这么漂亮,我领你去吃西餐吧!道里的‘华梅’是有名的西餐馆儿,是当年老毛子开的。”

‘ 华梅’的确与其他餐馆不同,不仅环境幽雅,服务人员也很有素养。由于价格高,加上中国人不喜欢吃西餐,那里的客人很少。大雪点了两道西餐和红葡萄酒。举起酒杯,大雪又兴奋起来:“来,庆祝一下咱们结婚登记!。。。我知道你会说‘咱们没登上’。登上没登上不重要,重要的是咱们去登记啦!。。。。来,喝一杯,今天就算咱们的结婚登记纪念日!”

看他那高兴劲儿,我真不忍心打击他:“我一直以为我是个乐观派。和你相比,我还差得远呢。。。”

“谢谢你夸我。来,再喝一杯!”

大概折腾了一两个月,我们才把结婚登记手续办完。真正登记的那天,我们俩人穿得都很随便。。。

- 待续 -




http://blog.wenxuecity.com/blogview.php?date=200901&postID=49348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罢了 回复 悄悄话 不平常的日子,不平常的心情,结婚是人一生中最重要的日子,是对彼此一生一世的承诺。雪嫂就像谭咏麟的歌《一生中最爱》中唱得那样:“如果痴痴的等某日,终於可等到一生中最爱”,雪嫂终于等到了她一生中的最爱;这是一份自始至终、不离不弃的爱,一份令人感动、泪雨滂沱的爱,一份刻骨铭心、隽永的爱。人的生命虽然寂寞而短暂,就像空中绚烂的烟花,但是瞬间的美丽也就是生命的极致,大雪的生命蕴含着充沛的精力与激情,火一样的激情不断流从他的生命中溢出来,漫过时间和空间的界限,在命轮里刻下生命不朽的流光剪影,一如南来北往的雁子,飞过我们生命的上空,留下了永不消逝的痕迹。

想起古龙小说《桃花传奇》结局中的一段描写:

两扇门(生死门)几乎是完全一模一样的,没有人能看出其间的差别。生与死的差别,楚留香站在门前,冷汗已不觉流下。

应该开哪扇门呢?这决定实在太困难,太痛苦。楚留香只觉得身上的衣衫已被冷汗湿透。

黑衣老妪站在他身边,冷冷地看着他湿透的衣襟,突然冷笑道,“现在你是不是已後悔了?”

楚留香道:“后悔什么?”黑衣老姬道:“后悔你本就不该来的,没有人请你来。”

楚留香道:“所以我绝不后悔,无论结果如何,都绝不后悔,因为我已来过,活过,爱过。”

。。。。。。。。。

楚留香忽然笑了笑,打开了其中的一扇门 —— 他的手忽然又变得很稳定。

在那一瞬间。他又恢复成昔日的楚留香了。 他迈开大步,一脚跨出了门——他开的是哪扇门呢?没有人知道。 因为这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他已来过,活过,爱过 —— 无论对任何人说来,这都已足够。

是啊,人生在世,来过、活过、爱过,还有什么可遗憾的呢? 大雪曾经来过,烟花灿烂一般地活过,曾经沧海似深深爱过。他走的时候是那样宁静与坚强,就像“ 迈开大步,一脚跨出了门”。 今天,大雪的精神依然和我们在一起,大雪永远以一棵树的形象站在我们心中,而我们对他的爱将回和我们的生命一样长久。这就足够了,不是吗?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