罢了也好

世上万般,好便是了,了便是好。 若不了,便不好,若要好,须是了。所以,“罢了也好”。
正文

雪嫂的故事:(8)南方之行2

(2009-01-15 20:18:16) 下一个

为了那刻骨铭心的爱 雪嫂怀念大雪8

南方之行2

到了上海,我们在愚园路附近住下。大雪对这一带很熟。他说他的亲戚曾住过这里,以前常来串门。。。 

我以前自己来过几次上海,因为不懂上海话哪儿都不敢去。这次和大雪一起来,我就有了靠山。他领我到处转,除了外滩,东方之珠,还去逛商场。买了一大堆衣服,箱子越装越满。我知道这一箱子里的东西,大雪最在乎的就是那把藏刀,所以就把它小心翼翼的放到了我的手提包里。 

在上海转了几天后,大雪说要去杭州。早晨到火车站一看,还真有票。而且是快车,到杭州只有一站。 

我和大雪兴高采烈地上了车。车上人很少,车厢显得宽敞明亮,清洁整齐。大雪和我正在夸这上海的火车也比其他地方的好的时候,只见车长和乘警带着一队人来到了我们座位前。乘警很严肃地对大雪说:“哪个是你的包?”大雪一看他那态度,眼睛就瞪起来了。我赶紧暗中捅他一把,同时指一指我们的包说:“这个就是。”

“拿下来!”他一句话,后边就上来一个乘务员将我们的包给拿了下来。乘警把包打开,将里面的东西一样一样的拿了出来。最后他拿出一把装在朔料筒里的花折伞,看看大雪很严肃地问:“这是什么?”

看他那一脸严肃,我禁不住笑了出来:“这是折叠伞呀!”


他又看了看我们,无可奈何地转身领着这一帮人走了。
 

我和大雪都感到莫名其妙:“为什么只检查我们呀?” 

正纳闷呢,我们车厢的乘务员笑眯眯地走了过来。坐在我们身边问大雪:“你是新疆人吗?”

大雪哭笑不得地说:“这都哪儿跟哪儿呀,我什么时候变成新疆人啦? 回头他自嘲地对我说:“早知道我像新疆人,去卖羊肉串儿好了。。。”

乘务员说:“我跟他们说你不是新疆人,可他们不信。。。现在不是疆独分子到处搞爆炸嘛!”

这回大雪明白了他们为什么查我们的花折伞了:“噢,我这新疆人就用这折叠伞炸火车呀? 也太小瞧我了。。。”

乘务员走了之后,我对大雪说:“你一会儿是加拿大人,一会儿又是新疆人,我现在都不知道你是谁了。。。。”

大雪苦笑着说:“真是冤枉啊!” 

到了杭州我们住到了浙农大。那里有我以前的同学和同事。其中一个当院长一个当副校长。听说我们来了,都要请我们吃饭。第一天是副校长请,在学校餐厅。第二天是院长请,也在同一个餐厅。第二天吃完饭后,服务员拉着大雪不让他走。我对大雪开玩笑说:“连这里的服务员也看上你了。”

说了半天,大雪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这服务员不让他走。原来前一天的饭钱没付。服务员记不清其他来吃饭的人,只记住了大雪。真相大白之后所有的人都笑了。我的一位老同学上前跟那服务员开玩笑说:“昨天晚上是X校长请客,你连校长都不记得,怎么就记住他了呀?是不是看人家长得帅呀?”回头他又对大雪说:“看来你只能做好事,不能做坏事,做坏事你是逃不掉的,哈哈!” 

我和大雪都很喜欢杭州。大雪特别喜欢吃那里的特产 油炸臭豆腐,那味儿我连闻都闻不了。

西湖对面有个饭店叫‘楼外楼’。看了那饭店的名字,大雪禁不住吟起了那人人皆知的诗句:

山外青山楼外楼,
西湖歌舞几时休。
暖风熏得游人醉,
直把杭州作汴州!

大雪陶醉地说:“杭州是真美呀!难怪有这样的诗句。。。

他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说:“咱们在这儿吃午饭吧!”

“我还以为你只吃油炸臭豆腐呢!”我笑话他说。

他笑嘻嘻地说“这叫文化, 懂么?。。。” 

在杭州我们去了很多好玩的地方,除了西湖,苏堤,灵隐寺,还有苏轼博物馆,秋瑾纪念馆,岳飞墓。。。大雪对苏轼博物馆情有独钟。他滔滔不绝地给我讲了许多有关苏轼的诗和故事,最后一定要在苏轼的塑像前照张相。我说从照片上看没有人能知道这是苏轼的像,他挤兑我说:“除了你这没文化的人不知道,别人都知道。。。。。” 

离开杭州那天天气很热。我们把所有的东西都装到箱子里,准备托运。我一定是忙晕了,顺手把大雪的那把藏刀也放到了箱子里。。。 

到了火车站,托运的行李要经过安检。我们的行李刚一过安检的传送带,就从安检室里冲出一个穿制服的人说我们箱子里有一把刀。我马上意识到是大雪的藏刀。。。。

我小声对大雪说:“你的藏刀被他们发现了。。。”

安检人员一看我和大雪说话,愣了一下,问:“这刀是谁的?”

大雪很冷静地说:“是我的。”

“你是新疆人吗?把证件拿出来给我看看。”

大雪掏出了他的工作证。

“噢,汉族?我以为你是少数民族呢!少数民族可以佩刀,汉族不可以。这刀得没收。。。”

我一听就急了:“这刀是一件很珍贵的礼物。。。”

“这是统管的器械。。。”他非常严厉,没有任何可说服的余地。 

上了火车,我垂头丧气地对大雪说:“你不该是新疆人的时候被人当成新疆人,该是新疆人的时候你又不是新疆人了。。。”

我想大雪一定比我更惋惜那把藏刀。但看我一脸失望的样子,他笑眯眯地说:“问题是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该是新疆人,什么时候不该是新疆人。这一路都把我给搞糊涂了,我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了。。。我看要当新疆人,我也只能烤羊肉串儿。。。哈哈哈。。。”

看我还是不高兴,大雪认真地说:“其实那把刀被没收了也不是什么坏事儿。安徽农大的那位老师说那刀是用来格斗的。因为在刀刃和刀柄之间的隔片上有一个孔,他说那是放血用的。那刀放在我手上,就我这脾气,说不定会出事儿呢。到那时候你该后悔了。”

他这么一说,吓了我一跳:“噢,天哪,真的!这么说还幸亏他们给没收了呢,要不然还麻烦了呢。。。”

他笑了:“可不是,这回高兴了吧?别因为这点小事儿把咱们这次出来玩儿给搅了。。。” 

大雪就是这样,无论他自己的心情如何,总会把我从低落的情绪中及时解脱出来。。。。

- 待续 -






http://blog.wenxuecity.com/blogview.php?date=200810&postID=3008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