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其实我更关心搬弄的命运

(2017-08-13 07:35:47) 下一个

V州的冲突是个试探,另类右翼在看川普如何反应。至少我们没有看到川普对另类右翼的反对,因为他只是泛泛而谈地对所有参与方都各打五十大板。在极右翼(也就是另类右翼,我看他们没有分别)那里,恐怕是把这种态度看作是默许,毕竟媒体和左派都在大喊要求川普特别地谴责极右翼的暴力和恐怖行为,但川普就是不说那个词。

 

最近另外一个新闻是搬弄和川普的分歧:如何对待McMaster。虽然在搬弄看来,McMaster是建制派的人物,要打倒,但在川普看来McM是在军界和情报安全界可以指挥的人,要拉。而川普对搬弄最大的不满并不是其代表的极右意识形态和势力,而是川普非常不满搬弄的泄密:川普怀疑是搬弄把各种不利McM的消息泄露给右派媒体的,而我看,恐怕搬弄还针对驸马党泄了秘。

 

川普已经冷处理搬弄一阵子了,其最早的原因是搬弄不尊重川普的权威,而且搞砸了禁穆令。但川普对搬弄还是仰仗的,不是搬弄有本事能办事,而是搬弄背后的极右势力。如果川普把搬弄最终踢出白宫,那么也就是宣布和极右翼的分手,那个才是最具有戏剧性的一幕。

 

我有时爱从历史里寻求对现实问题的答案:当年希特勒是如何对待纳粹老兵,冲锋队头目罗姆的。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