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我的大学-me too

(2018-11-09 16:28:37) 下一个

我发现有几个学生的大作业是抄我的备课笔记。这几个家伙,平时就不怎么上课,逃作业,这次大作业居然全对,但蹊跷的是他们的打印出来的推导,答案几乎一模一样,甚至连Word制表符的粗细间隔,字体都完全相同。更奇怪的是,这些个格式上的设定和疏漏,好像和我自己的备课笔记完全一样。我不由得怀疑这几个坏小子偷走了我的备课笔记。我本来是把备课笔记,还有布置给学生的作业题目和答案,都存在系里的网盘上,只要用密码就可方便调用。看样子他们骇客了系统,攻克了我的密码。

 

我把他们几个挨个叫到我的办公室问话,结果每个人都矢口否认抄作业,还信誓旦旦地说自己做的,顶多有点team work。“老师你事先没有说不能team work的呀!”。机器是死的,人是活的,不信我就治不了你几个小混混!我再把所有学生的作业翻出来又看一遍,发现一个突破口:有个平时学习成绩挺好的女生,她的作业居然和小混混们一样。哈哈!

 

一天傍晚,实验课结束后,我叫住那个女生,让他跟我到TA办公室。当时TA办公室没有其他人,进门后,我怕别人来打搅,就随手关上了门。然后开始盘问那个女生,

“你知道你这次的大作业是满分吗?”

“不知道啊。”

“你能否解释一下,为何你的作业和我的备课笔记一模一样,连错的地方都一样吗?”

女生低着头,一言不发。

我开始威胁她:“你这是抄袭,抄作业是严重的欺骗,按规定是打F分!这会拉低你最后的总成绩。”

女生还是低着头,看样子要落泪,但还是一言不发。

我于是利诱:“我知道不是你干的,一定是别人。只要你告诉我他们的名字,我不会追究你的。”

女生继续低着头,哑着嗓子说:”是坐在我后面的人给我的答案。。。“

”我需要他们的名字!“

女生低着头,沉默。。。

我恨得咬牙,你江姐是吧?搁中美合作所那会,信不信我给你上满清十大酷刑,看你招不招?这种话,哪里敢讲出来,想想就完了。没办法,我只能放她走,临走怕她想不开,还安慰她,不会给她F分。

 

第二天,我气哼哼地找我的领导,那个蒙古讲师汇报这个事。等我把前前后后说完,蒙古讲师皱着眉头,问:夜里吗?TA办公室就你们两个?你还关了门?你知道你有多危险吗?

我不明白,追究抄作业有什么危险的?

蒙古讲师:入学的时候,学校给新教职工和TA发的“防止性骚扰手册”你认真读了没有?如果她告你性骚扰,学校一定会判你输的,因为你的做法,完全符合手册里的性骚扰的描述。到时候学校不仅要赔偿她,而且还要开除你,你会留下犯罪记录的。

我一听,大热天的,立刻从头凉到脚,洗了个冷汗澡。我靠,那么可怕啊!

蒙古讲师安慰我:她应该没有去告你性骚扰,否则现在你就是系主任和警察谈话了。

那么抄作业这事怎么办?

蒙古讲师:我们是公立学校,学生很多是贫困家庭出身,他们有的甚至是家族里第一个大学生。其中有的人基础差,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我们教师的责任是帮助他们克服各种困难和挑战,最终毕业。你不要关看他们抄作业,而要看他们在努力。抄作业不对,这次给他们口头警告就好了,毕竟是初犯。我先去和系里打个招呼,那个女生不来告最好。

我压下受惊的小心脏,连忙点头同意。

余下的几天,我在惶恐中度过。几次上下课碰到那个女生,我强挺着不躲避逃跑,而她也神色自若,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但是老天啊,真的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dancing_今宵 回复 悄悄话 Blue-Crab 想得太多了
Blue-Crab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鲁钝' 的评论 : 调查可能是个漫长的过程,房间里只有俩人事情往往很难说清,而且如果再有类似的控告对当事人会很不利。所以做老师,教授并不只是学术问题,更重要的是为人处事。
Blue-Crab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ancing_今宵' 的评论 : 处事不当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风险是愚蠢。
鲁钝 回复 悄悄话 如果那个学生告你,难道学校真的会不经调查,不收集证据就判老师有罪吗?好像不太可能。
dancing_今宵 回复 悄悄话 现在会处事老师的太多了,混文凭越来越容易,大学成个生意场了
Blue-Crab 回复 悄悄话 我们大陆留学生中(的别是理工科的)高智商低情商,不会处事的太多。还好没出什么事。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