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世界探索

个人爱好:文学,心理学,历史,家族史,哲学.
个人资料
正文

小说: 谜童 34 (上部完)

(2018-06-23 20:52:09) 下一个

麦可听到屋外欢快地说笑声,接着有人按门铃。他去开门,原来是伊莎贝尔和乔安娜。她俩又说又笑地谈论着什么,乔安娜的笑得特别开心。麦可好久都没有见过乔安娜的笑脸了,他也被感染了。

乔安娜今天的心情很好,平时她都是开车送女儿过来,把她放下,自己就开车走了。今天不但送女儿下车,还和她一起走到麦可的家门口。

麦可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他邀请乔安娜进屋坐坐。

“下个月我和艾德里安去塔斯马尼亚度假一周,到时伊莎贝尔来你这里住好吗?”乔安娜笑容可掬地说。

麦可也笑着说:“我很乐意。你是应该好好去享受一下假期的。”两人随即聊了一下关于度假饮食天气的闲话。麦可趁机提起了往事。

“最近我接了个客户,是和多年前你办过的案子有关的。上次我问过你,就是那个叫露西的女孩子的。因为我完全不记得有和你讨论过这个案件,为此我去查了当年的日记。我想我当年疏忽了许多你的感受,我向你诚恳道歉。”

麦可提起往事时,开始乔安娜有些不自然。当听到麦可说道歉时,她变得放松许多,扬了扬眉,笑笑说道:“是吗?我接受你的道歉。你从来不在意我的感受的,不管怎样,我要谢谢你对我说这些。”

乔安娜走后,伊莎贝尔问麦可说:“今天怎么不见吉娜和秀儿呢?”

麦可叹口气,说:“吉娜说想自己静一静,带着秀儿回布里斯班了。要在那儿住几天才回来。”

“是吗?这么突然?你和吉娜出问题啦?”

“算是吧。”

“你和吉娜?为什么?我还以为你只会和妈吵架。” 伊莎贝尔皱皱眉,原本开心的笑脸转瞬间变得阴沉下来。她嘴里嘟囔着说:“唉,妈刚和艾特欢喜约会呢,爹地你又和吉娜出问题了。生活真是无聊。”

“生活就是如此,当两个经历各异的成年人生活在一起的时候,免不了会产生不同的期望。我们会各自调整的。希望不会让你感到不快。”麦可笑笑安慰女儿。

“你和吉娜一起挺好的,你们为什么吵架呢?”

麦可拽了拽她的辫子,尽量放松了口气,笑着说:“放松些,伊莎贝尔。不要因为我们大人的事心烦。我们还是找点乐趣吧。你最近有些什么有趣的事情,和爹地分享一下。”

伊莎贝尔想了想,神情突然开朗起来,说:“对了,我有一个很有趣发现,想和你说呢。”她拿过自己的书包,从里面拿出一个本子,一边翻着页一边说:“这是我做的家庭树的作业,我拿了个A呢。”

那个打开的4开的本子上,有两页都分别画了一棵树状的图,标题上写着父亲,母亲,表示伊莎贝尔父母两边不同的家族来源。从下到上,先是父母方面的弟兄姐妹,然后是祖父母,曾祖父母,还有曾曾祖父母。伊莎贝尔用了不同颜色的来写他们的名字,标注了他们的居住地和一些特别的信息,比如来自何处。

“爹地,你都不知道我的发现多么惊人。你看,我的外曾祖父是来自波兰,他是一个犹太人。外曾祖母是苏格兰人。还有,祖母说祖父的母亲有四分之一中国血统,可惜她从来没见过那个中国人的曾祖父,只知道他叫作阿福!太神奇了,原来我的血缘来自全世界,我可以在全世界找到我的亲戚。”伊莎贝尔很兴奋,说得眼睛发光。

“爹地,为什么你从来都没说过你的祖母有来自中国血统噢?你是不知道你的家族树吧?可惜祖父已经去世了,不然我还可以了解更多关于祖父那边的信息呢。”

伊莎贝尔带来的信息对麦可来说是具有震撼性的。可是不知为何,麦可听了之后,他的反应却很平静。好像他早已对此做好了准备。他没有马上答话,他凝视着女儿那五颜六色的作业本,沉默着没有说话。

“你在想什么爹地?你不觉得我的发现很神奇吗?”

“嗯,的确很意外。”好一会,麦可将视线从作业本上移开,看着女儿,脸上浮出笑意,说:“你说得不错。你的发现真了不起。我为你骄傲。”

麦可的眼光望向空中,思绪飘向远方:“你知道吗?你让我想起了祖母。她是一个非常和善可亲的人。可惜我们相处的时间并不长。唔,她长得完全不像亚洲人,她的外表完全就是一个欧洲人。我从来都不知道她有中国人的血统。”麦可语气沉静地说。他低下头,再次仔细地阅读着作业本,赞叹着又对女儿说道:“原来家庭的历史,潜藏了那么多的秘密。伊莎贝尔,你对此有什么想法呢?”

“说来奇怪,以前我从没有留意到学校里的亚洲人。做完这个作业以后,我开始去和他们说话,我还会想,说不定其中的某个中国人,是我的远亲呐。哈哈。”伊莎贝尔开心地笑着说。

仿佛是开启了心灵感应似的,两人正开心地说笑着,麦克的手机响了一下。他低头看了看,那是一条短信:嗨,我明天和爹地回中国,下周的约诊取消。落款是辛西娅。

麦可关了手机,内心油然升起一丝莫名的欣慰。他看着伊莎贝尔灿烂的笑容,心想,辛西娅会是伊莎贝尔的远亲吗?

“你知道吗?我有一个来自中国的受疗者,她曾经对我说我有一个来自中国的祖先。”

“真的吗?她怎么会知道的呢?”

“我也不知道。也许是心灵相通。”麦可微笑着说。当他说到心灵相通时,他的心情突然豁然开朗起来。

“那你是怎么回答她的呢?”伊莎贝尔好奇地问道。

“我对她说我愿意相信她。现在看来我要对她说我必须相信她了。哈哈。”麦可再一次笑了。是那种发自内心的轻松的笑。

“你一定要告诉她我发现的家庭树。”

“若是她来见我的话。我一定会告诉她的。”

当天晚上,麦可在自己的日记本上,少有地详细记录了伊莎贝尔作业里的家庭树。同时,他把辛西娅画的那幅画贴到了日记本里,并在日记里注明:辛西娅说这是我的一个曾祖父,他就是阿福吗?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ppddll 回复 悄悄话 恭喜上部完篇, 期待下部开始!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