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世界探索

个人爱好:文学,心理学,历史,家族史,哲学.
个人资料
正文

小说: 谜童 31

(2018-06-02 21:39:49) 下一个

“我需要和你谈谈,麦可。”和她以往轻言细语的语调相比,吉娜今天的开场白显得格外地严肃。

这本应该是一次由麦可发起的谈话,由于某种原因,迟迟没有发生。如今由吉娜提起了话头,麦可则不幸成为被质疑的人。

吉娜是无意中在麦可打开的那堆旧物中发现了他的绝育报告的。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麦可居然多年前就做了绝育手术,可是他从来都没有告诉过自己。这对她不啻是个极为严重的打击。两人从相识到结婚,在一起有五六年了。她难以想象也无法接受,麦可对她隐瞒了这么重要的事情。她甚至对他们的婚姻都产生了疑问,在这种情况下两人之间的谈话有多么地沉重,可想而知。

“麦可,请你解释一下这封信可以吗?”吉娜把那封纸张有些发硬的信件递给麦可,声调平静地说。尽管非常难过,她仍尽量保持着一贯的风度。不同的是她没有坐在麦可身边,而是坐在他的对面。

还没有坐下谈话之前,麦可已经感觉到家里气氛的异常。吉娜不像往常那样轻松说笑,而是面无表情地,冷静地处理着各种家务。但是他没有多想,近来太多事情发生,他觉得十分地疲惫,无暇和吉娜细谈。刚接过吉娜递过来的信时,他一度以为是孩子学校的来信。等看清楚之后,他只觉得眼前一阵阵发黑,手心出汗,心脏也急剧地跳动起来。他本能地第一个反应就是:吉娜怎么会找到这份久远得他都不记得的文件的?

好像是可以读到他的心思似地,吉娜说道:“你在阁楼里打开了许多箱子,我本是想帮你收拾一下的。想不到发现了这个。”

原来如此。麦可长叹了一口气。自己那天只顾着看从前的日记,却忘了将打开了的东西收拾好。他本想指责吉娜不该去查看自己的个人隐私的,可是话到嘴边,还是咽了回去。沉默了好一会儿,他揉了揉自己发胀的太阳穴,闷声说道:“你想听我说什么呢?”

“我想知道为什么?为什么你不告诉我你做了绝育手术?”

这件事情实在是麦可心中的痛点。当初,为了努力维系与乔安娜的婚姻,他牺牲付出了很多很多。其中包括去做绝育手术。

他当初真的很爱乔安娜。他们的女儿伊莎贝尔出生后,乔安娜的情绪变得烦躁易怒。她总是不停地向他抱怨,说带孩子实在太辛苦太累。她害怕再怀孕,她甚至为了避免再次怀孕而拒绝和他过性生活。当时麦可为了取悦乔安娜,让她心安,同时以为这样可以改善两人的婚姻危机,所以下决心去做了绝育手术。谁料想事与愿违,即使他如此付出,仍然未能挽回两人的婚姻。两人最终还是以分手告终。这对麦可心理上的打击十分沉重。他从不愿提起此事。对吉娜,他更加难以启口。

“实在对不起,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你的问题,我真的很抱歉。这是我的错。我应该告诉你。不过,当初我们在一起时,我对你说过我不会再要孩子了。你也同意了的。我以为那就足够了。”麦可瓮声说道。

“当初我们的确都同意不再要孩子了。可是你不应该隐瞒你绝育的事。我无法想像你会欺骗我。”吉娜的情绪变得激动起来。

“亲爱的,我没有欺骗你,我只是没有告诉你某个事实。而且在我看来,那不重要。”

吉娜颤声说道:“那对我来说非常重要!”她说这话时,有些泛红的眼睛紧盯着麦可。

“我不明白,我们当初在一起时就同意了不要孩子了的,不是吗?”麦可有些烦躁,他站起身来在屋里来回走了几步。当他回过头来,见到吉娜的眼神时,意识到自己焦躁的情绪。于是移到吉娜身边坐下,并且抓住吉娜的一只手,克制着自己的声调说:“我知道,向你说对不起是不够的。可是,吉娜,听我说,我们都是成年人了,哪个人没有自己的过去呢?我们无法回到过去,何必要去纠结过去发生的事情呢?我不说,并不是要欺骗你,请相信我。我们需要互相信任。我希望你不要再追问了。”

吉娜的眼光变得迷离起来,她低下头,额前的一缕长发在她的眼前飘动着,像是她飘浮的思绪。她想再和麦可生个孩子,何尝没有难以言说的私心。每当看到前夫和他的新欢的两个孩子,就觉得自己现在的婚姻欠缺了什么。“我曾经很相信你,可是你辜负了我对你的信任!你太让我失望了。我做好了所有准备,期盼着再有一个孩子的!你不知道你破坏了一个我怎样的美梦!”吉娜再一次愠怒起来。

“这个,有需要的话可以再去做手术恢复的。”麦可勉强地笑笑,安慰说。

“可是你没有兴趣和我有个孩子。”

“诚实地说,我不确定自己是否已经做好足够的准备。”

“为什么你从来没有告诉我。”

“我有偿试,我在为此做准备。”麦可诚恳地看着吉娜,说。

吉娜变得沉默了。内心里,她无法原谅麦可,他对自己还有什么其它的隐瞒吗?他为什么要隐瞒呢?联想到自己从前因为使用安全期避孕,和麦可在行房时间有冲突时,他从未透露自己绝育的事实,她就感到被背叛的痛苦。而自己的这种痛苦在麦可看来竟然无足轻重。这更加让她生气和难过。

但她是个善于控制情绪的人。况且继续质疑麦可,只会令双方都更加紧张。她深呼吸了一口气,看着麦可,说:“麦可,我不能强迫你给我一个解释,尽管我希望你能告诉我为什么。我们彼此需要坦诚,否则就无法维系我们的婚姻。我希望你知道,我真的很想和你有个孩子。还有,我确实无法接受你对我隐瞒这么重要的事情。”她说到这里时,喉咙有些哽咽。她停下来,又长吸了口气,接着说道:“我需要想想,我需要给自己一些时间,我该怎么办。

和吉娜一起快六年了,麦可还是第一次和她发生这么大的冲突。一时间,他也想不出除了各自冷静一段时间之外,还有什么更好的解决办法。于是安慰她道:“亲爱的,相信我,我们是彼此坦诚的,但不等于没有一点隐私,情况没有你认为的那么严重。我们各自都好好想想,然后找时间再谈吧。”

晚上,麦可失眠了。

近来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好像隐隐之中有着某种联系。先是辛西娅描述的古怪故事,其次是前妻乔安娜莫名其妙地和这个故事发生了联系,如今妻子吉娜竟然也意外地卷入进来。所有的人和事彼此之间并没有直接的关系,可是确实荒唐而又真实地系在了其中的某一个环节上。

那个华人女孩声称自己能和死去的人对话,麦可在不以为然的同时,却不自觉地产生了好奇心。他也见过不少青少年的受疗者,听他们说自己幻想出来的故事。他从来不会像这次这样去寻根问底。是因为那个辛西娅所画的,据说是自己的中国人祖先吗?难道这事还在困扰自己吗?还有乔安娜,自从和她分手以来,他从没回想过他们之间的关系。可是在看了从前的日记之后,他产生了那么深的,对乔安娜的负罪感。难道自己对乔安娜还没有忘情吗?

做了多年的心理治疗,麦可已经很善于将工作内容和个人生活清楚地分开。令他郁闷的是,为什么辛西娅这么一个只见过三次的少年受疗者,居然和自己,以及家人发生了那么多的相交点!因为自己是干心理治疗这一行的,麦可免不了要做一番自我分析。而自我分析结果最困扰麦可还是:如果这一切最终是自己的问题,那么自己为什么会出这样的问题?根源到底在哪里呢?自己又应该如何解决这一连串的问题呢?

辗转了大半夜,麦可干脆不睡了。他起来,把困惑自己的想法写了下来。诸如:辛西娅的故事和自己的早年经历有连接点吗?在哪里?该怎么继续进行和辛西娅的诊疗呢?为什么对乔安娜感到内疚?这内疚和辛西娅的故事有什么联系?……

这么多的问题,麦可的心脏快要被一波又一波思绪的潮水淹没了,他迫切需要尽快和督导师见面谈谈。他查看了一下自己的工作日记,赫然发现明天他有一个和辛西娅的约诊。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不羁的云 回复 悄悄话 很困惑的说:您的留言发错了地方吧?
思壮思通 回复 悄悄话 注:我希望这篇文章能上首页,给我一个为自己辩护的机会,因为我相信这是美利坚,自由平等博爱的美国精神渗透到了每一个角落。如果,《文学城》认为我只是一介草博,而不给我这个公平公正的机会的话,那么请原谅我。

川普,金三和网络霸凌
觉得自己该写点儿和生计无关的东西了,树欲静而风不止,尽管我不想把精力放在这不务正业的事情上,但是我现在所处的博客环境逼迫我不得不这么做。
我不喜欢谈政治,只是感觉似乎川普和金三的关系和我目前与某些博主的关系类似,这种感觉不一定对,因为川普是政治家,我是一个Labor,似乎有点儿不搭杠。可能是我这个人生来自我感觉良好,总以为自己本应该成为一个总统总司令之类的人物,只是时运不济才沦落至此的原因吧,加上我对川普的雷厉风行的直率性格极为赞赏,所以也顺便为他辩护一下。
到目前为止,我还没发现《文学城》博客里有网络霸凌的事件出现,如果有的话,只能说是“网络骚扰”,我就碰到一位,她的博客地址是:http://blog.wenxuecity.com/myoverview/73653/
看此人的博客文章,她似乎是70年代的女知青,现在应该在六十六七岁的样子,初看她的文章的时候,觉得此人是一个真实有幽默感的人,一直记得她的“赤脚医生抢鸡蛋吃”的描述,感觉非常接地气,于是想留言赞许一下,谁知当天我的Windows出了一些故障,汉字只能在一个特殊的窗口输入,换了个窗口就不行了(我已经对她解释过一次了,现在我不得不再一次地解释。),但是如果不留下痕迹的话,觉得对她的文章是一种侮辱,所以我就在百度里输入拼音“hehe”,然后在网页中把“呵呵”两个汉字拷贝出来,算作给她的留言。没想到,噩梦从此接连发生。(这也是我现在绝不出去留言的原因,除非是非常好的朋友,说错话也不会生气的,否则我绝不留言给别人。)
我是一个为了梦想不惜一切的人,所以我经常发表“演说”,在年轻的时候,在现实社会中我喜欢演讲,现在没有那种机会了。所以在我的博客上,我一样发表演讲,这时候来了一位50来岁的女士,她先是在没读我的文章的情况下,把我臭训了一顿,对此我没有在意,还和颜悦色地告诉她来龙去脉,但是当我发现在我的演讲词下,她留下“哈哈哈哈”的留言的时候,我愤怒了,因为她是故意的,有目的而来的,贬损别人不是她的天性,而她却选择了我作为她在《文学城》博客中唯一的贬损对象,这不合情理。
后来,从“小溪姐姐”的行为中,我明白了,在“小溪姐姐”看到我的“呵呵”留言后,向别人倾诉了自己的“愤怒”,而一个自以为是的打抱不平者来我的博客上为“小溪姐姐”报仇。如果这两个留言不是同一个人,同一时间留下的,我不会产生如此大的震撼。说老实话,这种做法,让我对整个美利坚的华人素质产生了质疑,因为在我博客上留下“哈哈哈哈”的那个女人,号称是xxxx政治局常委的朋友,有照片为证,如此优秀的人,却做出如此低俗连老百姓都不如的事情,那么,现在身在美利坚的华人中,还能有几个比她更好的呢?
我承认我是一个情种,上大学的时候,我连大自己两岁的女老师都想亲几口,想抱住她在床上打滚。也许天下男人都是情种,只是有些男人敢于刨白自己,不怕扯淡。而有些男人,则极力掩饰自己猥琐的内心,生怕别人发现,不是他不敢扯淡,是因为他就没蛋。所以我欣赏川普,做了就做了,没做就没做,没必要偷偷摸摸,隐隐藏藏。爱一个人,让她知道,不爱一个人,也让她知道,这是我的做法,也是我的自由,无可厚非!我因此收获过美满的爱情,也不会因为自己所做的后悔,永远不会!
那个“小溪姐姐”倚老卖老,在以后的日子里,她就象一个幽灵,紧紧地跟在我的屁股后面,先是在别人的博客上留言,骂我“大灰狼”。后来,发现骂错了,找不到共鸣者。这时候如果她能够诚恳地向我道歉,那么我会原谅她的。但是她没有,当她发现自己的挑拨离间没有奏效时,她便自称“狼外婆”,似乎在告诉别人,“我不是说思壮思通是大灰狼,我是说我自己是大灰狼”,一个六十多岁的女人,为了掩盖自己的阴暗,居然狡黠到了如此地步,试图侮辱他人的智商,以此来模糊他人的认知,真是可悲。你为什么不道歉?即使在你知道自己错了的时候,你宁可改名“狼外婆”,也不向被你伤害的人道歉,这就是你的道德标准吗?而且,你还在继续你的罪恶,以“狼外婆”的名义。让我道歉?先告诉我,我思壮思通错在了哪里?说服我。我觉得我错在了认识了你,所以我要远离你,越远越好!
在这之后,这个叫“小溪姐姐”的女人,利用我在某些人关博客之后的“疯狂”做法,而又到处留言骂我,而且用语极为恶毒,完全不像是一个六十几岁的人,更不象一个女人,倒更像是文化大革命的时候的造反派,我感觉到,她的生活唯一乐趣就是到处贴大字报,谩骂,攻击,然后装可怜,以受害者自居。用阴险狡诈无耻来形容她,一点都不过分!
所以,在我眼里,她就是金三,本来干的是冒天下之大不韪之事,却要伪装成一个弱者和一个受害者。而我则不知天高地厚地以为我就是那个川普,傻乎乎地根本就不想了解她们背后玩的手段,总是以强者自居。事实上,真正的强者不是我,而是小溪姐姐,因为她得逞了,很多人被她的眼泪迷惑了甚至打动了,所以,一大批人开始为她大动干戈,对我口诛笔伐,以显示自己高尚的情操和道德。
有一个叫“每日一讲”的男士,就是其中一位。帮他做一下广告,请看他的文章:《网恋-互联网世界的伟大创举》 http://www.wenxuecity.com/blog/201806/72524/927.html
这些正人君子都有一个特色,那就是文章写的冠冕堂皇滴水不露,但是在评论栏里进行删减屏蔽,以不对等的手段对待当事的双方,看来新闻管制不是某些专制国家的专利,很多在平凡的世界中,以“大道德”自居者,都是利用自己能够控制的一点点的对公众舆论产生影响的能力,而进行对自己有利的“新闻管制”的,在这一点上,“每日一讲”是一个高手。
“每日一讲”先是删掉了我心平气和的辩词,然后留下能产生和读者共鸣的的留言,以激起读者对我的愤恨。他做到了,因为这是他的领地,他在完成这些表演后,就把我加入了黑名单,然后我再也没有在那里说话的机会了。
声明一下,我一直反对网络霸凌。我以前打网架,不是和普通博客打,像什么“每日一讲”,“小溪姐姐”这样的博客,在当时的我的眼里,根本算不上对手,今天算是抬举你们了,你们应该感到庆幸。我们当时是和如日中天知识渊博的大嘴,大嘴的弟弟,孔向东,当时的中科院社会学研究所某些大儒,还有作家协会的人打。其中有几个人关了博客,包括孔向东,大嘴弟弟,还有一些知名但是道德败坏的作家。大嘴自己是因为皮糙肉厚,才幸免于难的。
如果你们真的有本事,真的有道德,那么别在我这个卸甲归田的老人面前耍威风,去中国吧,那里才是你们的战场。另外我建议你们,到了那里后,别剪辑自己文章下面的留言,这种丢人的事情,连那些坏透了的中国大儒们都不屑一做,太丢人了!
如果《文学城》不是被这些人掌控的,那么,让我这篇文章上首页,我要公平的说话的机会,而且,就像我的所有文章一样,我会保留任何人的留帖留言,但是那些匿名的除外。

注:我希望这篇文章能上首页,给我一个为自己辩护的机会,因为我相信这是美利坚,自由平等博爱的美国精神渗透到了每一个角落。如果,《文学城》认为我只是一介草博,而不给我这个公平公正的机会的话,那么请原谅我。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