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世界探索

个人爱好:文学,心理学,历史,家族史,哲学.
个人资料
正文

小说: 谜童 15

(2018-01-07 02:08:26) 下一个

在下班回家的路上,麦可脑子仍然在想着今天和辛西娅/朗曦的对话。他回想着朗曦的所有言行举止,觉得这个才十四岁的女孩子有一种奇异的气质,和麦可以前接触过的所有其他的受疗者相比,她没有显示出情绪方面的困扰,在麦可看来,辛西娅更像是在寻求某种智慧的挑战。

从事心理治疗这么多年,麦可遇到过各种不同的人。大多数来看他的人都多少期待着从他这里得到一些指引,寻求从他们所处的困境中解脱。像辛西娅这么固执地要求得到信任的确认的受疗者,他还是第一次遇到。他不是很确定和辛西娅的治疗是否应该继续进行下去。他联想到他们第一次见面时,韵琴提到辛西娅之前见过学校的心理辅导员。麦可猜测大约学校的心理辅导员可能也是被辛西娅提出的某种古怪问题难住了,最后只能放弃和她继续下去。

想到辛西娅要自己相信有一个中国人的祖先,麦可忍不住对着空中长出一口气,他虽然并不知道自己的曾祖父是个什么样的人,不过,这听上去实在是太荒唐可笑了,他完全不认为自己有任何可能性和中国人有什么渊源。

麦可甚至有些后悔接了这么个棘手的受疗者。因为他若是要继续下去,就必须获得辛西娅所宣称的信任,否则就难以将治疗有效地进行下去。要他同意辛西娅宣称的自己有个中国人的先祖,来继续这段治疗,这么荒唐的事情麦可是不可能做的。不过如果他就这么放弃 的话,也不是麦可的作风。一来多一个受疗者他就多一份收入,二来如果他这么轻易放弃的话对自己在业内的声誉也会有影响。就这样,麦可一路翻来覆去纠结着辛西娅的案子,想不出一个合适的办法来进行辛西娅的案子。

入冬的傍晚,天黑得早。当他回到家里时,暮色已经降临。家里静悄悄地空无一人。麦可虽然有些意外,但也没有多想,因为脑子里仍然盘旋着和工作有关的念头,他的心思还没有回到家里来。

他感到一阵疲倦,到厨房里将热水壶打开,想为自己冲杯热巧克力。然后整个人放松在客厅的沙发上,他需要好好地休息一下。不知不觉间,他在沙发上睡着了。直到一阵阵的电话铃声响起。

他起身去接起电话,话筒里传来女儿伊莎贝尔焦急的声音:“爹地,你怎么还不来我的派对,我一直在等你。”

麦可这才猛地想起,今天是周末,伊莎贝尔有一个生日庆祝派对,他竟然忘记了。他其实是在手机上设了一个提醒的。可是他因为一直想着辛西娅的案子,竟然忘了把手机打开。麦可不禁连声在电话里向伊莎贝尔道歉,说自己马上就过来。

麦可没有细想,他甚至来不及把刚冲的热饮喝了,匆匆回到车上,启动车子向前妻乔安娜的家里开去。

晚上下班的交通高峰期还没过,路上堵得厉害。麦可无奈地在长长的车龙里慢慢地向前移动。一阵阵的饥饿感袭来,麦克内心的焦躁在一点点地增加。

好不容易赶到时,派对早已经开始了。来开门的是乔安娜,见到是麦可,她一脸的傲慢和冷淡,说:“噢,你终于来了?我毫不奇怪你差点忘记了。有你这么个没记性的父亲,伊莎贝尔真是倒霉。”

麦可不想和乔安娜辩解,他直接走到伊莎贝尔面前,和女儿拥抱并说了声“生日快乐”。这时他才发现手上少了什么,原来自己忘了带早已为伊莎贝尔买好的生日礼物。他只好颇感尴尬地对女儿解释说自己来得匆忙,给她买好的礼物忘了拿上。

当他这么说时,旁边的人听到了都笑起来。乔安娜在一边讥讽地大声说:“果然我没有猜错吧?”原来在麦可没来之前,乔安娜就和众人说,她打赌麦可连生日礼物都会忘了。所以当大家听到麦可说出自己忘了带给伊莎贝尔的生日礼物时,都笑起来。

麦可心里很恼火,他讨厌乔安娜总是喜欢找机会贬损他,从前他们两人没离婚时她就这样。两人为此没少过吵架。现在即使是离婚了,她还是这样。但是麦可也知道他对此也做不了什么。像乔安娜这种个性狭隘尖刻的人,最好的办法就是避而远之。他尽量掩饰着内心的火气,和众人打过招呼,然后去取了些食物,自顾自地找地方坐下吃起来。

伊莎贝尔这时走过来,她的脸色比往常显得特别红。她先是叫了声爹地,然后她欲言又止地紧张地看着麦可,明显地有话要说。

麦可拖过一张椅子让伊莎贝尔坐下,问道:“你想说什么吗?”

这时屋子的另一边,传来一阵大笑声,夹杂着一个女孩子的尖叫。那些都是伊莎贝尔的朋友。

伊莎贝尔没有坐下,她向着笑声发出的地方望过去,似乎在寻求某种支持。她然后转回头来看着麦可,说:“我想买个智能手机。妈说可以,但是她只付一半的费用。爹地你可不可以付一半呢?你看我的那些朋友都有智能手机,我也希望有一个。”

麦可有些困难地咽下嘴里的食物。他没有马上回答。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