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世界探索

个人爱好:文学,心理学,历史,家族史,哲学.
个人资料
正文

小说: 1995:远逝的曾经辉煌 14

(2016-09-25 03:51:27) 下一个

程业强的情绪变得这么快,很令谢茵虹意外,她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放开自己,以为是他胆怯了,心里颇有些不是滋味,刚刚冲动的激情一下子又低落下来,无情无绪地说:“你不用骗我啦,阿振早就告诉我了。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子呀!”

    “阿振是怎么知道的,难道他的消息比我的还要准确吗?”程业强当然早就猜出是阿振走漏的消息,但却装傻扮痴,因为他不可以让谢茵虹小看了自己,他和余韶芸之间的事情,没有必要让谢茵虹知道。

    谢茵虹果然被他迷惑了,不解地说:“可是阿振明明告诉我说,余韶芸说我不是大学生,所以不要我了。”

    “嘿,是不是大学生不要紧,关键是人的才干。当初华远也没有说只要大学生啊。我们是做生意嘛,又不是搞科学研究,要那么多大学生干什么?你看,我这个总经理的话你不听,要去听男朋友的话,那我就没有办法罗。那你还是找你的男朋友去好了!”程业强连讽带嘲的,话语无情得好象余韶芸的口吻,连他自己都有些诧异了。可是他知道只有这样,这些个哭哭啼啼的女孩子,才会被镇唬住。

    果然,谢茵虹虽然被他激得脸红脸青的,倒也半信半疑起来,她半痴半娇、期期艾艾地自我辩护着说:“他说得那么真,我怎么不信他呢,他也没道理会骗我呀?”

    “他也不一定是真想骗你,或者也是听来的小道消息,心里一着急,就去告诉你了。怎么,你们肯定是吵架了吧。看,为这么点小事,也值得吵架!啧啧啧……”程业强有意夸张地咂着嘴,其实是想将话题引开。

    “阿振他坏死了,说我不是大学生,我以后都不理他了!”谢茵虹至今想起来,仍然觉得委屈。

    看来是已经把谢茵虹给哄唬住了,程业强正想着说几句轻松的调笑话儿,不料恰在此时,电话铃响了,谢茵虹因为刚好坐在电话机旁,于是顺手就抄起了电话,娇声问道:“找谁呵?”

    程业强想阻止她接那电话的,可是来不及了。他肯定这电话是关汝珍打来的,他不想为自己惹什么麻烦,因为关汝珍若是知道了自己这么晚了还和一个女孩子一起呆在办公室里,心里必然会起疑心,刚刚才冷却下来的离婚风波又要热闹起来了,他实在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花时间。好多事情等着他去忙乎呢!

    其实谢茵虹凭着女性的直觉,对这电话的来由也猜了个八九不离十,她很不忿气被这位程太破坏了自己的好事,便报复一般抢着拿起了电话,而且特意用了娇声娇气的调子来问话。

    电话是程业强的女儿心怡受了妈妈的指令打来的。

    本来关汝珍与丈夫处于冷战状态,碍着面子忍着想不打电话的,可是越想先前谢茵虹来的电话,就越是不放心,终于想到指使女儿心怡去打电话。心怡还不懂事,对接电话的谢茵虹毫无顾忌地说:“你是谁呀,我爸爸在吗?”

    谢茵虹乐得报上姓名,说:“我是谢茵虹阿姨,你爸爸就在这儿,和阿姨一起谈事呢。”

    程业强虽然一个劲地给谢茵虹打手势,但根本来不及阻止她,他哪里知道这谢茵虹是有意的呢。他心想这事肯定又要引起关汝珍的妒火了,回到家后少不了又有一番争吵。他无奈地看看谢茵虹,心想以前可是小看了她了,这个女人真是够泼够胆大,给她条绳子,她就可以爬到月亮上去了!

    他接过女儿打来的电话,告诉心怡自己马上就可以回来了,说完,真的开始捡拾东西,准备回家了。心里,已经开始计划着如何去应付关汝珍了。

    谢茵虹在一边看了不免伤心,今天对她来说真是从云里跌到井里,落差实在太大了。先是玫瑰般的前景诱得她眼花缭乱,其次是意外的打击兜头而来;好不容易赢得了程业强的关爱,却被个程太搅和了。她赌气地说:“怎么啦,你不理我了!太太来个电话,就把你吓得夹着尾巴走人。你至少也该送送我呀!”她还期望着,能在一路上再煽煽程业强的欲火。

    程业强当然不敢再单独和她一块了,玩火玩出了真,事情就改变了性质了。他连哄带推地应付着把谢茵虹送上了的士,自己也匆忙着赶回了家。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