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世界探索

个人爱好:文学,心理学,历史,家族史,哲学.
个人资料
正文

小说: 1995:远逝的曾经辉煌 13

(2016-09-18 04:14:11) 下一个

他这么一说,反倒引起了余韶芸的疑心,她一直都在怀疑他是否在夸大其词,于是更坚决地说,“不,就这样好了,下次我和你一起去。”

    程业强落得个人、权两失,不由得十分懊恼,想不到会败在这么个女人手上,还说什么宏图大业呢,连刚迈出的步子都被人挡了回来,他以后的路怎么走,该如何对付这个女人,都成了需要迫切解决的问题。他的心情变得沉重起来,连回家都没了兴趣,这才体会到妻子关汝珍为什么在知道自己担任了总经理后不愿意回家的心情了。

    程业强借口要呆在办公室里整理给星辰的方案,打了个电话告诉关汝珍说要晚一些回去。自从那天被关汝珍抢白了一通说要离婚之后,程业强就一直都小心翼翼地别正面和妻子顶撞,凡事都顺着她一些,所以关汝珍尽管心里的气仍没消,总算没有再提离婚了。

    在办公室里琢磨了好几个小时,算是理出了头绪,正准备回家呢,没想到,快十点的时候,门口传来一阵零碎的脚步声,原来,是谢茵虹哭着到办公室里找他来了。

    谢茵虹和阿振分手之后,又伤心又生气,一时间失了主意,象无头苍蝇一样在大街上转了半天,后来才想起来要找程业强,她的脾气是委屈装在肚子里不能够过夜的,她根本就等不及明天了,当时就打电话去程业强的家里找他,接电话的是关汝珍,她敏感地盘问了好一会儿,却不肯告诉她程业强的所在,谢茵虹想起程业强说过的要加班赶出星辰方案的话,心想他一定是还在办公室里,赶来一看,果然。

    谢茵虹一进门,看见程业强,好象看见许久未见的亲人,满腔的委屈随着好象断线珍珠的眼泪,不停地向他倾落下来,那付梨花带雨的可怜样儿,把一边的程业强心痛得象是被人抢去了万贯家财,又是纸巾又是呵哄,手忙脚乱了好大一会。直到谢茵虹没哭了,才松了一口气。

    平静下来之后,程业强才注意到谢茵虹的打扮格外地诱人。今晚的谢茵虹因为原是去赴阿振的约的,打扮得又与早上不同了,她外面穿一件长及脚踝的暗花透明无袖松身长裙装,里面则是紧身的黑色背心和短装裤,带着几分野性和诱惑,令程业强不禁心旌摇动。

    谢茵虹在这个时候、以这样的面貌出现,不用说是和余韶芸决定有关的。程业强只是奇怪消息怎么走得这样快,连他都是刚刚知道不久,准确地说,事情还没有最后定呢,谢茵虹怎么就会知道了呢?他决定先把她哄弄过去再说,于是捋捋她披着的乌黑的长发,用了关怀倍至的口气说:“今晚上穿得这么漂亮,是去与阿振拍拖呀?是他欺负你了吗?”

    谢茵虹一付含冤带怨的神情,自然而然地靠近程业强坐下,一边用纸巾拭着眼睛,一边哭哭啼啼地说道:“程总,是你答应我来华远的,现在余姐叫我回去,我不肯喔!总之我是不回局里的了,你一定要帮我哦!”说着,她的眼睛又红了,长长的眼睫毛水莹莹地扑闪着,那楚楚可怜的神情,直令程业强英雄气短,他不禁站起身来,轻轻抚摸着谢茵虹的背脊,那富于弹性的青春肌肤,感觉是那么的美妙,一时间程业强恍然不知身在何处了。

    原先又急又气的谢茵虹,被程业强这么温柔体贴地一呵一摸,早已把怨气丢在九宵云外了,她虽然知道程业强一向好与女性调笑,但据说行为倒是蛮规矩的,因为家里有个挺厉害的老婆,而他今天居然对她谢茵虹作出了如此出格的举动,说明自己的魅力是很出色的!现在,程业强是她唯一的依靠了,只要征服了程业强,她谢茵虹就不愁什么余韶芸李韶芸了,她要在华远做下去,没有什么可以改变或阻挠她。这样想着,她情不自禁地把头靠在了程业强的臂弯里,身子也偎着对方的胸膛,轻眯着双眼,任凭他的抚摸,享受般地放松了自己。

    室内的灯光非常地明亮,照得谢茵虹的头发散射出乌亮的光来,这丝绸般飘逸温柔的乌亮,似乎可以载着思想在空气中游荡,那种纯黑色的美丽,比什么色彩都要动人。程业强忍不住低下头去,轻轻地在那乌亮处吻了一下。

    这轻轻的一吻,令那光立刻一震,接着,就变得黯然,程业强立时从恍惚之中清醒过来。他一向自诩是明智的、是好色而不好淫之人,他的格言是:不要让女人坏了大事!这也是为什么他虽然对关汝珍几乎已经失去了兴趣,但他绝不会和她离婚的缘故。婚姻太累人,而且没有什么婚姻是永远新鲜的。至于其它的女人,不过是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东西。投入越深,损失越大。他放开了抚摸的手,并轻轻地推开了整个都挨在了自己身上的谢茵虹,退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恢复了轻松的神情,说:“没有人说过要你回局里呀,从哪儿听来的小道消息,这么哭长哭短的?”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