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世界探索

个人爱好:文学,心理学,历史,家族史,哲学.
个人资料
正文

小说: 1995:远逝的曾经辉煌 12

(2016-09-10 03:18:28) 下一个

女人最怕的就是被别人嘲笑自己的容貌,尤其程业强这个时候提到她的容貌,似乎在比较余、谢二人,嘲笑自己因为不如谢茵虹就嫉妒排斥她。余韶芸有些沉不住气了,脸色变得十分阴暗,说:“你干吗扯那么远,我们现在谈的是谢茵虹。再说,公司里除了一个谢茵虹,就没有人可以去做公关吗?”

    “我没有那样说呀,我只是说你把小谢赶走了,你难免要亲自出马去公关公关了。我会感到很荣幸呢。如今的社会风气,说穿了,除了实力之外,没有关系,是行不通的!不要说以后,现在最起码星辰这单生意,你少了谢茵虹,就难以拿到。”

    余韶芸被激起了好胜之心,冷笑道,“你也别把美貌说得那么神乎其神,好象我们大家都别努力了,让小谢一个人去公关好了。那你还那么紧张着出方案干什么?照我说,实力还是最重要的。至于小谢,可以让她把星辰这笔生意帮我们干完了之后,再回局里去的。”

    女人毕竟是女人,情感永远是超过理智的。这个余韶芸说来说去还是坚持已见,真让程业强火冒三丈。就为了那么一点自尊心,硬是无理当有理,这个女人真是太岂有此理了。他当时气就不打一处来,负气道:“这恐怕不太好。这不成了利用人家了吗。要么你就留下她,要么你就让她回局里去。没名没份的干完了你的活再走,这算什么!”

    余韶芸沉吟了一下。她本来是有些动摇了,想考虑考虑是否将小谢留下来的。只是嘴里不饶人。可如今程业强不给台阶自己下,有意地要将自己的军,把话说的那么死,颇有一种要挟的意味。余韶芸岂是害怕要挟的人,越是要挟,她倒越是硬颈。程业强的忍耐功夫就差了那么一点点火候,就前功尽弃了。她也斗气般地说道:“我是考虑到你刚才说的星辰的总经理特意要小谢再去联系,我才同意让她留下把这件事作完再走的,若是你认为她现在可以走的话,我也没有意见。”

    “不行,小谢不能走,她走了,星辰的这桩生意怎么办?”程业强又气又无奈,怎么一向对女人可以无往而不胜的他,竟会一次又一次地败给余韶芸呢?他只好自我安慰道,这个余韶芸,简直就不是女人。难怪有人说女人当权,下属遭殃呢。她们就知道一意孤行,逞能妄为,瞧这个余韶芸,就是个典型中的典型!

    余韶芸当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说:“这事你再考虑考虑吧。反正我的意见就是这样,小谢搞财务是不合适的,搞公关呢,她又没有专门的培训过,而且,我们总不能把她当成个花瓶成天摆在那儿吧?”她觉得已经把话说得很明白了,转而说道:“我看我们还是来商量一下给星辰的具体方案吧,我想这个才是最重要的。”

    程业强悻悻然道:“谁不知道什么最重要,我知道重要又有什么用?只怕别人不知道什么是重要的,因小失大呀。”

    “你怎么能这样说,公司的女孩子也不止小谢一个,少了她,难道我们作不成生意了不成?”

    程业强哂笑道:“当然有罗,你去更好呢。人家看见我们公司有这么一个漂亮的副总经理,那还不生意滚滚来么。”程业强虽然并没有真心称赞余韶芸的意思,但倒也不是有心要嘲笑她,因为实际上,连程业强也不否认,若是论美色,余韶芸是不如谢茵虹,但若是论气质,余韶芸绝对是无人能及的。

    然而他这么一而再再而三地用了取笑的口吻刺激余韶芸,使她误以为程业强是在暗示她嫉妒谢茵虹的美貌,这使得她更增加了抵抗的心理,说道:“我要是去,也不会是靠性别吸引人家,而是靠的实力。你也别把每一个都人说得那么好色。你自己也是作生意的,你想你会仅仅因为喜欢一个女人,就冒冒失失地和她合作吗?”

    程业强心想,笑话。这很出奇吗?为了靓女送命的都有呢,合作做生意,几小意思的事情!口里,却颇不耐烦了:“说多无用,你行,到时候拿着方案我和你去见老板好不好?”他这么说,无非是看死了余韶芸这种人,是不肯去作这类讨好卖乖的事的。拖下去,无论行与不行,都只说是不行,非要小谢去,到时她余韶芸总不能当生意是权术来玩吧。

    不料余韶芸就是不信邪,她才不会被程业强吓住呢,当下就说道:“当然可以,我就不信没了张屠夫,我们就吃不着猪肉了。”

    这下轮到程业强慌了,他没想到她会来真的,况且,他心里还有一层隐密的想法,就是担心余韶芸若是插手这桩生意,会危胁到自己的利益。于是连忙说:“算算算,当我怕了你吧。谈生意的事,还是我来吧。至于小谢,以后我们再讨论。好不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