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世界探索

个人爱好:文学,心理学,历史,家族史,哲学.
个人资料
正文

小说: 1995:远逝的曾经辉煌 10

(2016-08-14 02:49:36) 下一个

夜晚,广州的大街小巷似乎都润浸在温而甜的液体中,灯光是黄而边界不清的,霓虹灯更是媚力十足的样子,而那些依依偎偎,交手缠头的一对对恋人们,就仿如因为沉浸得久了,粘乎嗒啦得撕扯不开了。

    阿振最畅扬的时候,就是和谢茵虹这么厮缠在一起的时候。他把手搭在对方的肩膀上,若是谢茵虹高兴,会让他吻一吻她的脸蛋,但大多数时候是不行的,他只被允许搭肩或者揽腰。但即使是这样,阿振仍会为时不时地有人回头注视他俩的情形而兴奋莫名。

    今天晚上,谢茵虹又少有地允许阿振吻她的脸蛋了,那是因为从星辰回来之后,谢茵虹的心就被美妙的梦想填塞满了,那种不可知的、令人兴奋不已的未来,好像七彩的霓虹在她平淡的生活中闪耀,她一直就感觉着自己的生活中太缺少了什么,但又说不上到底是什么,如今她发现了,那就是缺少成就。从小学到中学,她的老师们都认为她太懒、智力又有限,所有重大的活动都没有她的份,可她从来都不缺少自信,围在她身边的男孩子很多,单是凭着自己可以把他们玩得团团转这点,她就认为她谢茵虹是个才智独到的人,虽然一直没有人认可,但她总渴望着有机会可以成为一个被人重视的人。谁不希望自己是一个被人尊敬的有为人士呢?她谢茵虹为什么就不能成为有为人士呢?至少,在他们文化局里,她应该被人尊敬,更至少,她在朋友、同事中,不至于总被人看成是有头无脑的人。今天的星辰之行,虽然无甚结果,但程业强对她说的一番话,使她格外振奋,格外惊喜,她终于可以有证明自己的能力的这一天了!她迫不及待地想要与人分享这份喜悦,所以,虽然阿振早已不是她心目中的最佳男朋友,不过和他谈谈,倒也无伤大雅的。

    她因为对潜在的危险全不知情,仍然被上午的那种新鲜而又特异的的感觉支配着,甚至乎早就忘记了自己并没有被华远最后聘用,所以,在晚上见到阿振时,一脸的只是喜色,见阿振紧张兮兮地想说什么,又不说的样子,觉得很是奇怪。今晚她之所以很热心地答应和他一起出来行街,完全是为了向他炫耀一下自己今天的见闻。所以两人例行了见面后的几番亲热之后,她就急于卖弄地说道:“公司就要有大事发生了,你知道吗?”

    她反而把阿振说得迷惑了,以为她知道了余韶芸的决定,他半信半疑地说:“你知道?那你想通了,愿意离开华远?”   

    谢茵虹自信得根本没有听出其中的弦外之音,而是很怪责地看着阿振,说:“谁说我要离开华远?我还要在华远大干下去呢。程总说了,这次的生意,要我出大力呢!”谢茵虹确实被这个即将到来的事件激动着,想想看,她在局里一向是被人视作花瓶中看不中用的,如今,她也要干给别人看看了,她要向别人表明,她谢茵虹,也还是有本事的。

    阿振有些狐疑,联想到今天上午她和程业强都不在办公室,顿时敏感起来,追问道:“程总是这么说的吗?你们今天上午一起出去的吗?”

    “是呀。今天一大早,程总就打电话来叫我了。我和程总一起去的星辰大饭店。是去谈一笔大生意的。那个星辰的刘总经理呀,哎呀你都不知道,又后生,又能干。连程总都很佩服他呢!”谢茵虹到现在还在回味上午与刘明熙的对话,人家那才是叫作本事呢!相比之下,身边的阿振就太逊色了。

    原先以悲天悯人的心情与谢茵虹谈话的阿振,听了这一番的说话,心里一下子失去了平衡,虽然不敢妄猜他们今天上午其中的曲折,但程业强居然这么看重谢茵虹,甚于他阿振,就足以令他不愉快了。无形中,更加强了他要促使小谢离开的决心。于是,他失去了原先的耐心,语气生硬地说:“小谢,我看你还是离开华远吧。人家要的是大学生,你只不过是个中专生。你不知道,余韶芸已经说了不要你了。再说,局里怎样也比公司稳定些……”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