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盛友文集

创业,阅读,思考,写作
个人资料
谢盛友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老子和孔子不赞老百姓读书?

(2018-02-11 02:27:26) 下一个

老子和孔子不赞老百姓读书?

中华民族是不爱读书的民族,这话听起来不好接受,但这是事实。我们第一个统一中国的始皇帝就做过焚书坑儒的傻事,他就不想让国人读书,不仅要把全国的书烧掉,而且要把全国的文人儒士也都坑掉。不只是皇帝不让中华民族读书,连我们的圣人老子和孔子,他们也并不赞成天下老百姓都读书,做有知识的人。老子说:“是以圣人之治,虚其心,实其腹,弱其志,强其骨,常使民无知无欲。”(《道德经》第三章)他是说,圣人治理国家的原则,就是使百姓头脑简单浑沌,填饱百姓的肚子,削弱百姓的志气,强健百姓的筋骨,永远使百姓无知无识、没有欲望。孔子也说过“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论语》泰伯第八)意思是说,可以指点老百姓走哪条路,不可以让他们知道为什么。“女子无才便是德”,这话不只在几千年的封建社会里流行,一直都如此。

中华民族有爱读书的五千年文化?

“孙敬好学,时欲寤寐,悬头至屋梁以自课。”(《太平御览》引《楚国先贤传》)

“(苏秦)读书欲睡,引锥自刺其股。”(《战国策秦策》)这个“悬梁刺股”的典故可能外国人都知道。

匡衡“穿壁借光”的故事,不只晋代葛洪《西京杂记》里有记载:“匡衡字稚圭,勤学而无烛,邻舍有烛而不逮,衡乃穿壁引其光,以书映光而读之。”唐代诗人岑参还曾有诗赞“览卷试穿邻舍壁,明灯何惜借余光。”(《全唐诗》曾参《秋夕读书幽兴献兵部李侍郎》)

“萤窗雪案”的典故,晋代车胤家境贫寒,夏月以囊盛数十萤火以照书,以夜继日读书,后人称为萤窗;晋代孙康也因家贫,冬日常常把几案移至窗前,借雪光读书,后称为雪案。

孙敬、苏秦、匡衡、车胤、孙康他们如此苦读读的是什么书?他们又因何如此苦读?很显然,他们读的是当时的课本或教材,他们的苦读是为了应试,是入仕、求功名的欲望所驱使。这种带着个人奋斗目标的功利性读书。

读“闲书”是指民众为了丰富自己的知识、提高自身的素质、陶冶自我的心灵情操,完全出于自觉的阅读。这种阅读既没有人逼迫,也没有任务要求、更没有指定书目,是没有功利,纯粹个人爱好的阅读;所读的书不是教材教辅,而是那种可读可不读的“闲书”。自古以来,读“闲书”是遭反对的。我们民族观念中的读书,是为仕途、为功名而求学,是非常功利的。历来视求学读教材教辅是“走正道”,读“闲书”是“走邪路”。过去是因“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而苦读;如今是因“年龄是个宝,学历不可少;戴了博士帽,才得乌纱帽”而苦读。

读书其实是一种习惯,一种区别于野蛮的文明习惯。自古以来,中国读书的人只是士人,读书是文化人的事情。今天的中国人,除知识分子外,一般普通家庭几乎没有藏书的习惯,倒是有相当多的人是以藏书来装潢门面的。

因为读“闲书”不能帮我赚钱,读“闲书”不能帮我找工作,读“闲书”不能能帮我升官。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