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盛友文集

创业,阅读,思考,写作
个人资料
谢盛友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中国对网络的管制是变化的

(2017-06-24 13:32:02) 下一个

 

中国对网络的管制是变化的

 

2017年6月22日,中国广电总局的网页上发表声明称:针对新浪微博、ACFUN、凤凰网等网站在不具备《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的情况下开展视听节目服务,并且大量播放不符合国家规定的时政类视听节目和宣扬负面言论的社会评论性节目,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于近日发函责成属地管理部门,按照《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管理规定》的有关规定,采取有效措施关停上述网站上的视听节目服务,进行全面整改,为广大网民营造一个更加清朗的网络空间。

2017年5月25日,中国广电总局曾发文宣布对互联网服务商腾讯的视听节目进行整改。声明中称,腾讯公司违反国家规定传播自采自制的时政社会类视听节目、直播新闻节目、大量播放低俗节目,及腾讯微信公众号、移动客户端播放视听节目管理中存在的其他各种问题,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相关业务司局去年至今年4月底,先后四次约谈了腾讯公司相关负责人。6月1日,中国宣布实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要求用户使用互联网服务需进行账号实名认证。

在中国,无法访问的网站变得越来越多。

中国广电总局下令清理新浪微博等三家视听网站后,新浪微博在纽约股市立即下挫6.1%,新浪股指也下滑了4%。网民对整改三家视听服务反映也相当热烈,官媒《人民日报》微博相关报道下短短几十分钟内就有两千多条留言:比如:说实在的,一个微博短视频虽然短,但能让我们去了解很多东西,现在你去关闭这些视听服务就是在变相的压缩我们视野,广电新闻事业的存在一定是为了我们更好的吸取文化知识,而不是一味的打压,关闭,没有实质性的办法,民众的声音你不听,那你死前的遗言一定会被当成笑话。

假新闻(Fake news)是刻意以传统新闻媒体或是社会化媒体的形式来传播的错误资讯,目的是了误导大众,带来政治或是经济的利益。假新闻为了增加读者或网络分享,常会配合吸引人的标题或是完全假造的新闻故事。

曾经相信西方民主是“历史终结”的美籍日裔作家福山,近来著文谈论互联网政治。在福山看来,在2016年极度反常的政治环境中,最令人称奇的便是“后事实”世界的兴起,即几乎过去被视为是权威的所有信息来源都遭到质疑,并受到可疑的、来路不明的事实的挑战。(西方)民主制度面临全面困境的直接产物是,无法就最基本的事实达成一致。

当一名读者所信任的信息并未在舆论场上占据上风,或者他所不相信的信息成为赢家的时候,人们便相信这一定是对手精心制造阴谋的结果。相信所有机构都是腐败的,导致人们走进普遍不信任的死胡同。福山认为,假如缺少对公正机构的信任,而代之以渗透到生活每个角落的党派政治斗争,那么,民主以及所有的民主都将无法存活。

特朗普把昔日的信息权威例如《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和CNN等都视为是“假新闻”,社交媒体(更确切地说是“自媒体”)成为他的“另类媒体”。与“另类媒体”一同出现的便是“另类事实”。当然,这不仅仅是像特朗普那样少数政治人物所持有的观点,而是西方社会相当普遍的观点,至少流行于普通人群中。

福山说得对,如果互联网能够有助于人类进步,这是因为互联网应该赋权人们摆脱信息的控制者;再者,尽管人们所接受到的信息来自四面八方,但人们可以假定真实的信息一定会压倒虚假的信息,因为戳穿虚假信息的最有效的方式是公布真实信息

不过,“另类媒体”和“另类事实”的出现,使得所有这些传统的智慧显得那么“愚昧”不堪,甚至毫不相关。今天包括传统媒体在内的“体制内力量”和新出现的“体制外力量”,处于对峙状态并不难理解。福山把“另类”事物的出现归之于“专制势力”和“黑暗势力”操纵的结果。在很多人看来,世界已经分成了“光明”和“黑暗”两个领域,而他们之间的斗争甚至战争不可避免。

我的归纳总结是:中国对网络是管制的,中国的网络是变化的;中国对网络的变化是管制的,中国对网络的管制是变化的

中国对网络的管制是变化的,问题来了,官媒《人民日报》是“假新闻”还是 “另类媒体”?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