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盛友文集

创业,阅读,思考,写作
个人资料
谢盛友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请蔡英文打开历史的抽屉

(2011-11-21 12:59:48) 下一个




谢盛友:请蔡英文打开历史的抽屉

    * 2011-11-22

    * 旺报

    * 【谢盛友】

      蔡英文表示,她「选总统只有一个心愿,那就是解决台湾的问题。」她并说:「现在中华民国政府不是外来的政府,而是一个现在台湾的政府」。因此她宣告,「台湾就是中华民国、中华民国就是台湾,这是中华民国的新生。」她还说:「当前问题所在是,现在执政者一直留在过去中华民国的历史,漠视台湾主权的主张。」

     漠视中华民国主权主张

     蔡英文企图把马英九锁在历史的抽屉里,她自己首先要打开中国历史的抽屉。中国人四大发明的第一发明是,把历史锁在抽屉里,对自己有利的,就拿出来使用;对自己不利的,则把它锁在抽屉里。

     蔡英文若执政以后,如何面对两岸关系?她自己没讲清楚,或她虽然认为自己讲清楚了,但外界仍然无法掌握她的意思。说得更清楚一点,蔡英文认为马英九漠视台湾主权的主张,但是,她自己却漠视了中华民国乃至北京政权对台湾的主权主张。因为,就法理来说,两岸的分裂状态是国共内战延续的结果,是「内战未决」状态。

     神圣罗马帝国一般视为德意志第一帝国,从1871年1月18日普鲁士王国统一日尔曼地区到1918年霍亨索伦王朝末任皇帝威廉二世退位为止的德国,一般视为德意志第二帝国, 「德意志第三帝国」(Deutsches Reich),也是后来威玛共和国和纳粹德国的正式国名。

     二战德国战败,战后分裂成了东西德,但是联邦德国宪法法院1956年,1973年和1987年先后判决:德国的国家法人和概念源自德意志(第三)帝国。德国人没有把国家法人和概念锁在抽屉里,蔡英文却把中华民国的国家法人和概念锁在抽屉里。

     蔡英文的「台湾就是中华民国、中华民国就是台湾。」她这个「中华民国」新生的国家法人和概念源自哪里?蔡英文还没有当上总统,先赦免中华民国不再是外来政权。因为如果没有这个外来政权,她今天就没有资格根据中华民国宪法竞选总统。

     新生中华民国发展何在

     尽管马英九也把中华民国的历史锁在抽屉里,但是,马英九的所作所为、所言所行,至少认识到台北和北京对于对方领土的主权主张,所以他提出了「不统、不独、不武」的三不政策,马英九多少还愿意藉著「三通」来巩固「三不」。

     蔡英文攻击马英九,三不与三通这些政策是卖台,不足以保卫主权。蔡英文主张摆脱历史,就是爱台湾,没有历史,怎知道将来呢?她要摆脱的,当然是中华民国自辛亥建国以来的历史。

     如果说马英九的三不与三通,起码有清楚的两岸历史观,他认识到,大陆正在从历史走向将来,台湾也必须从历史走向将来;那么蔡英文的「新生中华民国」是逼往墙角。在蔡英文的台独史观里,与大陆增进任何关系就是回到「中华民国」的历史,所以与大陆不能三通。难怪蔡英文竞选政纲中对两岸关系的处理捉襟见肘,造成她无法提出愿景。

     蔡英文所谓的「新生中华民国」,将来的发展何在?请蔡英文打开中国历史的抽屉,然后再告诉选民!

     (作者为旅欧专栏作家)


(文章来源:2011-11-22 刊登于台湾《旺报》,同日《中国时报》(电子版) 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谢盛友 回复 悄悄话 万润南谈十八大和之后的中共


【多维新闻】随着中共十八决策层换届全面铺开,政治局常委的有力争夺者们卡战正酣,成为海内外关注中国的焦点。中国异见人士、六四后流亡美国的原北京四通总裁万润南近日表示,十八大上习近平、李克强接班已经没有悬念。十八大后中共将致力于为已经形成的利益集团寻找合法根据。

据自由亚洲电台11月21日报道,现居住在美国旧金山远郊一个安静社区中的万润南最近与其友人谈论中共十八大和十八大后的中共时表示,中共十八大的接班事宜已经没有悬念。他说:“就是习、李接班。共产党慢慢的接班顺序已经开始制度化,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大的进步。为什么呢?原来,共产党专制政权面临世代交替的时候,都充满阴谋,带来社会的不安定。就是说有那么一个到死之前还要说了算的人,是一个专制政治体制最大的弊病。”

十八大后,在习、李体制下,中共的走向将是怎样的呢?万润南认为,八九“六四”至今20多年来,中共已经形成了一个个贪污腐败的利益集团,各个利益集团之间,已经达成一种分赃的机制。他说:“这些人发了财了,他们要为自己的这些利益找到合法性的根据,就是要把自己的利益固化下来,用法律的形式保护下来,为权利的合法性找到一个长治久安的办法。这是唯一的出路。”

至于中共是否会实行政治改革,万润南对此不抱期望,他以中国总理温家宝为例,说道:“我们理解温家宝:他想不想改?想改。他接不接受普世价值的概念?他接受。他动得了吗?动不了,他无能为力。”

万润南认为中国的改革还有漫长的路要走。今年是辛亥革命100周年,他说:“辛亥革命到现在100年,就做了一件事情,把家天下变成党天下。再花100年,一党变多党。家天下也好,党天下也好,都是专制,都是极权。”

除了曾是中国改革开放之初全国第一家民营高科技企业北京四通公司的总经理,万润南还与中共总书记胡锦涛曾在清华大学是学友关系。八九民运中,他因支持天安门广场请愿的学生和反对中共镇压,而于“六四”后流亡海外。他曾参与创建海外民运组织“民主中国阵线”,并担任第二任主席。

曾任联想集团董事长的柳传志说,万润南确实有一定的能力,“对如何管理企业有思想,有理论,思路很清楚,开创了民办企业的先河”。但万润南不看大的局势,头脑膨胀。

海外作家谢盛友曾说,万润南的政治智慧在于,他二十年前就要求人大审查戒严令是否违宪,直至今天,中国人还拥有要求人大对国务院1989年的戒严令进行违宪审查的权利。可是,这个权利由于中国的经济发展和经济危机,整体中国人把它忘记,放在箩筐里,至今没有使用。

流亡海外后,有一年万润南和方励之在慕尼黑交谈时说,中国的前途在于新的“四化”:深圳香港化,沿海深圳化,内地沿海化,边疆内地化。


(慕景白 编辑)
茅斌骚客 回复 悄悄话 嗯,这篇不错。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