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盛友文集

创业,阅读,思考,写作
个人资料
谢盛友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我有资格怀疑朱镕基

(2011-04-26 13:07:50) 下一个
谢盛友:我有资格怀疑朱镕基


与国内某大学老校长的通信:


盛友:你好!

你的大作《朱镕基与俾斯麦的简单比较》,写得很好。不过我要为朱镕基说句公道话。教育、医疗产业化是李岚清与陈至立搞得热火朝天的,当时朱镕基当不了家,而且是反对的,所以他现在敢于直言批评。到现在,最高层还只是说医疗改革失败了,教育的问题还是不敢碰。


我回信:

看来我在国外呆久了,人也变呆了,误读了朱镕基和温家宝。几年前,温家宝取消农业税,我得到消息,激动地哭了三天三夜。

我们这个国家将往哪里走?中国的领导人似乎都是放大自己的权利,而没有放大自己的责任。中国的国家主席和总理,其职责到底是什么,我至今还搞不懂。

当年的国家主席刘少奇被打倒,他竟然拿出《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试图保护自己。你说,这样的事不变态吗?堂堂国家主席,长期主持政府工作,国家的司法被糟蹋成这个样子,他就没有任何责任?

朱镕基有没有资格批判教育腐败,这个资格不是你我给的,是上帝给的。但是,我有资格说“他没有资格批教育腐败”,就像你有资格说“盛友没有资格这样评价朱镕基”一样。

朱镕基的资格,我们还是留给书写历史的人。但是,我还是有资格,怀疑中国悔改朱镕基“铁腕政策”的能力和机会。

教育我不懂,医疗产业化后,就像邓小平当年打开“改革开放”的大门,现在,谁都没有能力关上了。

朱镕基1998年-2003年担任中国国务院总理,对任内的“医疗和教育产业化”,难道就没有任何责任?

你们共产党人,不管是真是假,都是无神论者,你们被自己的理性知识所阻拦,无法像康德所言“超越理性,达到彼岸”,获取神性真理的基本信息,所以悔改在中国缺席。

悔改不但需要非凡的勇气,而且需要明确的方向。这个方向,首先指向自身的历史罪过,然后指向改变的方向。

有一点值得安慰的是,你们这些高级知识分子,当下放大自己的责任,遗憾的是,你们的意见在国内不被尊重。

我们这个国家将往哪里走?


盛友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