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盛友文集

创业,阅读,思考,写作
个人资料
谢盛友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表酱紫春晚,表酱紫CCTV

(2008-02-08 04:48:03) 下一个


表酱紫春晚,表酱紫CCTV

作者:谢盛友

电话国内父老乡亲拜年,问我看春晚了没有。没有! 因为我是“三种人”:聪明人,像章立凡脑瓜清醒不看春晚。笨蛋人,像谢盛友脑瓜虚弱不看春晚。坏蛋人,像赌博者脑瓜糊涂不看春晚。

除夕夜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被不少大陆人比喻为“年夜饭”和“鸡肋”。
每到除夕夜,中国几乎所有电视台、电视频道都必须转播央视的春节联欢晚会,这是“上面”的命令。为此,中共中央还专门下发过档,曰必须“组织好”、“保证”人们观看好春节联欢晚会。
原文艺部主任赵安导演过多次春晚,曾经手握明星是否能在春晚登台的“生杀大权”。在人们心目中,赵安是和春晚联系在一起的。
有许多人很关心春晚,给春晚递来各式各样的“条子”。“条子演员”凭“条子”可以挤进春晚,甚至独唱一曲。递来的条子,哪个重要,哪个不重要,哪个必须办,哪个可以缓办,这些人的位置也非常重要,比如在舞台上靠前还是靠后,在零点以前还是零点以后,这都成了学问。一般春节晚会的准备期是在4个月左右,前两个月是策划和准备期,进入第3个月以后,基本上导演、主创人员就开始围着条子转了,琢磨怎么把这些“条子演员”安排好,摆好这些演员也是衡量导演能力的一个重要方面。

除了场面铺排的越来越大和主持人与演员穿着越来越奢华以外,其他方面实在是缺乏与时俱进的精神,央视晚会总想编排一些老百姓喜闻乐见节目,但大多数的时候都事与愿违,晚会上的名星大腕们,他们已跃升为中国的有产阶层,与普通劳苦大众思想已没多少交流,即使他们具备炉火纯青的演技,但在表现上缺乏深刻的生活内涵,充其量是一种审美艺术的拼凑,这种拼凑是肤浅的,没有太多思索空间,他们总能出现在舞台上是因为他们具备雄厚的资格根基,总能将那些想涉入央视晚会的下层演艺人员排挤在大门之外,也就是他们根本不能代表普通人内心深处的喜怒哀乐,普通观众不领他们情,是理所当然的的事情。

春节晚会应该体现出中国人民对人生,社会及世界的体认和拥抱。它应该具有深刻的生活内涵,精神内涵,而不是奢华的晚会而已。

中国民谣说:处级以上贪官挨著枪毙有冤枉的,隔著枪毙必有漏网的。此语描述北京中央电视台应改为:从科级到副部级官员挨著处理没冤枉的,区别只是非法占有和挥霍的数字大小而已。
中央电视台是副部级机构,台长副部级,各中心主任厅局级,各部主任处级,制片人科级。
赵安曾忽悠全中国人,被捕入狱,被多家媒体披露:赵安涉嫌收受巨额贿赂和六辆汽车,被北京警方拘捕。

赵安曾有权,他是文艺部的人、财、物掌领人之一。文艺部全年的播出时间、播出内容是权的一部份。对于没有背景的制片人、记者和工作人员来说,这权还意味著有没有工作、干甚么工作;对艺术团体和从艺人士意味著能不能出镜、甚么时候出、出镜频率如何。当然,还有台内、广电总局、中宣部的人物在赵安以上,支配赵安。
知情的艺术人士说:电视台内,赵安在和他同职同权的人当中,不算贪心大的,电视台内,既愚蠢、又贪婪的官,大有人在。这就是赵安案被大事化小的秘密。

科级贪官中央电视台新闻评论部节目《东方之子》前制片人张光途于二○○一年六月三日被检察院被捕,传说一年后放出。
《东方之子》将镜头对准优秀儿女和杰出人物。他们或是为国家和民族做出了突出贡献,或是在人生道路上展现了非凡人格,或是对人生、对社会有独特理解和追求。
《东方之子》自一九九三年五月一日开播,二千多位“东方之子”。他们中有高层政要、学界名流、商界巨子,还有影响力巨大的艺术家、科学家、社会活动家等。 但是,中央电视台忘了介绍,已播出的“东方之子”人物,哪些已经被逮捕法办,哪些是出了巨资,才成为这个栏目里东方之子的。

在我们中国这样一个缺乏制度监督,官员缺乏职业操守的大环境里,各地官员报喜不报忧是极为普遍的事。由于新闻管制和语言障碍,中国连官带民,获取国际国内资讯的渠道十分有限,对电视新闻报道的事实、导向、教化相当依赖。此时,中央电视台具有的垄断性、独家性,不但愚民,也愚官。

中央电视台内存在严重的制度性腐败。中国改革开放今年三十年,中央电视台人事、财务管理制度停滞不前。现有服务于全台的工作人员数万人,身份有六种之多。中央电视台财务制度可谓给假报帐提供方便之最。独立制片人以上每月获取的收入除了工资、奖金、饭补、住房、医疗等待遇外,可支配的是数额巨大的节目经费。
实例:在中央电视台周播节目中,同类节目同等时长,有在册三十名编辑记者的、也有四十名的,还有仅雇请六名工作人员的。 假定这个节目每周播出一次,每次四十分钟节目,每年五十二次,全年经费为一百万元。制片人可交回财务科报帐的单据包括:餐馆发票、酒店住宿发票、食品发票、车船机票。在北京,很多餐馆、商店、酒店经营人都有给这些人提供发票的经历,至于公开购买发票,易如反掌。

中国中央电视台(简称中央电视台、中央台或央视;英语:China Central Television,CCTV),是拥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最大的电视广播网的国家电视台。中央电视台也是中国官方最重要的宣传力量之一。该电视台的《新闻联播》、《焦点访谈》、《开心辞典》、《幸运52》、《非常6+1》、《实话实说》等节目收视率在中国同类节目中排名前列。中央电视台的文艺节目《春节联欢晚会》、《同一首歌》也拥有较大影响力。中央电视台的广告收入在中国同行业排名第一。
现在的中央电视台大楼中央电视台目前的大楼位于北京海淀区军事博物馆附近,这坐大楼曾是北京十大建筑之一。目前中央电视台在北京东部CBD新建了一栋新大楼。但由于这栋建筑花费庞大(约50亿人民币)、造型过于奇特、有安全及交通隐患而备受争议。
在这座建筑的征地拆迁过程中,由于当地居民对规定的补偿不满意,曾在居民楼上挂出大量抗议条幅。亦有传言称,在拆迁过程中,拆迁公司“天鸿宝威”有严重的暴力行为。

中国国际电视总公司(China International Teveision Corporation)是央视于1984年投资组建的国有独资公司,是央视节目版权之全球销售代理及中国电视节目外销联合体(Chinese TV Program Export Association)之海外版权独家代理商,也是唯一经政府主管部门批准的从事境外卫星节目代理业务的公司,也是国内音像市场上最大的视频节目出版发行商。

中视传媒(上海证券交易所代码:600088),全称中视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旧名为无锡中视影视基地股份有限公司,是由无锡太湖影视城、北京荧屏出租汽车公司、北京中电高科技电视发展公司、北京未来广告公司、中国国际电视总公司等五家法人共同发起的上市公司。
中国电视剧制作中心成立于1983年10月18日,是央视所属的专门从事电视剧创作生产的单位。
央视国际网络有限公司是央视的全资公司,成立于2006年4月28日,是央视国际网络(CCTV.com)的运营单位。1996年12月,央视国际网络的前身《中央电视台国际互联网站》成立。2006年4月28日,央视国际网络全新改版,《央视网络电视》(ICCTV.cn)并入央视国际网络,统一域名为CCTV.com。
中央电视台2001年7月9日开播的讲座式栏目《百家讲坛》近几年获得高收视。然而,几位来到《百家讲坛》的知名学者,如刘心武、易中天、阎崇年、于丹等,均遭受极大争议。刘心武在其关于《红楼梦》系列讲座中,由于其论证目前尚无文字支持,而受到批评。易中天的讲座被有些人认为毫无新意,更被一些人戏称为“学术超男”。但是从另一方面来说,“学者明星化”起到了广泛的宣传作用,当《刘心武揭秘红楼梦》播出之后,引起了广泛的关注,掀起了新一轮的“红学热”。刺激了文化的发展。

2006年1月6日,中国福建省长乐市金峰镇商人李振勇委托福州市鼓楼区新华商标代理公司申请把“中央一套”注册为商标,涉及的商品包括子宫帽、避孕套、非化学避孕用具等十种商品。“中央一套”是“中国中央电视台第一套”的简称。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受理了这项申请案,申请号为5103953。新华商标代理公司表示,李振勇此举确实是想借着央视的名气打开自家商品的销路。2006年7月30日下午,《重庆商报》记者致电央视法规处询问此事,央视对此事“感到震惊”。

央视被指为了保住行业老大的面子与地位不惜通过行政手段,借广电总局的文件对某些强势地方卫星台进行批评甚至压制、缩少其发展空间;《梦想中国》即为一事例。其在报名时导致交通堵塞,李咏在主持时言语毒舌,赵姝退出《超级女声》杭州唱区,以及李宇春曾参加《梦想中国》等传闻,均伤害央视形象。

湖南省新闻网站《星辰在线》报道:2007年1月15日起,CCTV-8在每天22时整播出日剧《牡丹与玫瑰》。该剧于2004年1月在日本东海电视台首播,在台湾JET TV播出时的中文名称为《牡丹与蔷薇》;剧情描述姊姊“牡丹”因出生即被绑架,生活在优渥家庭的妹妹“玫瑰”从来不知姊姊的存在,一对亲姊妹从互不认识到衍生出姊妹同性恋等亲情伦理悲剧。一名观众在中国《新浪网》新闻中心评论称,这对姊妹一下互相恨之入骨,一会儿又爱得死去活来,是“暴力又变态的剧集”,是“小日本的垃圾变态文化”;但也有网友反驳,开放的社会应容忍各种观点。央视国际部相关负责人表示,《牡丹与玫瑰》在CCTV-8播出时的内容已比在日本播出时删减了十分之一;至于引发争议的姊妹同性恋剧情是否作过处理,他表示需要观众自己评断。

中央电视台在2007年2月3日被网友发现将2006体坛十大风云人物选举的网上投票的票数作出修改,通过增加原本排第二和第三的丁俊辉和许昱华的票数,使原本得票最高的电子竞技选手的排名跌至第三。事件引起网友,特别是爱好电子竞技的网友们的不满。然而这件事情,CCTV亦有其合理之处。因为原本第一的人的票数绝大多是靠恶意刷票取得的。

此事在被网友发现并留下目击证据,之后消息在网络上迅速传开引发激烈声讨。作为中国一贯以公正权威自我标榜的最大官方电视台,其公信力已受到严重损害。但仍凭借其政治上的垄断优势地位,对其他主要媒体封锁和压制使该事件未能在社会上掀起任何实质性的波澜,只有部分的地方性报纸有所消息。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评选结果揭晓后部分政府高官在出席颁奖会上赞扬其过程是“公正透明有效”的。目前CCTV仍然未对其行为做出任何解释。

2008年1月1日,新版《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施行之后,年资满10年的员工将被强制成为“永久员工”,资方不得任意解雇这些永久员工。为了避免年资满10年的员工成为永久员工,2007年6月底起,央视遣退1800名编制外员工,而且未给予任何离职补偿。洪姓编导人员与范姓编导人员不服,向法院申诉。2007年10月24日,两人与央视达成协议,两人各自获得补偿金(约合新台币40多万元)。

2007年7月,CCTV-12一期题为《揭秘传销》的专题片中,介绍了一位女大学生因参加传销而跳火车丧命,并播出了死者生前的三幅照片。尽管做了马赛克处理,但还是有众多网友看出所谓死者“生前照片”竟是网络红人Ayawawa的生活照。 Ayawawa得知此事后,连夜在博客上澄清此事,并发表央视专题片的截图与自己生活照的原图对比,称:“大家多看看照片,为我缅怀一下,如果有追悼会记得通知我哦。”
与Ayawawa的自嘲态度相比,网友们统一将矛头指向了央视,不少网友反应激烈。事后央视低调回应,称此事为临时工工作疏忽所致。央视的公信力再次降低。

CCTV-5计划于2008年1月起至9月中旬改名为“奥运频道”,于改名仪式上发生意外。张斌之妻胡紫薇冲上台揭发张斌婚外情后,愤然离去。
话说两个农民,因为毛主席没空顾他们,为了那泡屎,最终争打起来,滚做一团,一个鼻青脸肿,一个龇牙咧嘴,当然,都给屎糊了一身,难看是难看一点,但到是忘记毛主席,回到原生态,个人认为值得赞扬。
革命时期,一个小孩在路边拉了一泡屎,农民张三李四看到了,都想弄回家施到自家的自留地里,两人就抢了起来,抢就抢吧,一面抢还一面吵,张三说了:毛主席说的,要斗私批修,这肥你不能拿。李四大喊,毛主席说了,敌人都是纸老虎,你来啊,我不怕你。一耆英听了便叹到,抢泡屎而已,犯得着惊动毛主席吗?

张斌是屎还是魔鬼有待考察,但紫薇小姐心里想着家里的自留地是无可置疑,可她偏偏在百忙之中还牵挂着国家兴衰,正义凛然的说出“中国在没有输出价值观之前,是不会成为大国”把中国人吓得一愣一愣的,不知道那法国外交部长想到自己还有这样的功能没有。
紫薇同志就和好多人一样这样,心里想着啥,就偏不说,说了,就一定上升高度,升华主题,好像不这样说,就会憋死。
张斌有外遇,中国就没法成大国,这顶帽子倒不小,如果说中国没成为大国,紫薇小姐三年前做第三者的时候,就已经抹杀中国的大国机会一次了,可是,紫薇小姐好像失忆一般,或者,道德这个紧箍咒,从来都不是留着自己用的,是留着收拾别人的时候用的,道德被祭出来的时候,从来不是本意为道德,只为砸得别人肝脑涂地。

中央电视台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电视台,在中国大陆具有无可取代的优势。大陆及其它华人地区常有人指责,中央电视台依靠垄断地位来进行不正当竞争。由于中央电视台在中国有着巨大的影响力,所以各地方电视台的工作人员包括主持人都把以到中央电视台工作为最终的奋斗目标,甚至放弃“铁饭碗”工作而到中央电视台当临时工,也有部分优秀者由于工作出色而成为中央电视台的正式职工;这其中就包括王小丫、朱军等人。

2007年,扩建时,强迫周围居民拆迁。政府拆迁补偿每平方米不过6500元,周围的二手房价却超过每平方米1万元。如果,每户居民住房平均60平方米,如此拆迁一次,原居民每户等于损失至少20多万元。为了对付民众抗议,地方当局先是雇用流氓打手对不愿意拆迁的居民进行威胁、恐吓、打砸,对于坚持抗议到最后的居民,用专政手段,出动警察与城管人员,将他们强行赶出,把他们的家具扔到街上,他们的房屋强行拆毁。
有人指出,中央电视台利用其在大陆传媒业的巨大垄断地位,假借“占领舆论阵地”,大肆牟取私利。其每年的广告收入达上百亿人民币,而作为“事业单位”,却可以堂而皇之不纳税,其财务状况一直缺乏监管。其正式员工收入往往达上百万(此说法完全是谣言),这还不计入其它灰色收入部分。其中收入最高者月薪近30万。据我所知,连同一首歌的员工头几年都已经在北京弄了6套房,你说得多少钱?

还没下课!

写于2008年2月8日,德国班贝克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