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盛友文集

创业,阅读,思考,写作
个人资料
谢盛友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当我35岁的时候

(2008-02-23 08:08:48) 下一个


当我35岁的时候

作者:谢盛友

都是上个世纪的陈年老酒,往事不堪回首。写过“龙在天涯”一文,尽管我们中国人旅居海外几十年,丑陋恶习永不改,包括谢盛友在内,好像柏杨写的“丑陋的中国人”是写给别的中国人阅读的,不是给我自己读的。我们当中有些人自以为自己已经全盘西化了,西装笔挺,出门就“怎么是你”(How are you?),“怎么老是你”(How old are you?),进门则“好赌又赌?”好赌又赌!(How do you do?),其实只是“半盘西化”,开再高级的跑车,你毕竟还是中国人。

日子一久,我甚至怀疑,我们中国人不读书,是否真的跟好赌有关。怕读书,怕越赌越输。不然,怎么国际图书协会每年公布的读书购书状况,我们中国大陆总是排名第一百名以后,富有的台湾、香港、新加坡也不怎滴。每年的第一名第二名总是由德国日本轮流坐庄。难怪德国日本在自然资源这么贫乏的情况下,也能成为世界经济强国。原来,人家读书长脑。脑大就会闹大,事情一闹大就强大。

谢盛友只怪别人不读书,其实自己是名副其实的不读书的人。到德国来留学,名副其实地留而不学。1992年以前,天天打工,白天工厂,晚上餐馆。打到我天昏地暗,打到我浑身发昏。当年立下雄心壮志:存足20万马克,班师回朝,与在香港的大学同学相约,到珠江三角洲合资开工厂,卖中国石磨蓝。现在20年过去,自己仍然凉拌德国。自我没有履行承诺,想来惭愧。
35岁那年,成天打工、不读书的我接到大学的警告:再不考试就开出学籍。这回还真的有点心慌。慌得一学期读12门课、考12门试,拿到28学分。这事一直埋在心底,本来想继续冰冻,等到将来退休,带孙子学语法时,好跟孙子吹牛一番:想当年,你爷爷,……

只是报名考试的时候,考试局局长说,你不能这样!我学魂断蓝桥:不能怎样?局长说,你不能这样考试。我反驳,你们当官的,到底要我读书还是要我赌输?警告我让我回校读书,是你,现在让我赌输,也是你。你到底要我新闻考试还是要我北京烤鸭?
我不读书,晚上在餐馆当跑堂,那考试局长经常来吃饭,聊天成为朋友。那天在报名考试时,局长犟嘴不过我,说校长找他有事,让我第二天再来,临走时给我眼色,我意会心领。第二天局长不在,办事员让我参加考试报名。

我想,西方其他法治国家情况大致应该与德国一样。法律(德文:Gesetz)最高,条例(德文:Verordnung)其次,指示(德文:Hinweis)第三,暗文(德文:Geheimpapier)垫底。法律和条例已经具备完全法律的效力,非执行不可。指示或暗文,执行者就有很大的空间。命令我回去读书的是巴伐利亚高校考试条例,阻挡我报名考试的是教授协议(暗文),背砖教授担心学生乱来,选课太多,不认真读书不认真考试,以防堵像我这样的混饭学生。局长因为是局长,他要遵守法治,履行暗文,不然就是渎职。因为是暗文,办事员就有空间,她可以挣一只眼闭一只眼,有时可以网开一面。

35岁的时候,我还真的达到了目标,积蓄了20万马克,没有回去卖石磨蓝,也幸亏没到珠江三角洲,不然被拍摄成“中国石磨蓝”,那是出卖良心(参见:彻底“消灭”农民工),还好,留在德国晒文字、晒良心。35岁时我曾为海归做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后来还是留在德国当海龟。

万钢回去了,再次心动、甚至手动。动手打包行装,同济百年校庆,同济人看热闹,我非同济人看门道。感谢施罗德只罗德,不啰嗦,他那句:万钢是我的老朋友,他尽管在中国当部长,在德国“阴沟城”(Ingelstadt)还有自己的房子。

我立刻命令妻子关闭电视:“关机,开枪(箱),将行装再往橱里倒装!”。
妻子埋怨我,你怎么这样会折腾?谁折腾你,我不折腾你,你自己的人生折腾你!
上楼,开机! 开脑! 电邮基金会,速停出售房屋,电话报社广告部:撤销明天的售房广告。不然,我这德国海龟今天真的名副其实的寄人篱下。

写于 2008年2月23日,德国班贝克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谢盛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160507的评论:

有道理!
160507 回复 悄悄话 回国仅仅7年就能当部长的人,可见还是很能适应国内的文化环境的.可不见得每个人都能适应呀.
谢盛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穆紫荆的评论:

文化换环境.
穆紫荆 回复 悄悄话 一路学拚原为谁?留取丹青照汗心。
谢盛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娓娓的评论:

海归,海龟, 文化换环境.
娓娓 回复 悄悄话 呵呵,不知为何,自从出来就没有想过再回去久居,也许因为父母都去了吧?想家乡但却不再意味着可以再回到那里居住。
你是高产作家呀,天天都有新文章,快笔!羡慕。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