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盛友文集

创业,阅读,思考,写作
个人资料
谢盛友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98久发(图)

(2008-02-18 09:51:23) 下一个



98久发(图)

作者:谢盛友

上回88列车是哭给儿子听的,这回98久发是闹给老婆看的。我这人怎么搞的,进入2008,又哭又闹,五十知天命了,谁当你三岁小孩呢?!

1993年在班贝克大学读完新闻学硕士,雄心勃勃到爱尔兰根大学读法律。因为是第二学位,只要在民法、公法、刑法拿到学分,就可以开始写博士论文。导师定好了,题目定好了,想写东西,那题目还真的是个东西,德国的东西。东德西德1972年签的基础条约,一东一西签的条约:双方都是德国,统一是德国最终使命。为什么要研究这东西,当年太冲动、太愤青,而且我们“中国人不打中国人”风凉话总是挥之不去。德国人还真的不打德国人,而且是东西签约,我们中国人不打中国人,只是单方面保证。所以,我觉得不对劲,因此,很想研究东西。
1993 年底与郝柏村座谈,问他这题目好不好,“好!”“您当然郝!还柏村呢!”学分拿到了,而我自己没钱生活了,我一个人还好办,但是还有老婆小孩呢,怎么办?东西先凉拌。我们谢家先找饭吃。找谁给饭吃?当然是找自己给自己饭吃。老爸老妈从小这么教育。

到爱尔兰根读书时,每天带自己的面包和热开水,中午休息时在大学校园里闲逛,在外面马路上闲逛,看到那些鬼佬学生与我一样可怜,啃冷面包。灵机一动,对!开中国快餐店!“伟大正确”说过,按既定方针办!

找饭,先得找个位置,找个店面。一个婴儿用品商店关门,老板问我要不要。哪有不要的道理,找饭吃的人,哪有什么不要的。那阵子老婆在台湾参观访问,不在家,幸亏! 不然,那店面合同肯定被胆小鬼老婆找出一百个理由推掉。我死猪不怕烫,胆大包天。七弄八弄,星期二开张,生意火红得不知道怎么找形容词形容,那些大中小学生成百成千地排队等着买我炒面。废话实说,那是骗鬼佬的西化中式炒面,你到我快餐店来,我会给你炒正宗中国面,还有扬州炒饭。那些大中小学生也怪,不管炎热夏日还是飘雪冬天,天天来排队买炒面,有时长龙在冰天雪地里,拿着雨伞撑着排队,看到那风景线,可不壮观! 让我感动无限。炒面炒得我天昏地暗。连未满九岁的儿子也说,我们快餐店生意很好嘛!

这回不是暗夜独白,是暗夜对白。我们这六代半尽管离书本和知识太远,但是,只是远近的问题,度的问题,远归远,我们书毕竟读了一些。“读书无用论”在东发酵,不能在西翻版。老婆说,你回去读完博士吧,我做快餐店。拉倒吧,我高考数学12分,你5分,那么多钱你算得过来吗?“五”在广东人眼里是什么意思,是“没有”。你别把我快餐店弄没了,你老老实实在大学里教你的汉语,不是误人子弟,而是误鬼子弟,我管不着,别来忽悠、别来掺糊我店炒面。不过我答应老婆,承诺自己的兄弟姐妹,等我歇下来,一定要写完那东西,不然我自己就不是一个东西!

炒面炒得越多,卖得越多,体不累心越累。这回自己暗夜梦游,又是灵机一动,对! 出版月刊,不然那么多德国公法、民法、刑法,怎么地公?如何民权?谁刑谁?总得给华人同胞交待那点不忍的心,按自己微薄的能力做一点事。今年鼠年,自己数一数,德国六家大电视台,没有一家没来拍过我,德国六家大日报,没有一家没来采访过我, 图个六六顺,也好! 开心!

上回一位退休老教授从丹麦边界老远老远赶来我快餐店,说他们夫妇在电视里看到我,一进店门,就问:“您就是那个白天炒面,晚上写诗的?”
“哦,老教授,盛友无限感动!哦,您是我的粉丝,我给您炒正宗中国粉丝!”
……

德国人觉得我谢盛友不但笨,而且怪,读书无用,开餐馆混饭吃。就这么简单。德国人更不明白,炒面就炒面,为什么要坐老远的火车来德国炒面,办报就办报,为什么要老远老远坐火车来德国办报。德国记者可以在那里忽悠德国读者,我管不着。现在先炒面。
这就是我的血汗1998 。

小小的一点点的创业感悟在此胡闹,让你见笑,让我开心!
任何夫妻企业,老公管理,老婆管钱。
好的工人不常换老板,好的老板不常换工人。做老板的笨些,做工人的傻些,什么都好办。“和气生财”不但挂在墙上,更多的是挂在嘴上,更重要的是挂在心里。
办报,客观及时,如今网络时代,老掉牙功夫全废,唯一救命就是:含金。

1998 不但有我的血汗,还有亚洲金融风暴,更令我难忘的是华人同胞的血泪。时,我已经从全德学联主席的位置退了下来,但是,我良心没退。
同是天涯沦落人。1998,作为发起和组织的主要成员之一,我与德国侨学界一起抗议印尼虐华暴行活动。“起来,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这是德国侨学界抗议印尼暴徒临时小组在《告全球华人书》中的第一句口号。
1998年5月中旬印尼暴乱以来,印尼华裔惨遭抢劫掠夺,华人妇女在光天化日之下被印尼暴徒强奸, 消息传到德国, 旅德华人义愤填膺, 8月24日下午, 五百多名旅德华人, 不分政治背景, 不管来自何方, 聚集于印尼驻德大使馆门前, 强烈抗议印尼暴徒残害华人的伤天害理的暴行。
来自印尼的一位姓陈的华侨含着眼泪、用不太流利的国语对大家说: “感谢大家对印尼华裔同胞的关怀, 我们生活在印尼好像一个没爹没娘的孤儿, 今天在你们的跟前,我感觉到一种温暖。…… ”
我的活动总结发言说道:“中国是印尼华裔的祖国, 国籍改变不了中华的血肉。我们参加示威者强烈要求海峡两岸政府向印尼政府施加压力, 迫使其立即惩罚排华暴徒。…… ”

这就是我非常非常难忘的1998。

炒面加胃寒 写于2008年2月18日, 德国班贝克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谢盛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穆紫荆的评论:

胃寒感谢阅读!
穆紫荆 回复 悄悄话 乱世出英雄。
围观生活 回复 悄悄话 谢兄真是经历不凡,精力旺盛,侠肝义胆,文笔了得,我很是佩服。
在忙碌的生意之余,在文字上还能这样高产,太牛了.
藤蝉 回复 悄悄话 盛友兄,你真不简单,佩服你的睿智和胆量!路是人走出来的,愿你的人生之路更加宽广,更加多彩,更加辉煌!有机会一定去品尝你的正宗炒面!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