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盛友文集

创业,阅读,思考,写作
个人资料
谢盛友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谁玩了卡夫卡?(图)

(2008-02-16 09:14:48) 下一个




谁玩了卡夫卡?(图)

作者:谢盛友

“真的假的”教授评论于:2008-02-15 19:26:15:
1、卡夫卡不是拿来玩的。
2、罗列卡夫卡的作品不表示你知道得多。
3、欣赏他,懂他的人是不会在这种地方谈论他的。
鉴于这三点,我真的不理解你为什么要写这篇垃圾。卡夫卡从来也没有,也一定羞于靠他的文字糊口。或许你们靠文字吃饭的人真的越来越可怜了。

真假教授的评论非常到位, “卡夫卡不是拿来玩的” 。我立刻回复。
回复真的假的?的评论:
玩卡夫卡的,都是垃圾,人类太多的垃圾。
 
好像很耳熟,“伟大正确”教育成功。想起二十八年前写过一小文“中国教育的失败”,谁是臭老九? 农民老大粗不识字,不会写文章骂臭老九,还不是臭老九骂臭老九。教育人自己骂自己,难道不是教育失败?好一个精英憤子,多读几本书,就想到中南海当国师,文学城不配卡夫卡! 听了心寒 !

“欣赏他,懂他的人是不会在这种地方谈论他的。”感谢真假教授的指点,实话实说,欣赏卡夫卡的人,应该是读他,而不是玩他。

我过去、现在、将来仍然一致的观点,想当作家就得先当翻译家,至少读懂别人的原文原著。我幸运,读大学的时候,中国人中只有玩卡夫卡的,还没有一个翻译家敢玩变形记。我第一次知道,玩德语文学的就是我们的老中老东郭先生。《浮士德》的翻译者有:郭沫若,周学普,顾寿昌,梁宗岱,绿原,杨武能,董问樵,钱春绮等,十余个译本。东郭先生的《浮士德》怎么翻译过来的,从日本人那里翻译过来的,日本人又是从英文翻译过来。玩的够开心了吧!

至少我认为,好作品是用来读的,不是被玩的。想有好作品,至少必须具备双文化螺旋。作家就是独立、就是创立,至少要懂两种语言,学习语言就会强迫思考。思考到底是什么。自己用什么语言思考?比如,我们中国人本来没有宗教,宗教这概念是外面来的,每一个概念,每一个词都有很长的历史,有的是从希腊语来的,有的是从拉丁语来的,或者从别的地方来的,但是一个有深度的作家,一部有深度的著作,就要意识和体现历史意义,作家每用一个词就要懂其历史背景。没有深度就没有价值,没有价值就是玩。

说垃圾,卡夫卡认为他自己的作品是垃圾,遗嘱朋友燃烧掉。朋友违背他,不然我们今天还真的读不到。卡夫卡在很多很多作品里寓言西方工业的弊病,再说垃圾,上个世纪德法为了储藏核废料垃圾,德国人想运往法国边界内,法国人想运往德国边界内,历史上德法本来大冤家,打得头破血流。如今为了核废料垃圾,德国绿党与法国绿党打,法国警察与德国警察打。……
可惜卡夫卡不在场。

卡夫卡的小说《城堡》描写 K 冒充土地测量员,企图让政府批准他在城堡附近的村子安家落户,经过种种努力,他终于无法进入城堡的经历,叙述了 K 与弗丽达的情感线索。
K 是一个外乡人,企图找一个过夜的地方。弗丽达则是酒吧的女招待,K 很快发现弗丽达不是普通的酒吧女郎,她可以用鞭子抽打一群汉子,这些男人是当地长官克拉姆的随从,弗丽达是从一个看牛栏的女孩子,爬到酒吧间的这个位子的。尤其与众不同的是,她还是长官克拉姆的情妇,K 在弗丽达的指点下,从门上的一个小孔“看见”了克拉姆的尊容,而且弗丽达“特批”他愿意看多久便可以看多久。K和弗的爱情从一开始关系便是不一般的,他们作爱居然是躺在长官克拉姆的房门前“积着残酒的坑坑洼洼和扔在地板上的垃圾中间”。

国内卡夫卡玩家怎么玩卡夫卡的《城堡》?就像李安玩张爱玲,张爱玲本来只有一句话,被李安玩出那么多床上戏。床上戏往往是作为“卖点”出彩,卡夫卡的性别立场根本是在批判专制下的男权文化。玩家一再误读卡夫卡。

二十多年读卡夫卡的《城堡》原文原著,只有一点体会,今天提出与读者分享:再严密的专制、再严密的权力,再严密的城堡,也有门,做人要光明正大地、大大方方地从门进出,而不是巴结权力。

谁玩了卡夫卡?

写于2008年2月16 日,德国班贝克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