蟹爪莲

人生在世,以城相待足矣。 我对人生充满希望,但随遇而安
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正文

李南央“ 我有这样一个继母” (26)

(2020-05-02 11:32:18) 下一个

202053 第二十六期(父女终未见面)

朋友们好,我是李南央,现在是北京时间202053日,是我连播《我有这样一个继母》的第二十六期。这一期开始新的一章《父女终未见面》。

 

父女终未见面

我家三个孩子,我哥比我大四岁,我比我妹大八岁。父亲说,是听了苏联专家的意见才要了第三个孩子。妹妹小名么么,父母离婚时只有三岁,同父亲非常亲,不像已经长大的我和哥哥与父亲有了隔阂。常常自己跑到前边的8号楼,去找单身住在那里的父亲玩儿。父亲最喜爱、最惦念的自然是么么。

很多、很多的人问过我:你妹妹为什么不去看你爸爸?很多、很多的人责备我:你为什么不帮你爸爸见到他日夜思念的小女儿?

201811月,我守在父亲病床边最后的日子里,一天,主管医生对我说:要是有什么李老想见的人,应该通知他们来了。听说李老还有个小女儿,李老很思念她。

我想,不是父亲自己念叨、就是张玉珍说过,否则医生怎么会知道,不对张玉珍而是对我说这话。我以沉默回答了这位比我女儿还年轻的医生。

为了促成父亲见到么么,我的大表姐曾经非常地努力过。我不想用我现在的笔去写那永远遗憾的缘由,仅将留存的我同大表姐的来往电邮录在这里。

小妹你好!

书已收到了。迟复为欠!这么大的工作量!真是辛苦你和悌忠了!谢谢你!也谢谢陈朴(请代为致谢)。

珠珠来电话:她们夫妇去北京看舅舅,舅舅很高兴,精神虽比以前差点,但还不错,从下午3点一直到晚上8点珠珠她们才离开。舅舅对珠珠说:么么一直没有来看他。舅舅这句话使我们感到老人心中的痛与遗憾。我们多么希望舅舅高兴,多么希望么么去看爸爸,这是人之长情啊!何况现在已经没有了障碍,舅舅已是91的老人了,还待何时?!小妹你和么么有联系吗?你能作么么的工作吗?我们(我和珠珠)从未见过么么,也不了解,不知我们能否做点什么?!

                                         大妹

2008.10.19

大妹:

我爸和么么见面的最大障碍在张阿姨。那次半夜张阿姨跪在地上和我爸大闹,就是因为爸爸提起么么,她说:我们一家人对你这么好,你怎么就是忘不了你的女儿!

三月份爸爸在医院又提到么么,我说,其实事情很简单,你只要能做好张阿姨的工作,争得她同意,你们让满起开了车去就是了。爸爸即说:那就算了。

我在张阿姨那里是:你们家最厉害的就是小妹,比范元甄还坏。此事我不能管,万一张阿姨为此再闹,爸爸的心脏已无法承受。再说么么和我也有十多年不来往,我妈去世后,她去看了我的大姨。我跟大姨说:下次么么再来,你告诉她我永远是她的姐姐,有了困难我一定会帮助的。大姨说:你就别想了,你找了李锐,她把你恨死了。

我家的事我没有办法,我只求还能进22号楼的门,能为我爸做点事情,别的我无能为力。你们谁若愿管,可以自己直接和张阿姨谈,她对我哥印象不错,我哥是知道么么的联系方式的。

小妹

2008.10.19

小妹你好!

来信收到。舅妈一家人对舅舅好舅舅和自己的骨肉相认这是两个概念,她怎么能混在一块?!对于舅舅来说,两者都需要。我知道了,我会看着办的。但是,么么本人的态度是怎样的?她想见爸爸吗?你估计呢?!她那么恨你,肯怕够呛,我真是不理解!不理解!!天底下哪有不愿认父亲的人?!何况已是历经沧桑的老父亲啊!我很难过,替舅舅难过。小妹你自己好好保重吧。问候你们全家!

大妹

2008.10.20

大妹:

我和悌忠8月份去加拿大我的表弟家呆了一个星期,他是我大舅的二儿子。么么和他一直都有联系。我妈去世后,么么曾给他信,说知道他一直与我有联系,若还继续保持和我的关系,就和他断交了。我的表弟觉得无法和她沟通,就没有再给她回信。但是我表弟说,么么并没有说一定不去见爸爸,只是说:他官当大了,我不会奴颜卑膝去高攀。因此我想,只要爸爸主动与么么联系,她是会认的。但是我爸知道张阿姨不会同意的,所以他一直在等么么自己上门。因此这是个死结。而且张阿姨为什么一直不喜欢我,是因为她知道我在爸爸心中的分量;而她一直表现得总是夸我哥哥好,是因为她知道我爸并不很喜欢我哥哥。我爸最喜欢的是么么,因此张阿姨会怎样对么么是可想而知的事情。我们和我表弟探讨了由他出面劝解么么去看爸爸的问题,但是他说:你爸心脏已经很不健康,无论是么么真去看他对他的刺激,还是张阿姨为此而闹对他的刺激,心脏是否能够承受得住,是个太大的未知数,我不敢担待如此的责任。

你是学医的,就按你说的,你看着办吧。但是有一点你一定要注意,无论你和张阿姨如何谈,一定不要说跟我商量过,或听我说过什么么么的态度,否则我更无法进22号楼了!切记!切记!!我能够维持到今天这个状态,是多少赔礼道歉,对莫须有的指责的赔礼道歉换来的。盼你千万留意!!!要不是为了爸爸,以我的个性,我是不会如此自取其辱的。

悌忠谢谢你的问候。

小妹

2008.10.20

小妹你好!

来信收到,我知道了。我绝不会在舅妈面前提你如何如何。凡不利你们团结的话和事,我决不会说和做的,这点你放心,以前是这样,以后也是这样。我多么希望你们能和睦相处,一切为了舅舅。我知道你也不容易!

么么的这个态度还是有希望,只是要给她一个台阶。苗苗和么么谈呢?会有效果吗?我或珠珠找么么谈会不会太冒昧?还有我和舅妈谈,如果她对我说的表示理解,但会不会又去和舅舅发脾气?!舅舅是很坚强和十分理智的人,如果事先做好各种工作,有心理准备,我想舅舅和么么见面问题不会太大。如果夹在么么与舅妈之间,而且是大吵大闹的话,那就难说了。因为动机和效果要统一,所以我考虑得比较多。

大妹

2008.10.21

大妹:

我知道我哥对爸爸和么么的见面不热心。我哥是我妈一手带大的,文革中又从东北农村调到她的干校,一直和她在一起,我不想多说,还是你自己和他接触吧,这样你会对他有自己的了解。你若能和么么接触也是好事,有助于你直接感受一下我妈妈把她教育成一个什么样的人,以及她和我爸见面是利大还是弊大。至于张阿姨会如何,我不抱希望。但这也只是我自己的看法。只是觉得如果你想谈,最好和我爸及张阿姨一起谈,这样张阿姨不会认为是我爸让你和她谈的,知道这只是你的想法,不是和我爸商量的结果,也多少可以看到张阿姨在你走后会对我爸如何的一些迹象。反正这事你若想管,还是事先考虑全面些。我们家这些年的状况,你毕竟不了解。

小妹

2008.10.21

小妹你好!

我的目的只是为了舅舅好,想让舅舅实现他想见么么的愿望。但你们家的情况确实很不一般!苗苗肯怕不会热呼(也真不应该啊!!)但我还是想和他谈谈。么么是否象她妈妈一样不可理喻?加之还有舅妈。如果让舅舅夹在两者之间为难、生气、痛苦。那恐怕动机效果就不是一回事了。因为我确实不了解你们家的具体情况,所以才和你商量,你有不便出面的难处,我作为外人是否有可以帮得上的地方?如何做才能有效果?(即对舅舅好) 你说要当两人的面谈有一定道理,我会注意的。但除当两人的面谈外,恐怕还得再单独谈。总之这事难办,但为了舅舅的愿望,我真的想努力。都是对舅舅的,确实要考虑。

                                       大妹

2008.10.23

大妹:

我理解你的良好愿望。

其实最希望我爸和么么见面的应该是我,因为自1994年至我妈去世,我再也没能见到她,我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永远无法排遣的遗憾。但是这事确实不能由我出面。爸爸自己,还有他的几个老朋友都告诉过我张阿姨对他们讲的有关我的话(不是我们这一辈的人,都是八十以上的老人),因此张阿姨只能是对更多的人,而不是更少的人说过我(会有一些人听了,不愿意告诉我)。从她这种抑制不住,到处去说的做法,可以想见对我的恶感到了何种程度。

你真地如此想努力,我想最好是1、和我哥哥谈。2、和么么谈。3、和我爸、张阿姨一起谈。至于是否和张阿姨单独谈?我妈去世也快一年了,张阿姨和我爸朝夕相处,应该是所有人中知道我爸对么么的思念的。不要说真是像亲人一样地关爱我爸(像你和朱珠的态度),作为一个正常的、善良的人,她和我哥关系不错,早就应该通过我哥联系么么了。这个道理多简单!我爸和她生活了三十年都无法改变她,你觉得你可以做到吗?

这样谈过之后,我想你会多少对我们这个家有个感性的认识,得出该如何的结论。

小妹

2008.10.23

 小妹你好!

除了你说的123外,我还想分别和舅舅、舅妈谈。主要是想知道舅舅、舅妈的真实想法,想知道舅舅是否愿意我这样做?(你还记得上次我妈妈说的话吗?结果惹出多大的麻烦。)因为我的目的就是为了舅舅好。还有,苗苗和么么的关系怎样?我去找么么是单独去好?还是苗苗带我去好?总之方方面面都得考虑好,目的就是为了达到效果

                                                            大妹

2008.10.25

大妹:

你的问题都得你自己和我哥和么么接触后才有答案。

其实,我爸和张阿姨的阅历都在我们之上,你真地觉得他们自己没有能力处理和么么的关系,需要别人帮忙吗?我哥和他们的关系比和我近得多,我妈一去世,他就告诉张阿姨了,可是他一直没有告诉我。因此我想爸爸与么么如何能见面,我是最没有发言权的。你还是直接和他们谈吧。希望你的效果会好!

小妹

2008.10.28

小妹你好!

你们全家的贺年卡早已收到,谢谢你们的关心。的确,今年的年不同以往心情沉重,这也是我迟迟没有回复的原因。但你们放心,我们会好好过的。早几天是我爸爸的百周岁,我们一块去上了坟。

11月底我去了北京看舅舅和我叔叔。舅舅的身体与精神虽然比以往差点,但还算不错的,生活很有规律,舅妈照顾得无微不至,我看他们谁也离不开谁。到了北京后我感觉么么的事应该顺其自然,都是成年人,而且是为人母的人,我们不必插手。舅舅家的平江阿姨因儿子车祸回家了,现在是小李(在我们家做过的)在做,希望能做好,一直做下去。

春节即将到来,祝你们全家快乐!健康!万事如意!

                                  大妹

2009.1.7

大妹:你好!

谢谢你的来信。原以为小李去大胖子哥哥家做的,现在到了爸爸那里真是再好不过。

么么的事我想你最后的感觉是对的。

听爸爸在电话中说二妹刚从英国回来,还很高兴地说王彦结婚了。

祝你们全家春节快乐!

小妹

2009.1.7

父亲去世后,张玉珍喜爱的我的哥哥范苗和将父亲和我恨之入骨的我的妹妹范茂,先后加入了张玉珍起诉我和第三人胡佛研究所的原告行列。为了争夺母亲的房产,本已打得形同陌路的范茂、范苗,又变成好得穿一条裤子,联手在东城区法院另起一案,将我和第三人斯坦福大学和胡佛研究所告上法庭。

至此书收笔之时,西城区法院将范茂和范苗在东城区法院起诉的争议标打包判给了张玉珍,随后东城区法院又将张玉珍胜诉的那个大包中的一部份判给了范茂和范苗。我很好奇,这两个人会不会对西城区法院的判决提起上诉?或者再立个案子起诉张玉珍呢?人怎么可以活得如此地寡廉鲜耻!如此地寡廉鲜耻怎么还可以炫耀自己是李锐的儿子和女儿?!

 

《父女终未见面》这一章就唸完了。还有些时间,我想将刚刚发出的“‘李南央状告海关跟进报道70”,摘要地读一下。

在我决定写跟进报道之前,有关这个案子的文章是一封我致北京市第三中级法院的公开信及一篇附文“‘李南央状告海关案是一块试金石,发于20145月号香港《争鸣》杂志——整整6年之前。发到第40跟进时,《争鸣》停刊了;写到第56篇时,父亲李锐走了,那一篇的副标题是父亲走了,我还活着……”;直到第60篇,国内局势更趋恶化,我的委托律师不能再替我将跟进快递给此案的审判长贾志刚;我拒绝住笔。

前不久,看到网上流传的一篇丁东先生撰写的《犟人李南央》,他说我:执着地诉讼,持续数年,每月一呼……”我为什么这么呢?我在2014430日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李南央签具的致三中院公开信的前言中说得再清楚不过了:

我希望这件事无论结果如何,能够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框架下,在现行行政诉讼法的规定下,走完法律程序。

法律程序一天不完,我一天不会放下手中的笔。

我在公开信的附文中还说:

李锐如今已是共产党内硕果仅存、廖若晨星的元老。他的这本书是回顾自己跟随共产党一生的所思、所想和对共产党所犯错误根源和教训的沉痛分析,其愿望是希望党能纠正错误,不要再欺人且自欺地死抱住伟光正不放,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框架下主持一个为人民服务的政府,建立起一个国强民富的公民社会。

……

很多老一代共产党人,如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和我的父亲李锐,他们在党内奋斗一生所要建立的并不是一个由一党专治的政权,而是一个由自己的党主持,服务于人民的政府。将军队还给国家,将现行宪法赋予中国公民的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笔杆子,还给人民,放弃保卫党的红色江山的意志,转换为全力维护人民权益的理念,党的事放在在国家宪法的框架下办,难办的国事按法律程序靠众人的力量推动,这才是根治腐败、拯救生态、聚集民心、走出险境、复兴中华的治本之策。

可悲的是,在我写出这篇文章的六年之后,中国共产党确确实实在引领着国家继续向深渊一路跌落下去;不对,是引领着中国人民向覆灭一路狂奔。

前不久出了个方方日记在海外出版的消息,广大人民群众居然疯狂地撕咬起方方。方方的日记我没看多少,方方的作品我一篇也没有读过,但是方方出书,根本同她所写内容毫无关联。写书、怎么写,写了又到哪里出,压根儿就是方方的自由。更何况方方是个体制内的准官员,她原本是想在国内出的,不过人民群众一声吼,把所有愿意出版此书的出版社吓得噤若寒蝉,望而却步。

这个党把这个国家的一些人民教育成了恶狼,撕咬自己的公民;这个党把媒体豢养成疯狗,满世界狂吠,喷出美国国务卿彭佩奥是人类公敌这样的嚣张。

父亲李锐在《李锐口述往事》中说:

延安整风后,共产党的建党方针更加明确:党要纯洁——组织要纯洁、思想要纯洁,这个教训太厉害。我们一直没有认真总结过去的历史,如果我们不从观念上根本改变延安整风后形成的:党总是绝对的正确,党必须领导一切,毛泽东和共产党是永远光荣、伟大的这个荒唐的观念,这个问题不解决,什么与时俱进、科学发展观、和谐社会、以人为本,都无从谈起。

含有这样文字的书,中国共产党当然不能让国民看到。而我,一介草民,能做到的就是为了这样的文字的自由传播,绝不停下我抗争的脚步!

 

好,今天的节目就到这儿。谢谢收听。恳切地希望继续收到听友们的反馈。咱们下周末再见。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bjszh 回复 悄悄话 “……放弃保卫党的“红色江山”的意志,转换为全力维护人民权益的理念,党的事放在在国家宪法的框架下办,难办的国事按法律程序靠众人的力量推动,这才是根治腐败、拯救生态、聚集民心、走出险境、复兴中华的治本之策。” 讲得好,赞!
绿珊瑚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美丽的人生' 的评论 :
谢谢美丽的支持
美丽的人生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分享好帖!
笑薇. 回复 悄悄话 一家人,各个都是病态。家庭影响太重要了,要是碰到父母都这样,孩子...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