蟹爪莲

人生在世,以城相待足矣。 我对人生充满希望,但随遇而安
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正文

李南央谈不同意见(“我有这样一个继母” (3)的前言)

(2020-02-19 18:59:33) 下一个

2020年2月15日 第三期 (5200字)

朋友们好,我是李南央,今天是2020年2月15日,是我连播《我有这样一个继母》的第三期。上周末播出头两期后,得到的反馈非常多,不能一一引用和回应,只就两位不同的意见谈谈。

第一位是国内的一位教育家,他的意见是:“李南央在那里抖老爹的丑,这回连老李和老张早早上床都捅出来,我疑心可是帮了当局的忙了。丑化李锐一直是他们没干成的事。”

第二位是生活在美国的一位与我同龄的多年的好朋友,她的意见是:現在這個時間點大談家事不好,翻檢一些鷄毛蒜皮的陳年舊事,不顧李銳的隱私,不太合適吧,還是冷靜些不要逞口舌之快,不值得爲了那婆姨傷了自己。”

我理解第一位教育家的意见是一片好心,爱护李锐,以为这本书会有帮助当局丑化李锐的副作用。我觉得李锐不是共产党,共产党靠掩埋真相、不能谈错误来维护自己的“伟光正”;李锐没那么脆弱,他是一个坦坦荡荡的人。他跟我说过:我的日记将来一公布,我这个人就赤裸裸了。这没有什么,留下真实的历史就好。而事实也正是如此,一位年轻人写给我的回馈是:南央阿姨:谢谢您写的这篇文章,非常感人……我很感叹你爸爸的生命力是多么地顽强与旺盛,跟张玉珍这样一个品格与素质很低的人,能在一起生活40多年,并能活到100多岁,真的是奇迹!最重要的是跟这样的人生活了40多年,但并没有改变他的独立思考能力,没有改变他敢做一个体制内批评者的责任与担当,从这方面看,李锐是一个对自己的信念很执着和很认真的人,这是李锐的一个非常优秀和重要的品格!

第二位的话确实是朋友的话,很坦诚,以为翻检一些鸡毛蒜皮的陈年旧事即伤害了李锐,也伤到我。我觉得呢,同好文章要有细节一样,叙述历史要有个案,若只有宏大的叙事没有鸡毛蒜皮,就会很平面,没有生命力。张玉珍是十五岁参加革命的老共产党员;受领了党中央颁发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以表彰她的历史功勋,彰显她的荣誉地位;正在享受着副部级医疗待遇;同李锐生活四十年有着双重的身份:妻子,党的政委。这个个案不是一般的个案。

一位跟我同龄的读者的回馈表达了跟我相同的看法:

俗话说“清官难断家务事”,这还包含着另一层意思,那就是家庭争议系“贴身緾斗”。若诉诸笔端,则无论其中一方如何不堪,另一方如何有理,结果却往往是两败俱伤没有赢家。因此,鲜少有人公开谈论自家家事。

而实际上呢,家长里短是人类共同的兴趣和无尽的话题。高大上者有如英国王室,其一举一动直通媒体,他们“拥有”甩不掉的专业新闻队伍,引领全球海量的王室观众。

世界是由一个个平凡的人,一个个平凡的家庭所组成的,其中任何一人或一家,其故事也同样反映人生和社会。这方面的例子多了去了,如清前期吴敬梓(1701-1754)一介书生,他只是记录了平日的见闻,而成就了清代文学巨著“儒林外史”,或在其意料之外吧。

咱厉害国之特殊国情之一是,执政党形似地下党长年新闻封锁,国事家事天下事事事涉密,始自村委会层次越高越神秘。请看美国,特郞普选上了总统,妻儿老小全家福即在媒体公布。反观中国呢查无先例。

……你在媒体公开家事,而府上又归属中国神秘的权贵圈,万众瞩目却不得其门而入,圈内家事曝光则无法不“泄密”。以你的私人视角,故事情节既有人情世故、又有高层秘闻,可信度无可比拟。所以,同你先前的许多文章一样,此篇“继母”在坊间必大受欢迎,当有无数网民阅读和转发。

好,咱们言归正传,接着上一期的节目继续:我在父亲心中成了颇糟糕的“这一代青年”一章。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