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恺钜——改命造运,广结善缘

一個人的命,從出生那天起,從東向西而去;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辛丑年,不会再有辛丑条约

(2020-12-28 19:16:11) 下一个

孙恺钜 2020年12月29日

 

2020年的圣诞节如约而至。一个没有聚会,冷冷清清的圣诞节。

圣诞节不能聚会,当然是由于新冠疫情的第二波暴发。回想起一百多年前的那场“西班牙流感”,在那战乱的年代,历时三年,五亿人感染,五千多万人死亡。首先报道流感大流行的西班牙为此背了黑锅。一百年后,历史重演,新冠疫情爆发,全球确诊人数(中国除外)已接近八千万人,新增病例六十一万人,累计死亡一百七十多万人。发达的现代医学,面对此类病毒性感染,一如既往地束手无策。想想也是,现代医学,连一个病毒性感冒都治不好,怎能指望它治疗比感冒厉害得多的新冠病毒。

前几年回国时得了感冒,非常难受,我找到了一位中医师,他开了方子说,给你开七帖药吧。我说:“三帖够了。中医治感冒,就一帖药的事情。如果三帖不能好,我也不会再来找你了。”那老医生朝我笑了笑。其实,我只喝了他一碗药,病就好了。现在的问题是,即便中医在抗疫中迅速“清零”了方舱医院的病人,政府也在大力推广中医,但是,中医在媒体上得不到宣传,政策上也得不到实在的扶持,民间的中医师们仍在“非法行医”。这一切,似乎都在向人们显示,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暗中操控着。中国抗疫期间,无数的西方记者在中国采访,他们都看到了中医的作用,但在言论自由的西方,根本看不到这方面的报道。不知道是这些记者不敢报道呢,还是他们报道了但说实话的文章发不出来?

四年一度的美国大选,竟然无视疫情的肆虐如期举行。为选举而聚集起来的人群,更是给疫情火上浇油,推波助澜。疫情出现以来种种令人无语的操作,使得医学最发达的美国居然沦落成了此次疫情的重灾区,每天的死亡人数都超过了“911”事件。一向具有灯塔效应的美国大选,也在疫情的扭曲下,演变成了一场“宫斗”闹剧。

在这样的背景下,人们焦灼的目光,注视着蹒跚而来的2021年。

人们的关注点,一聚焦于疫情,二就是中美关系。

对于疫情,人们把希望寄托于疫苗。但对照历史,我们知道了,即使在一百年前医学不干预的情况下,也就是三年时间自然平息。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在全球合作的基础上,大家行动起来做好隔离防护措施,也许能够比一百年前更快地战胜疫情。因此,对于新年的展望,焦点还是中美关系。

2021年,美国新总统上台,中美之间会不会回归原先的那种和睦状态呢?实际上,只要把握了中美关系的逻辑,要回答这个问题是很容易的。

时间拨回到2012年,北美著名博主润涛阎先生以“形而上”之学,论证了中国的红色政权将“始于毛,终于习”。这一观点被西方采纳,故当时盛传一种说法,“十八以后,没有十九”。复旦大学教授张维为先生曾经提到过一件事,他在出访参加学术活动的时候,就有西方学者向他提了一个问题,你们还会有十九大吗?张教授的经历,从一个侧面证明了润涛阎先生确实无愧于他的粉丝们送给他的那个“国师”的称号。与此同时,随着中国经济体量的逐渐逼近,美国对华政策也开始发生了颠覆性的变化。从奥巴马重返亚洲,到特朗普的贸易战、金融战、科技战,一整套的“组合拳”,一脉相承,都是针对中国几十年来谋篇布局的“收官”之战。网传特朗普先生想把自己的头像刻在总统山上,这并非是空穴来风。如果中国也像前苏联一样在这套“组合拳”下崩溃,特朗普先生还真的就是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总统。但人算不如天算,特朗普在中美较量中的失败,直接导致了他被抛弃。时至今日,他仍在大选的阴影中挣扎。

在恺钜看来,特朗普其实是有机会继续留在白宫中的。如果特朗普先生在疫情失控之初,能够当机立断向中国学习,全美封城进入紧急状态,延迟大选到疫情结束之后,那么,他至少还可以名正言顺地再当三年,甚至是五年的美国总统。如果抗疫建功,再赢得后续的大选……只是可惜啊,历史不能假设。

针对润涛阎先生那所谓的“形而上”之论,恺钜专门写了一篇题为《谁将领导中华民族再一次崛起》的文章。虽然和润涛阎先生一样以“形而上”之学进行推算,但恺钜的结论却与其大相径庭。恺钜认为,中华之国运正处于一个新时代的起点,远没有达到其巅峰的顶点。基于这一逻辑,几十年来此起彼伏的“中国崩溃论”,立刻显得幼稚和滑稽。也是基于这一逻辑,恺钜在中美贸易战爆发之初,就准确地描述了贸易战的走势(详见拙文《中美贸易战,如何结局》)。

根据这一逻辑,中美之间的种种令人难以解释的冲突,都有了令人信服的解释。特朗普不是热血青年,他的团队也不是由弱智者所组成。特朗普的所作所为,都是大国博弈的一盘大棋进入收官阶段的作为。只是他出拳的姿势实在太难看,不仅没有取得预想的效果,还使美国灯塔般的人设彻底崩塌。这使他被无情抛弃,也让拜登先生终于能够在78岁高龄入主白宫。所以,拜登先生在新年里的主要工作,就是要把特朗普的“王八拳”,改成优雅的套路拳法。中美之间,打,还是要继续打的,但2021年,必将成为中美角力的转折点。恺钜这么断言的理由是:一方面,上文已经提到,中国现在正处在国运之上升阶段,中国不可能在这一阶段崩溃。另一方面,接下来天盘行九运,九运属火,东方木,西方金,五行中火克金不利西方,反而木火通明利中国。九运后面是一运,一运属水,同理,水生木利中国,水泄金不利西方。在中美博弈的关键时刻,中国占了四十年的天时,美国却面临着四十年的下坡路。如果在这个时段不得民心,那么其国运可想而知。

同样是基于这一逻辑,目前正打得不可开交的中美“大戏”将如何进行,中国能不能顶住美国对中国科技公司的“断供”制裁,其答案也就不言而喻了。事实上,在世界文明史上,除了最近的几十年之外,中国一直是一个全方位“自给自足”的伟大文明而从没有依赖外部力量的习惯。美国政府最近所采用的极其严厉的“断供”制裁,无非是让中华民族再一次觉醒自己血脉中本就具有的“自主”之天赋。所以,当历史再一次进入了庚子年,虽然灾劫依旧,“八国”仍在,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辛丑年,不会再有辛丑条约。

2021年,农历辛丑年。2021年2月12日,是辛丑年正月初一。辛丑年立春在2月3日亥时。立春时的八字是:辛丑,庚寅,壬午,辛亥。金水旺而木火不足。飞星盘上,武曲星入主中宫。武曲星主财,故2021年是利于求财之年。

今年文昌星飞临东方,这预示着东方喜气洋洋。东方的中国并没有因为受到制裁而受挫,国民经济硕果累累,舆论上也渐入佳境。东欧,美东,凡地名中有东字者,喜气同沾。左辅星飞临西方,左辅星是当运之财星,财星高照,这意味着美国和西欧经济有起色,股市再创新高。凡地名中有“西”字者,都是得财之地。贪狼星飞临南方,南方面临着水火激变之灾。澳洲,南美,皆须警惕。贪狼星带桃花,所涉之地,还需要警惕色情之灾。巨门星飞临北方,巨门星是病星,在新冠疫情的背景下,北方之地,俄罗斯,北欧,北美等以及地名中有“北”字者,防疫抗疫,任重道远。

辛丑年,“太岁”在东北方丑位。生肖属牛者犯“太岁”,生肖属羊者冲“太岁”,生肖属马者害“太岁”。生肖属鼠、属蛇、属鸡的人,流年吉利,可以大展宏图。

请注意,“太岁”之说,仅是泛泛而论。新年里的人生运气,还需要从个人八字之整体来考虑。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