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读维特根斯坦(形而上学)

(2013-07-03 15:17:13) 下一个

 



                 


 


                                                读维特根斯坦(形而上学)


 


由于我在文章中不断提到形而上学,似乎就有必要为其作一个定义,但这却是不可能的,因为在不同的词典,百科全书中,解释都不同,有的差别还很大。似乎我们可以得到一个合理的结论,对这个东西的看法,其实就是一个人的哲学上的基本观点,就是你的气质。


就我个人对维特根斯坦理解,形而上学就是认为有一个东西是所谓本质,世界上所有的东西都能归结它,弄懂了这个东西,就理解了万物。在基督教里,是上帝;在马克思那里,就是物质;在黑格尔,就是绝对精神,等等等。总而言之,在传统哲学里,都不难找到这个东西,而且非常明显,因为他们以为哲学就是把这个东西说出来。


当然,这不是说,我的理解就是正确;更不是说,维特根斯坦就一定不错,只是希望你能读完这篇以后,再下结论。


 


我看到一个帖中说,西方哲学不过是神学的一部分,这对过去的西方哲学大致不错,虽然有点绝对,其实这就是罗素的观点。出发点是:那些哲学都是建立在某种形而上学的基础之上,这些形而上学往往是与宗教有密切的关联。但是,这样评价二十世纪的西方哲学,特别是言语哲学就不妥当。


认识到西方哲学与神学的关系极为重要,不过现在晚了一点,因为有人早在一百年前就知道了,罗素,维特根斯坦这些人就是认识到这一点,认为建立在形而上学基础之上的哲学不过是扯淡,而弄出自己那一套东西的。有点可惜是不是,不然你也许能成为大哲学家的。


他们对形而上学的反感绝不亚于你,因为他们相信逻辑,而从逻辑是得不到任何形而上学的,所以他们的哲学与宗教毫无关联,认为哲学压根就不应该讨论这些问题。更精确一些说,言语十分有限,之外仍有广阔的世界,所以我们不能肯定,或者否定形而上学。但是,任何企图用语言表达的形而上学,不是逻辑错误就是重言式。


这就是维特根斯坦哲学的批判价值,精华所在,过去的哲学都是在争论那一种形而上学是正确的,他认为这统统毫无意义。他不是一个个和他们决斗,而是通过揭示形而上学的不可说,把他们统统地拉出去毙了。


 


总的说来,追求确定的知识,想知道这个世界的根本,乃是人的一种天性,更是哲学家的本能。罗素,维特根斯坦所做的无非是想在这个上面看看人能够走得有多远。但是,他们的哲学却告诉我们,那个目标根本达不到,因为要满足这个目标只能是某种形而上学。


所以我们可以说,追求形而上学并不为错,然而,形而上学却是我们哲学的终点,就是那个疆界,但非常明显,这个终点是在科学,当然也是哲学之外的。他们和以前的哲学家最大不同就是自己非常清楚地认识到了这一点,那条越不过去的界限,他们其实非常渴望知道这个终点,但十分不幸,他们看到任何人只要宣称达到了,都不过是缪误。这些是悲剧还是喜剧,只有各人自己看了。


所以维特根斯坦认为那个疆界将永远是一个神秘,不可说出的东西,只能用种种语言来加以显示。因为他认为逻辑结构才是才是可说的东西,也就是我们能达到一致东西,那么当然,由于形而上学在逻辑以外,我们是不可能把它说出来的,不能说出,又不能肯定或者否认,而且好像还是目标,那就只好是显示了。


 


老实地说,我明白自己只是一个二手货,只能读别人的哲学,我能想到的东西,别人早就有说;甚至想不到的东西,有人也说过了,真是非常地郁闷,只好宽慰自己,是不是生得晚了一点。后来非常高兴地发现,并不单单是自己。


我经常看到一些东西,网上或者大报,把一些别人都说过了的东西当着自己的创造,这姑且不论,更槽还没有前人说得好。网上是有些人读书不够,那些精英也不读书?有点想不通。


就像有人评价鲁迅,说鲁迅是批判旧文化的旗手,那是因为他本人就是那个文化的大家,有这个资格,现在一些人,连自己反对的是什么都不知道。


其实纵观历史,真正能提出一些新观念,新思想,足可以让人从一个不同角度来理解这个世界的人,真是不多。大家都是在炒旧饭,不过有人知道有人不知道,或者是,有人说出来有人不说罢了。


这样来看,维特根斯坦是非常的了不起,他提出我们的语言真正的意义在于逻辑结构,这是完全颠覆了传统哲学,而且言之有理。这就是让我们从一个不同的角度来看哲学,看世界。就像罗素所说,《逻辑哲学论》是一本任何严谨哲学家都不能忽视的书。


至于你现在信不信,或者将来的人信不信,都无关紧要,因为关键在于这些语言哲学家所做的工作提供了一些新的东西,前人没有的东西,而且有着逻辑这个坚实的基础,这就构成了哲学发展的一个不能忽视的环节。下一步不管哲学怎么走,都不得不面对维特根斯坦,要想办法来越过他,这就是维特根斯坦自傲于世的本钱。


这可并不容易,因为在他们以后,哲学再也没有大家了。


                               


所以说,我能做的事情只好是怎么把维特根斯坦的哲学用一些好懂话讲给大家听,于是我就想呀想,最后在太太的极力启发下,终于发明了自己的理论。希望大家不要取笑我,虽然你们也许认为这只是一个笑话,但我还是很认真的,做不到大的,只好将就一下,不管怎么说,我以为是一个新的。


我的理论就是太太就是完完全全的一个形而上学,我非常想理解,因为事关我的欢乐和幸福,但就是办不到。每当我自认为懂了一些,她又在时时的震怒中不断地显示出她的神秘,远远超出了逻辑的范围,让我不知所措。


在往前推一下,爱情也是一个形而上学,有谁能把爱情说出来?能说出来的就不是爱情了。我爱她是因为漂亮,我爱他是因为聪明,那么她,或者他除非是最漂亮,聪明的人,不然就危险得很。我们认为的爱情肯定不是这样,我爱她仅仅就是她,是那个与众不同的人,这个怎么能说?只能用一些语言来显示。


这样我们就可以得到那个最后的答案了,人就是一个形而上学,不可说的,只能显示,我们确实能说的只是一些逻辑关系。比如说张三,我们能说出来,别人又能真正理解的无非是:他是一个丈夫,父亲,教授等等等,在不同关系中显示出这个人的不同的投影。


在太太面前他是一个丈夫,孩子面前他是一个父亲,如此等等等。在不同的角色里他必然呈现出不同的面貌,他自己千万不能混淆,否则麻烦就大了,别人也不可能真正体会到他另外的角色。这里就是完全不能找到一个办法能通用的,他是一个好人?如果他在太太面前是一个好人,在老板那里就不见得是。所以说,我们只能说一系列逻辑关系,在这些关系里显示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就像我问太太:“为什么你对别人总是客客气气,而对我就是凶巴巴的?”她用一种颇为怜悯眼光看着我,我立刻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而且是因为愚蠢,果然听到:“你怎么从来就弄不懂你不是别人!”当然,我是更糊涂了,什么意思?我就是我,肯定不是别人,为什么是我你就能够不停地挑错?


只到读了维特根斯坦,就有一点明白了,在不同的逻辑关系中决定决定人不同的行为,看来我是永远看不到她的客气,因为我就是那个倒霉的我。不过想到既然这是逻辑,那么大家都差不多,只不过我没有看到罢了,这样也就得到了一点安慰。


任何人的所具有的逻辑关系不可能完全相同,就算一对双胞胎,有相同职位,在一个地方工作,但是,却不可能有相同太太或者孩子。所以说,当我们所说的那个独特个体,必然是一系列独特的逻辑关系所指,否则我们不能区分,我们所能明白说出来的东西只有这个。至于那个人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不能说出来,只能在这一系列关系中来显示。


所以说,人就是一个类似形而上学的东西,理解一个人(也包括自己)是一个达不到的目标,除非你相信上帝,否则找不到答案。实际上如果你相信潜意识,这只不过是一个不可避免的结论。


从另一个方面来说,人可以认为是由遗传和环境共同作用的结果,遗传物质是一种结构,可以看成是一个逻辑的东西;所谓环境,实际上就是一个人从生下来开始,一系列事件影响的逻辑结果。你出生在权贵之家还是平头百姓,就形成了种种不同,这就可以看成像前面所说,是一些逻辑关系的不同。


所以说,确定一个人,我们只能说逻辑关系,而且也是有效的。


 


下面回到维特根斯坦,在他看来,我们对这个世界的理解只能是有限的,部分的,只是那个世界的种种投影,所以我的世界并不是全部世界。科学也是一样,物理学是有关物理世界的投影,生物学是生物世界的投影,如此等等等。当然,也许有人会说,把所有人的世界和起来,或者把所有科学和起来是不是全部世界呢?


仍然不是,这是因为我们沟通的手段只有逻辑,语言只有在逻辑这个层面沟通才是有效的,而逻辑不是万能的,存在着非常明显的局限性,这一点我在讨论罗素悖论时已经讲过了。也正因为这种局限性,所以逻辑是不是一个形而上学。


所以能说,作为一个整体的世界是不能说什么的,所谓世界也是一个形而上学,我们永远不能知道,说不出来,只能在每个人的世界里,或者用物理学,生物学等等科学来加以显示。


反过来也许能好懂一些,如果科学能完全理解了世界,科学就不能继续存在了,什么都知道了吗;如果我们预测人的每一个时刻的行为,那人不就是一个大闹钟,机器化了,还是所谓存在吗?

 


想寻找形而上学,不错;但把它说出来,就是大错。所以我的结论就是,形而上学和爱情一样,一旦说出来就立马不对了。


比如我们说,梁山伯爱祝英台,说的二个人的一种关系。当然,“爱”这个关系就是非常复杂了。在很多男人看来,爱就是要做一点生物学上有意义的事情;而女人往往认为“爱”就是意味着男人要听她的,为她做一些事情。这里的关系就不好理解了,有些玄乎。所以说,这一句话并不是说“爱”是什么关系。


这样来看“梁山伯爱祝英台”就十分清楚了,“爱”这个关系本身不可能在这一句话说出来,这句话只是表明了这个关系,什么是“爱”?像他们一样就是“爱”。罗密欧爱朱丽叶,就是从另一个方面来表明这个关系,从许许多多这样的句子里,我们就大概能知道“爱”是一个什么东西了。当然,当人说,“母亲爱我”的时候,这个关系和前面所说并不是一样的,所以说,这句话是表明了二个对象之间的关系,而不是关系本身。


总之可以说,语言都是表达了对象或者事实之间的某种关系。至于这个关系本身,有时是可以进一步说的。就像我前面所说,夫妻和母子的爱是不同的,能够区分。为什么能够区分,因为有着不同的逻辑内涵,母亲生了我,这种逻辑关系是独有的。人只能有一个母亲,母亲这个字就不会有疑义;如果在伊斯兰国家,说我的妻子,就可能不知是在说那一个,没有逻辑关系在背后,我们的语言难得有所谓的意义。


在所谓严格的语言中,最后都应该可以归结到逻辑关系。这里可以这样来看,爱必须有一些逻辑行为,母亲爱我,是因为她照料,养育我,那是需要很多精神和物质的付出,除非有爱,她是不会做的。当然,她给我钱,这就没有可能继续分析下去了,最多就是把属于她集里面的东西放到属于我的集里面来。


只要能归结到逻辑关系,我们就有相互理解的基础了,因为维特根斯坦认为逻辑是天生的,大家都一样,是一个共同的东西,不会有分歧。


我想这样来理解语言只是说的逻辑结构可能会好懂一些,而并不是是说,爱情是可以归结到逻辑。维特根斯坦的哲学是不谈这些东西的,这个我将在讨论什么是意义的时候再来详细说明。维特根斯坦关心地是另一类命题,类似于科学的严格命题。爱情太不可说了,几乎不可能一致,否则就不会有那么多的书都在谈这个东西,文学作品中好像少不了这个东西,把人弄得晕乎乎的,谁都有理,伟大作品都表现了完美的爱情,还不能是相同的。


我们也许可以说,正因为爱情不能归结逻辑,所以是一个说不清楚的东西,我们只能依靠逻辑才能达到一致。科学和爱情不同之处就是科学必须达到某种一致,否则就不是科学了,这个在前面已经讲过了。之所以能这样,是因为科学无非是表达在时间,空间里,对象之间的逻辑(或数量)关系,空间和时间可以看成是逻辑关系,至于对象,下一次再来讨论。


 


小结一下,爱情不是逻辑的,那意味着说不清楚;形而上学也是一个在逻辑之外的东西,就同样说不出来。爱情是神秘的,当然,形而上学,所谓这个世界,也同样是神秘的,只能意会,不能言传。


这里的言传不是说语言不能讨论爱情或者形而上学,那几乎意味着我们不要看所有的小说和哲学;而是说,语言不可能严格表达这些东西,我们只能在自己的世界里来体会其涵义,所以只能是一个不全面的东西。关键的区别就在这里,“世间只有情难诉”可以说谁都知道,而“形而上学不可说”却是维特根斯坦哲学的结果,以前的哲学都是在这一点上误入歧途的。


坦率地说,这种神秘主义是很有点打动我的。实际上我们所追求,认为是真正的东西,都是神秘而不可解答的。我们不能否认宗教,因为我们不能否认形而上学,更实际的说,没有人能逃脱宗教或者形而上学的影响。但是,那是一个可望而不可及的目标,就像爱情,任何人宣称得得到了它,现实恐怕就要给你一点点教训。


我们不能承认或者否认尽善尽美的东西,但是,任何以语言表达的绝对真理,或者普世原则都是错误,不过是自己头脑中的东西,因为语言逻辑决定了它们不能被说出来。那么当然,建立在它们基础之上的政治原则都是错误。


就像罗素所说,如果哲学有助于够消除人类的狂妄自大,那么它就还是有一点用处的。因为任何时候人们自认为掌握了真理,难免胆大妄为,历史就会给一个大大的教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老几空间 回复 悄悄话 文章和评论都很精彩。
“形而上”就是“形”而“上”。语言文字是形,说出来就已经从“上”面掉下来,变成“形而中”了:-)
yfz9465 回复 悄悄话 作者的这句话“任何企图用语言表达的形而上学,不是逻辑错误就是重言式”讲得很好。文章立意也不错。
“形而上”是存在本体,但它不可能成为学问。否定“形而上”属于学问并不是维特根斯坦的最先发现,尽管他也认为如此。与西方不同,东方宗教属于智慧型。“形而上”早就被仔细地探讨过了,古印度时就有结论。玄奘大师在印度与外道辩论时就涉及这些。
存在因“形而上”而美。“爱”就是“形而上”的一种表现形式,而“情”却不是。否则文学失去意义。
LOVE is not something we could hold. Only the absence of self let LOVE to flow.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