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汉至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心结

(2012-09-08 18:52:52) 下一个

学期开始,可是我在休假,“装模做样”地不去学校了,但是所有的通知和信件一样发给我,就知道学校的状况了。不好的消息是,我过去写到过的威廉,目前是兼职的老师,得了一种罕见的疾病,属于神经和免疫系统的问题,住进医院了。同事给我的信里面,说是非常非常不好,这个学期他就不可能来了,以后也很难说。他上半年刚得了一个女儿,妻子是意大利人,还没有工作,实在是一件很悲催的事,不知道将来他们该怎样生活了,所以系里每个人都约好寄祝愿的卡片去,我也答应这样做,却有点“懒”得做 - 实在不是自己真“懒”,而是觉得太与事无补,客气一下,或表了心意,又有什么用处呢?可是反过来,我又能做什么呢?

我记得自己曾经在写关于他的文章里表露出惺惺相惜的情致,自己也确实一直帮助照顾他,可是,他的回应一直也很“迟钝”,有时候甚至令我诧异和不悦,比如说,如果他的课在我的前面,会一直在教室里和个别学生说话,等我的课都开始了,还在说啊说,这是很不礼貌的行为,是对我和我的课程的轻视,可是呢,他又往往表现出自己只是大意了,说忘记了而已。又比如说,我们工作室里有一个小办公室,原来是我刚来这个学校的时候暂时用的,后来是我的助手和助教跟他合用的,当我上课的时候,他随时进出办公室,都相安无事的。作为兼职的老师,他是唯一有办公室的,其他人用的都是办公楼一层的一间公共办公室,那里也是我们的收发室和打印室。上个学期结束的时候,我的同事跟我说,有一次看到他在公共办公室打电话,因为很少在那里看到他,就问他怎么不上来(工作室),他说因为我在上课,不方便打搅,他的说法似乎很打动人,可是在我的耳朵里就显得很做作,明明他从来就不拘小节,为什么偏偏要这样说呢?还有,上个学期他的妻子生产,学校给他拨发经费找人代课,让他可以陪伴妻子生产,他拒绝了,但是临时又求我给他顶,结果我和我的助教都帮助了他,事后连生产的消息和感谢的话都没有传达,尽管我心理很不痛快,连系主任也跟我说真没有必要帮助他,明明学校有专款解决的事,不应该麻烦全职的老师(全职老师教课不按照课时另外发工资)。但是我还是把这个不愉快放一放,当系里统一给他每个老师签了字的卡片和礼物以后,还专门给他送去儿童用具店的消费卡,这样做,是遵循了自己心里的愿望,希望他感受到自己的善意,将来更好共事。但是这次他真的碰到问题了,没有几个人谈起他,找到了代课的老师,给他发了卡片,大家好像就没有事了,他的人缘这样薄,完全不像在这里工作了十几年的人。

我过去说过,关于人体素描的教学,他很有资格的,佛罗伦萨美院的教育背景,一口意大利语的解剖词汇,都是吸引学生的资本,我知道他自从我来这里以后,就一直有怀才不遇的感觉,他闷闷不乐,才有意无意地对我的态度古怪了,其实我真的很想把他团结在一起,发挥出我们各自的优势,这样我们的课程可能就是洛杉矶最好的了。对于学校的管理层,找几个代课的老师太容易了,洛杉矶“待课”的艺术家成千上万,但是找一对我们这样真的让学生信服的老师,很难得。人事的名额制度,实在应该为这样的人才有破例才好,可惜,他的心结还没有打开,身体已经垮了,说什么都晚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