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归档
正文

他们的罪恶大于日军——有关慰安妇问题

(2008-03-24 16:49:27) 下一个
加拿大国会通过「慰安妇」议案,对日军在二战时迫害二十万慰安妇提出谴责,要求日本正式道歉及承担责任。加国华人当然为这正义之声深感振奋和安慰。但也有不少人觉得,中国比加国大得多,又是日军「慰安妇」暴行直接受害国,为甚么这种类案不是中国国会提出?「慰安妇」刘面换婆婆不是去人民大会堂作证?事实是,根据「慰安妇」的反映,中国当局迫害「慰安妇」尤甚于日本,应该同样受谴责,应该向「慰安妇」道歉及承担责任。

曾经侮辱过中国妇女的日本兵中田道二,在六十九岁时为自己的兽行忏悔:「我死后,把我的骨灰拿到中国,洒到骡马市场,让牲畜经常践踏,不得安宁,也算是我的赎罪吧。」和他同表悔意的日本兵不少,有些每年都去中国谢罪。

但迫害「慰安妇」的中国人,一个都没有出来谢过罪,一个都没有出来道过歉,更不用说赔偿。他们做官的官运继续亨通,逢记者要采访「慰安妇」便出来阻挠;做平民的听见有人要采访「慰安妇」,便伸手要钱,将「慰安妇」当摇钱树。这些同胞的可耻,不在日本皇军之下,只是加拿大国会议员不知道罢。

举个例子:河南一村庄被日军抓去当「慰安妇」的妇女有八十二人,中共建政后,「这八十二名不幸的中国农村妇女,全都被戴上的帽子,她们众多的后裔,也无一例外全被打成日本特务和间谍」。大家都知道,在共产中国被指为日本特务和间谍,命运之悲惨不下于当「慰安妇」,悲惨的岁月更比「慰安妇」长久,而且「慰安妇」不会株连及后裔。在上述该村庄的悲剧中,有二十三人被批斗致死,五十八人批斗到残废,迄今没有康复。还有六人不能忍受耻辱,用不同方式自杀。

中国人加于「慰安妇」的罪名千奇百怪,连大跃进时土法炼钢炼不出精钢,也说是她们曾当过「慰安妇」之故。更有诬「慰安所」是日本培养潜伏间谍的学校,教「慰安妇」破坏文化大革命。「慰安妇」向记者诉苦说:日本人怎能在数十年前就预知中国人要搞文革。

即使「慰安妇」所受迫害中日无别,中国迫害者的罪恶也大于日军,因为他们是迫害自己同胞。但现在举世只谴责日本人。

未完整的公义

加拿大国会通过议案,要日本政府就二战时迫害「慰安妇」正式道歉及承担责任。正义之声从渥太华传出,足以稍慰二十万不幸妇女,只惜她们在世的己不多了。

其实加拿大和「慰安妇」悲剧没有直接关系,国会追求的是跨越国界的公义。政治影响力、军事及经济实力都比加拿大强大的中国,它的国会应该是「慰安妇」暴行直接受害者的代表,迄今没有提出同样的议案。1992年11月18日,中国一位慰安妇向访问者控诉说:「我们有甚么错?难道日本鬼子糟蹋我们不够,还要自己人再折磨一辈子?你们有能力找日本鬼子算帐去,你们怎能总找我们算账?还叫中国人?说句不好听的话,日本鬼子奸污了你的姐妹,你不敢出屋找他们算账,把姐妹堵在屋里,算是甚么英雄好汉!」「有时我纳闷,当初和日本不好,把我们当日本特务和军妓对待;待和日本好了,我们又成为玷污中日友好的大粪。」听了这几句话,就会明白为「慰安妇」讨公道的,何以是加拿大不是中国。有位「慰安妇」说,土改时她被五个村干部游斗,「骑木驴」游街示众,以致子宫要切除。文革时「陪八个造反派头头睡觉,说是革命需要」。卒之,仍被指为「慰安妇特务训练所」毕业,任务就是隐藏下来破坏文革。她说:「我真想骂他们祖宗,日本人三十年前就知道你们要搞文革?」「慰安妇」说:在战后中国「我们没有公民权,也没有人认为我们是人」。

加拿大国会追求的,是未完整的公义。

应该披露史实的全部

加拿大国会继美国、荷兰之后,一致通过要求日本国会向「慰安妇」正式道歉的动议案。这显示加拿大是个人权大国,值得全体国民感到欣慰。通过议案翌日,本报加东版记者来访问,要求我分析何以四份主要英文报纸都没有报道这令人振奋的消息。

相对于中文传媒铺天盖地的报道,华人难免敏锐地觉得主流报刊的缄默至足诧异。我觉得,美国、荷兰国会先后通过同类议案,再加上多国「慰安妇」亲赴渥京作证,已构成新闻学上必须注视要素。在这种情况下的忽视,只可说是加拿大主流社会对二战时期东亚惨史缺乏认识。加拿大介入东亚反法西斯战争不深,罗逊军团在香港保卫战全军覆灭,虽壮烈但规模不大,为期极短,和加军在欧洲战场的牺牲不能相比。一般加拿大人,常识丰富的仅止于此,「慰安妇」问题便茫无所知。四西报的表现,其实就是整个主流社会认识水平的反映。这也是史维会诸君致力的方向之一,看来今后任重而道远了。

中国「慰安妇」,可能是各国「慰安妇」中最不幸的一群。如果从人性角度观察,实在令人不寒而栗。一位在1937年12月16日于南京鼓楼四条巷被日军抓走的「慰安妇」说:「我恨小日本不假,可我更恨国民党军队;我们平常养着他们,可日本鬼子一来全都溃不成军,要不日本人能把南京人差点杀绝了?」「日本鬼子攻城前,我们又是给国民党军队做饭又是送水,恨不得把身子也给他们。一个士兵不知甚么原因,强奸了一个患精神病的女人,部队要枪毙他,妇女联合会召集四十多人去司令部求情,希望他能到前线杀敌立功。他托我们的福,得到赦免,给我们磕头,挥泪去了前线。」后来,这个士兵降敌,带着日军将替他求情的女同胞强奸了。访问这位「慰安妇」的记者说:「在我们谴责日本军国主义法西斯行为时,我们似乎忘记国民政府和军队应当也走向被告席。如果不是他们有负众望,不会有八万多起妇女惨遭轮奸致死致残,或被掠走充当随军妓女。」

战后,有位叫娟青的「慰安妇」收了个养子,碰上要求采访的记者,养子要收取七千元人民币。还说:「你要是不付,明天也许涨到一万元。」如果要求娟青上北京接受访问,他索价十万元。娟青被养子迫着发生性关系,一不满就掌她嘴骂:「你他妈有甚么不行,小日本没把你培训好?那时一天百八十的人,你不是也受着了吗?」

日军在河南新乡地区王各庄捉了82名妇女当「慰安妇」,文革时,当地有397名妇女因此被牵连,批斗致死致残;143名丈夫被迫和妻子离婚;231名女性自杀或自杀未遂,56个婴儿不明原因死亡,株连14563名旁系亲属。因为当局要追查「慰安妇」「当日本军妓的罪恶」。其中一位「慰安妇」说:「我恨日本鬼子,这不假;可你知道,我更恨的是谁?是我们中国人。」「这一批斗,就是一辈子。不论甚么运动,都拿我开刀,大炼钢跟我有甚么关系,也批斗我,说因为有我这样的无耻女人才出不了优质钢。」事实上很多慰安妇认为,日军迫害她们数年,同胞迫害她们一生;日军摧残肉体;同胞摧残肉体、人格和精神;日军迫害她们个人;同胞株连及她们的亲友。

所以,谴责日本之余,我们有勇气让加拿大人了解全部史实吗?

议案通过的客观效果

加拿大国会通过关于日本迫害「慰安妇」的议案。加国亲北京团体、媒介也一致表示支持。有朋友因此问:从这现象看来,议案得以通过,是否北京在幕后大力推动之功。

当然不是。中共以民族主义凝聚民心,但民族主义是武术中的三节棍、两面刃,技艺不精,很难操控。因此大陆反日示威,当局例必如临大敌监控。「慰安妇」问题,从世界公义到民族大义,没有任何人可以对邹至蕙议案说不,但北京明里不能叫加国亲共华裔反对,暗里其实应该希望议案胎死腹中,因为通过议案,是对它的羞辱。日本有人明知故问:不远万里,前赴渥太华作证的刘面换女士不是中国人吗?她不是在中国当「慰安妇」的吗?她为甚么不是去北京中国人民代表大会作证?是她不肯去?还是中国国会不准她去?

事情就像甲先生的妻子给色狼入屋强奸,由万里之外的乙先生将甲妻接去控诉色狼,要色狼认罪及承担责任。甲先生长得牛高马大,远比乙先生孔武有力,却不让妻子作同样的控诉,更没有像乙先生那样谴责色狼,追究色狼的罪责,只讲他和色狼如何友好。在世人眼中,乙先生的义举,客观上起了羞辱甲先生的作用。

和「慰安妇」悲剧没有直接关系的加拿大见义勇为,通过议案。同样的义举,中国当局是做不到,还是不肯做?有人说,它希望从日本取得金钱利益,所以不肯做。但我以前己举证过,它迫害「慰安妇」,比日军更残忍,这才是不肯做的真正原因。

那是国民党的事

在电台时评「烽烟」节目中,我说山东教育出版社的教科书《中国史大事纪年》完全没有南京大屠杀的记载,一字都没有。立时有两位听众致电指我说谎,其后又有人写匿名信说我颠倒是非黑白。可是书在我手头,确实一字都没有提及,连南京沦陷都没有。

为甚么中国官方出版社不认为死了三十万同胞的南京大屠杀是「大事」?寒山先生有解释:日本右翼份子否认南京大屠杀,理由是中共当年出版的抗战史和现代史,很少有南京大屠杀的内容和详细介绍。《毛泽东选集》也没有提及,共产党其它领导人当时公开和内部言论,亦很难找到从民族大义角度慎重提到这悲惨事件,控诉日本法西斯罪行的内容。相反,对国共摩擦造成国民党消灭新四军军部的皖南事件,或其它所谓惨案,哪怕只死了几个人,如平江惨案、确山惨案等,中共就大张旗鼓宣传,又开追悼会又发表社论,公告和对记者谈话,做足文章。连警卫员张思德烧炭出意外死了,毛泽东都写专文和参加追悼会,反而南京大屠杀像没有发生过。因为中共认为南京之战和南京大屠杀,是国民党的事,死的是国军和国民政府统治下的人。日军无论做了甚么,只要和共产党无关,就进不了中共政治视野。所以很多中国人在八、九十年代听说南京大屠杀后深受震惊,以为是新发现。也因为这原因,上述教科书在相关时期只字不提南京大屠杀,只记载着王明擅自发表了甚么言论。他们对南京牺牲了三十万同胞完全没有关注的兴趣,那是国民党的事,和他们无关。

探讨一种民族性

如果你对历史和政治有兴趣,必定知道德国纳粹党、日本军国主义者以及共产党对人都很残忍。但其中有个极大分别:德国及日本法西斯对人的残忍,对象是异族、是外国人为主;共产党人残忍对象,多是自己人,国内百姓,尤其是同志战友,愈亲密愈残忍。这是个很值得探讨的现象,可以写数十万字的博士论文。

我没曾深入研究,只是随意想到,中共对自己同胞、自己党内同志当然很残忍,对外国人则极仁慈,仁慈到像对印度,边界领土之仗不得不打,又打胜了,非但没有趁机占领所得土地,反倒向后撤退,把开仗前中方领土送给打败仗的印度。如果以此类推,共军攻打台湾而打赢了,也应该主动撤出,再把福建省送给台方。当然大家都知道他们不会这样做,因为印度是外人,台胞不是。

日本人对中国慰安妇很残忍,中国慰安妇对他们来说是外国女人。但中国共产政权对慰安妇的迫害,远甚于日军。青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中国慰安妇》一书,详载着慰安妇的哀诉。她们说:日本人害她们几年,自己人害她们一生;日本人害她们个人,共产政权株连她们家人亲友,践踏她们为「黑五类」之下的残民。她们痛恨自己人甚于日本鬼子。这些慰安妇受中共虐待,因为她们是中国同胞。

希特勒曾经被手下将领放炸弹暗杀不遂,将领反被他处决。这些将领是他的反对者、叛徒,而不是他的同志。但被毛泽东迫害致死的,多是毛泽东的支持者,往往死到临头,还大呼「毛主席万岁」。

然则对自已人残忍,对外人宽厚,是共产党特质,还是中国民族性原就如此?看来这应是民族本性,只是这种民族本性在专制极权中发挥得淋漓尽致而已。中共得势之前,已有慈禧太后说「宁给外人,不予家奴」,东条英机就不会这样说。中国古籍《反经》称:「凡怨者不怨于所疏,必怨于亲密。」《菜根谭》说:「妒忌之心,骨肉尤狠于外人。」均可以用来做这种民族性的注脚。

更耐人寻味的是,不少中国人被同胞、被自己政府残忍对待,投奔外国,却口口声声说中国人权比所投奔的外国好得多。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