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laoyangdelp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归档
正文

2013 中国行—新疆(12)库车

(2013-10-28 21:08:37) 下一个

昨天快半夜火车才到库车,同车厢的维族老太拖着个刚会走路的娃,扛着死沉的2个大行李包,一步一挪地上下地道。姐和F同学便一人帮着牵娃,一人帮着背包,咱老少5人最后才走出车站。一出站,包车的小石师傅迎上来,一把接过我们的包,往他那辆灰尘噗噗的大众帕萨特车后塞。俺再转身一看,维族老太和小孙女已经钻进了另一辆的士,哧溜一下走没影了。


住宿的库车饭店,是我从带着的那本老《孤星》上找来,昨天打电话预定的。大厅很漂亮,我们住的后楼却很陈旧(¥240/3人间)。进房间就赫然看到旅馆通告:“严禁蓄大胡子,穿民族服装的人在此过夜。” 这么明目张胆的种族歧视,对我这个长期生活在美国的少数民族来说,犹如一闷棍,半天找不着北。眼前不由得晃过在机场,对维族妇女从头摸到脚的仔细搜查,连头上盘的发髻都必须解开来看一看;身为中国公民的新疆少数民族老百姓不能个人申请护照出国旅游…… 这些美国人想都不敢想的少数民族政策,在国内却是执行得如此的理直气壮。


设备简陋陈旧的库车饭店,却有一个与本地风光格格不入的巨大室内热带雨林,据说本店老板是四川人,在塞外怀恋家乡的翠绿,不惜血本建了这么个温室花园。嗯,要是老板能将花在温室上的费用挪一点用来装修客房就好了,我们住的房间,卫生间的瓷砖破裂了,淋浴门把手脱落了,门也关不上,地毯上都是烟头烧的洞……


早上9点,小石师傅的弟弟小小石开着一辆出租车准时来接我们游库车。第一个景点是克孜尔千佛洞。千佛洞在拜城县,就是那个中国天然气产量最大的天然气田克拉2号气田(年产量超过110亿立方米)所在地。小石拉着我们直接就上了谷歌地图和GPS上均无记载的“石油公路”。石油公路是钱大气粗的油气公司私家路,路两头放上两个大石头墩子,那些运货的大车就进不来了,所以路况好,车少,不收买路钱。因为是沿着油气管道开的路,还是2点之间最短的路线。这不,本地包车的好处显出来了吧。


石油路上:


千佛洞离库车市70多公里,是个类似敦煌的佛教石窟壁画群,规模比敦煌小一些,年代却比敦煌远久一些。古时候库车是西域36国之一的龟兹国,根据千佛洞中的供养人形象,1000年前的本地居民都是欧罗巴人模样,高鼻深眼,皮肤白皙,信佛教。看来中国人也不是一直被外族侵略,这不是,咱也占了人家这么大一片大好河山。现存千佛洞的破坏程度更甚于敦煌,一是自然风沙侵蚀,二是后来的穆斯林信徒的破坏。和毕生致力于保护敦煌的常书鸿先生一样,千佛洞有号称为中国毕加索的朝鲜族画家韩乐然。上世纪40年代,韩乐然走遍了克孜尔所有的洞窟,每个洞窟,几乎都留下了他临摹的作品。他是第一个对克孜尔千佛洞进行了系统编号、整理、记录的人。在一个窄小昏暗的僧房洞窟石灰墙壁上,有他亲笔的题记。可惜因飞机失事,韩乐然与他的大量千佛洞临摹、资料一起失落在茫茫大漠之中。一个少数民族人,为了保护中国文化遗产,献出了宝贵生命,这是什么精神?


洞内不准照相,只有克孜尔千佛洞外景:


千佛洞前的鸩摩罗什像。鸠摩罗什出生在龟兹,是我国古代著名高僧,他与真谛、玄奘,并称为中国佛教三大翻译家:


小石2是甘肃定西人,我们此行在甘肃去麦积山时,曾经路过定西。帅哥同学很沉重地告诉我们,定西是甘肃最穷的地区之一。大家都知道,甘肃省是全国最穷的省之一。这个之一的之一,可想见定西是个多么穷的地方。所以小石10年前在库车当兵,退伍后就留在本地了,这里虽然是塔克拉玛哈大沙漠边缘,但是有大量的油气资源,讨生活还是比定西容易。不但他自己留下了,还将在老家吃苦的哥哥、妹妹、妈妈都接过来,在这里开始了新生活。


下一个景点是独(山子)库(车)公路上的天山神秘峡谷。独库公路是从天山山脉中横穿而过连接南北疆的一条捷径,沿途有盐水沟、雅丹地貌、神秘峡谷、大小龙池等众多景点。此公路的修建,虽没有帕米尔高原上中巴公路那么艰难,也不容易。当年,为了修建这条公路,数万名官兵奋战9年,500多公里长的路途,有128名筑路官兵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独库公路:


独库公路盐水沟:


金字塔雅丹地貌:


在美国去过羚羊公园、波浪谷等地的人们可能觉得库车的神秘峡谷比较小儿科,但是对国内那些没有去过这些美国国家公园的人来说,天山峡谷还是很震撼的。


美国羚羊公园(借朋友的照片):


刚刚从波浪谷徒步回来的新疆老李那借来的(美国波浪谷):


再看看咱们新疆的天山神秘峡谷,是不是有点似曾相识?

1.


2.


3.


4.


5.


6.


7.


在峡谷中,居然遇上了塔什库尔干的那群香港游客,和在喀什和千佛洞的比利时游客。看来我们是名符其实的志同道合呀,呵呵。


库车附近的克尔孜尕哈烽燧(烽火台, beacon tower),唐代。  


回库车的路上出了个小岔子。小石2不是出租司机吗,到底是经过部队锻炼的,还是个挺负责任的出租车司机。昨天他送了个出差客人到克拉2号气田,说好了今天接他去机场。没想到我们这几位老太太,太能走了,一般游客走进去1小时就出来,里面又是泥又是水的,不好走。我们却走了3个小时,不但走到谷底无路可走之处,还钻到旁边的金蛇谷去游了一番。结果待到我们出来时,人家打电话来了,下午5点的飞机,要小石2马上去接。小石2很不好意思的要求我们跟他绕一点路(70公里哦)去接人,碰上俺们这样好说话的,木事,接就接吧,咱们正好逛逛大气田不是?


开到气田门口,集体傻眼,2个大小伙子扛着行李站那儿。小石2一急,说话都结巴了:你、你、你昨天不是一个人来的吗?怎么今天变俩啦?!是啊,出租车是个5座的大众,怎么塞得下6个大活人呢?可是小伙子们都要赶飞机,气田这儿可难得有辆出租车过来,那就只有硬赛喽。小伙子们不好意思来挤俺们老太太,俩个1米7、8的大个子居然都挤在前座上。在这种紧急情况下,小石2的好人缘就显出来了。刚才开过来时,路上见到一辆送客的出租车,小石还用车灯跟人家打了招呼,现在马上电话过去让他在检查站前面等着,好歹将小伙子们接了过去,否则下面的60公里路挤下来,还不定出什么幺蛾子呢。


西气东运:


回到库车后,退了即不价廉也不物美的库车饭店,小石2带着我们去了一家大宇商务酒店(¥150/3人间)。这种“商务酒店”过去10几年来在国内很流行,就是私人小旅店冠以美名,便于自助游客、打工的和小本生意人出差住宿。楼新、干净、房间小、价位低,厕卫齐全。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马上续残梦 回复 悄悄话 很接地气的新疆游记,欣赏!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