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何方:邓力群落选后我与他一席谈——党史杂忆(5)ZT

(2007-04-27 22:41:16) 下一个
何方:邓力群落选后我与他一席谈——党史杂忆(5)

何方、邢小群/
何方,1922年生于陕西,1938年去延安抗大学习、工作,后毕业于延安外语学校。1950年进外交部,任驻苏使馆研究室主任和部办公厅副主任,一直在张闻天领导下从事国际问题和对外关系研究。1959年下放,1978年恢复工作,任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所长。1989年调任国务院国际问题研究中心副总干事。为第七、第八届全国政协委员。1999年离休后,他在继续关注国际问题的同时,重点转向中共党史研究,2005年4月在香港出版了《党史笔记--从遵义会议到延安整风》一书,被业内人士认为在理论和史实上都有重大突破。最近,致力于口述历史研究的邢小群女士在对何方多次采访的基础上,整理完成了《何方口述自传》一书,在此摘取其中的部分精彩内容先期发表,以飨读者。

和邓力群一席谈

对于地位在我之上的领导人,我是一般无事不登三宝殿的,更极少去人家家里。但是1988年春节后,我却有意去拜访了一次邓力群。这不只是因为我们是熟人,拜个晚年,主要还是他在头年11月的十三大上两次落选,我觉得应该表示点安慰的意思。

老邓倒也确实是个痛快人,一见面就说,两次落选,丢了面子。我就问缘故。他说主要是有人起哄。我说,中央委员会选举后他应该退出顾问委员会的选举,不但一般委员,就是常委当不当也没什么了不得。他同意我的意见,并且说他就是这样做的。头天晚上开会通过候选人名单,第二天就要选举。他曾三次提出不做候选人,但是都被杨尚昆、习仲勋他们挡回。最后赵紫阳说就这样定下来了,不要再提啦。你看有什么办法!我说应该写个书面意见,即使不能像余秋里那样主动,起码也可以立此存照。他说,哪有时间写,实在是来不及了。

看来老邓意见最大的还是选前的安排。所以他一再说,选举嘛,那是代表们的意思,没什么可说的,问题在于选举前就连降了三级。听了这句话,我是丈二和尚,问是怎么一回事。他说,开头酝酿是定为政治局常委,后来变成政治局委员,等拿出最后名单时,已经是政治局候补委员了。这显然是对邓小平有意见。因为陈云提出邓力群进常委,邓小平等人不同意。邓小平提万里进常委,陈云、彭真等人又不同意。最后邓小平拍板,两个人都不进常委了,就让万里去当个人大委员长吧。但这邓力群在候选名单上变成候补委员的来由就搞不清楚了。李锐说他写的状告邓力群的信起了大作用,不知真实情况如何。

谈话中我还问,十三大已开过两个多月,不知有没有中央领导同志来看望他,下一步给他安排什么工作。他说,没什么人来,也没安排什么工作。只有薄老(薄一波)来了一趟,说他们不安排,我们给你安排,但没说安排做什么。问他自己的打算。他说,这次落选对他的精神并没有什么了不得的影响,以后自己可以支配的时间多了,正好多看点书,写点东西。只是由于青光眼,现在已变成了独眼龙。当然,还谈了些别的。例如他曾主动谈到,一次邓小平把他叫去好一顿批,说你和胡乔木不要在我和陈云同志之间夹楔子,我和陈云同志有不同意见这是公开的,我在和外国人谈话中多次说我们中央内部也有分歧,就是指的这个,只是没有点名就是了。邓力群说,他就赶快向小平作解释,表示绝对没有挑拨邓陈关系的意思,并列举了近年来所写文章和所作报告,引证邓的话一共多少次,引证陈的话只有多少次(他都有具体数字,我的印象是引证陈的话不到邓的三分之一)。

另外,他还把邓小平和周总理作了对比,表现了对邓小平的赞扬。他说,在毛主席去世后,如果周总理还健在,那自然是周总理接班了。但总理在政策上旧的框框比较多,不像小平那么坚决。比方要是总理在的话,是不会把江青给抓起来的。对这些我自然没有什么好说的。

总之,这次长谈给我的印象是,他的精神还好,正像他自己说的,作为共产党员,是绝对不会倒下来的。他仍然健谈,记忆力仍然惊人地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