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尘影

写下一些尘事,留下一点影子。也许世界都忘记了,至少自己还记得自己。(原创所有,请勿转载)
个人资料
尘凡无忧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归档
正文

富贵命(小说)

(2020-11-27 07:52:15) 下一个

富贵命(小说)

 

自从磕磕绊绊地学会了使用智能手机——即便只会用百分之一的功能也是会用了——陈老太感觉自己一步跨进了新时代。

之前她一直在新时代的门外徘徊。手机里是一个迷宫般的世界,打开的都是妖魔鬼怪,不然怎么连孙女那么乖的小孩拿起手机就忘记身外还有个真实世界呢——这是陈老太之前对手机恨得牙齿都发痒的看法。

“你这个老太太,不简单啊!比那些年轻的都强!”陈老太这里说的那些年轻的,是指她女儿等那些头脑顽固不化的小辈们。“你等着吧,你的福气来了!”陈老太对着客厅中央的穿衣镜里的自己说。

穿衣镜里的老太太的确年纪不小了,一身并不讲究的蓝灰褂子裹着精瘦矮小的身体,神情却是喜气洋洋,更因为懂得自我欣赏而显得容光焕发。陈老太仿佛第一次从这面照了几十年的镜子里发现了自己熠熠生辉的灵魂。这个时候她刚刚从手机里海量纷繁的信息中一步摸索到赚钱的捷径。

 

陈老太因此多了一句口头禅,“我这个人就是想法超前。”嘴上说着,笑意已经流了满脸,脸上的皱纹都跟着一跳一跳地发光。

她是指用手机上的各种秘密信息赚钱。

陈老太这么说的时候多半是在劝某个人听从她的建议,去微信上买她推荐的某只所谓股票。这些所谓股票并没有真正地上市发行。陈老太也从来想不到去分辨消息来源以及求证资讯是否属实。她是心地纯洁的人,习惯相信。

“这些还能有假吗?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公司老总讲话都说是国家支持的项目,习主席都在人民大会堂跟他握手来着。来,你给我说说,哪里是假的?”

假如这时候她女儿真的较真地跟她分辩,提及那个所谓老总讲话有几分可信,录音和相片有没有经过剪切拼贴……陈老太就会一把扯下脸上的不满的帘子,语重心长地警告女儿:“你都学坏了,心理阴暗了。你怎么把人都想的这么坏!”

 

“是原始股哩!”陈老太大声吆喝着,生怕对方耳朵不好听不见这几个字——虽然这几个字到底意味着什么,她自己也说不清。

“反正你听我的,跟着我赚钱就好了。”陈老太一说到赚钱就眉飞色舞,思绪流畅,表达淋漓,完全不像快八十岁的人。“你等着吧,那钱——真是哗哗地就流进钱包了!”陈老太兴奋的声音里有金币不断堆积垒高的清脆的碰撞声。

要是谁还没有智能手机——这不是新玩意儿了,但是对七八十岁的老人来说还是有些超前——陈老太就会两眼放光地鼓动他赶快去买一台来。“哎呀,这东西,可太好了!快去买吧!傻瓜都能会用!会用了就能赚钱!”

陈老太的煽动力不容小觑,真有几个老头老太太把家里子女们淘汰下来的旧手机拿出来翻来覆去地捣鼓,甚至也有人真的热血沸腾地去买了一部新手机——准备跟着陈老太大干一场。很快他们就组成了一支小队伍。

 

虽然陈老太有时候会善意地嘲笑那些落伍的不肯使用智能手机的老人们,陈老太自己手里拿的智能手机其实也没有买多久——一想到前面若干年大好的赚钱机会被自己白白浪费了陈老太就悔得直跺脚。她女儿老早就让她买一台来用,为了方便联系。她总是白眼回回去:“我用那玩意干嘛?!让我眼瞎得更早点吗?!”

如今陈老太早把这句话忘记了。她废寝忘食地狠学了一阵子如何使用手机——到底上去年纪了,为了灵活使用这把打开新世界的钥匙,陈老太很是费了些周章和心血,动用了当年学习课本知识的那种不耻下问的劲头儿。

其实说起来陈老太买手机背后还有一个故事,陈老太从来没有跟别人提及过——那是个失败的经验,轻易不可以示人。陈老太是为了方便查看先前买的一只所谓股票才买了这部手机。

那时她隐约地感到那只股票是受骗了——他们甜言蜜语地把她哄骗了进去,兑现过一两次红利就再也没有给她任何收益了。她女儿极力反对过,一再说那是骗人的把戏——凡是承诺高额回报利润的,都是骗局,无非是利用人心的贪。

陈老太才不相信她女儿,她更相信自己的运气。她是富贵命,是天上会掉横财的那种——只能是掉横财了,不然她这把年纪,富贵命这个说法怎么兑现!

“我就是有横财运!”陈老太梗着脖子跟女儿争辩。在陈老太看来,女儿无非是嫉妒她的好运。她女儿大学毕业风光了一阵子,后来擅作主张跑到国外做了半辈子穷哈哈惨兮兮的家庭主妇。陈老太觉得,仅凭她女儿不肯相信她能从微信上赚大钱这一点,就证明她的眼界早就不行了——她已经被时代淘汰了。

她陈老太就不一样了。她是富贵命,可以接着天上掉的财富。这是陈老太在不听女儿劝阻时脱口而出的话。这句话说出来没多久,不幸就降临了——不需要多么复杂的运作,陈老太那五万块钱买的股票连本带利都打水漂了。

陈老太把这次走霉运保密了很长时间——毕竟不是荣耀的事。直到有一次她女儿又劝她不要买一只新的所谓股票时才提及了这件事。陈老太理直气壮地回复女儿:“我一点没觉得亏。相反我还觉得该感谢它,因为它我才下决心用起了智能手机,才有了现在这么多赚钱的机会。”

 

的确是这样。陈老太的手机虽然买得不算早,但是买来没多久,用陈老太的话说,她就开始跟财神爷接上头儿了。“微信里那么多给你白发钱的项目。”陈老太挥着手臂招呼大家,“我这个人人家从小给我算命是富贵命。现在财运终于来了。你们听我的,都会是富贵命!”

陈老太说得慷慨激昂——她都是从微信里那些各种老总讲话里学来的。那些讲话无不是让人听得心潮起伏热泪盈眶——这不单是金钱的力量,还是激发心灵的力量。

陈老太跟自己的一小队跟从者们说这些话的时候,内心里洋溢着让她激动的骄傲和自豪——她退休很多年了,已经久违了这种让人振奋的情绪。她觉得自己的青春年代好像被微信召唤回来了——她绝不会承认这是金钱的魅力,这是她的富贵命。

 

陈老太的女儿还是极力反对,说什么庞氏骗局。陈老太不需要搞懂什么是庞氏骗局,她只知道她陈老太的运气才没那么晦气呢。

“你的境界不够了。”陈老太再也忍不住大手一挥打断了女儿的话。微信里她的上线联系人给她刚发了一段致富心语——要想赚钱,千万不要听那些普通人的意见,他们是你赚钱路上的拦路虎。

可不是千真万确——她女儿就是个家庭主妇,却千方百计拦着她赚钱。

“你跟不上时代的潮流了,还不如我这个老太太。这是新的挣钱方式,专给我们这些有富贵命的人——这种财可不是谁都能发得起的,那要看你命里有没有。”

她女儿要被气哭了。陈老太心里撇撇嘴,不以为意。到时候她会看到她赚来的哗哗的钱的,不信她不信服她这个没她有文化的老娘!读书多有什么用,不会赚钱就屁用没有。

 

她女儿不得不让步,只请求她不要再去鼓动别人上当。这种事发生得太多了,一个人着了魔受了骗,结果把身边的亲朋好友也一同软硬兼施地拉进坑里。陈老太对此很不耐烦,“这个你不用管。我有好处从来都是见者有份。我不会让他们受骗的。”

天高地远,她女儿眼看着没办法了,就让她母亲把那只股票的详细情况发给她,她有朋友在警察局,市场监督局,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可以让他们帮忙看看这家公司有没有相应的资质,有没有受理过相关的诈骗投诉。

这一说不得了。陈老太立即警觉地瞪起一双历经世事的眼睛,“我不能告诉你!我们都被要求保密了,连最亲密的人都不能告诉。不然有些坏人会破坏我们公司的利益,会抢走属于我们的钱。”

她女儿完全束手无策了,干脆放任陈老太自己玩儿去。陈老太这些年的工资自然悉数都投进赚大钱事业里去了,只要别再把房子给搭进去就好。

说到房子,她女儿忽然想起前一年陈老太被人拉进去的一个投资房地产的项目。“现在投三千块钱,五年后就可以拿到一套一百八十万的房子。”陈老太曾眼睛冒着金钱的火焰对她女儿说。

手里当时没现金也不妨碍,陈老太事先谁都没有商量,东挪西凑地一下子买了七套这样的房子:给女儿,给侄子,给侄孙子,给……“到时候你们就跟着我过去住洋房享福就行了!”陈老太过后对着几个小辈说,语气大方慷慨,俨然已把一套套洋房分给了众人。大家你看我我看你,使劲儿忍着笑——他们都听多了陈老太的富贵幻梦,见怪不怪了。

时间并不长,一年过去,就传过来消息,那七套房子没可能盖成了。种种解释不通的原因,陈老太一律照单全收。本金自然也要回不来。“就当我支援国家建设了!”陈老太眉毛一耸就堵住了女儿的嘴巴。

陈老太是很知道她的辈份的权威的。她在微信里各种投资跟女儿说是想让她跟着自己沾光赚钱。她又没花着女儿的钱,虽然住着女儿的房子,偶尔投资手头周转不过来也会从女儿那儿挪借一些钱,不过她不是有工资的人么,多半都还女儿了,就算不还,她女儿难道还要跟着屁股追她债不成?!

 

不过这两天陈老太的投资接连不顺。有一个上线联系人收了她的投资钱之后就联系不上了。还有现在手里的一只所谓股票,公司传话说系统被黑客黑了,她投资的份额被黑客拿走了一半。“你说这些黑客,有多坏!”陈老太愤愤不平地跟女儿说。她女儿只担心很快剩下的也会被黑客攻击黑掉。

事实不幸被她女儿说中了。果然公司又出了问题,公司会计把钱卷走了一部分。不过还好,陈老太的投资账户还是剩下了四分之一的本金。陈老太愤怒了一会儿想起女儿说的全部黑掉,转而又觉得该为这没有被拿走的四分之一开心了。

 

此刻清晨柔和的曦光里,陈老太安慰着聚在一起的她的那支愁眉苦脸的小队伍,声调散发着早晨的太阳那引人向上的光芒:“没关系,会好起来的!孙总说了,他会给我们补偿回来。他们要开发一个新的项目,是世界上最高级的一个科研产品,比得诺贝尔奖的那些还高级。这个项目投一块钱将来能回报十万块!这不是不可能的。我刚收到一条消息说,阿里巴巴的原始股这些年翻了十六万倍多。”

“一比十万啊!我们投一千块钱到时候就多少了?一个亿了!真是要富贵了!”人群果然涌动起来,头顶上朝阳的红辉均匀地洒下来,一张张老去满是年轮的脸上绽开了欣喜和向往的花朵,那花朵越开越盛,简直是在怒放。

看着他们的忧愁被自己的三言两语就化解,岂止化解忧愁,她给他们又带来新的希望和巨大的财富。想到这儿,陈老太止不住愉快地大笑起来。笑声回荡在清晨的广场上,陈老太自己都觉得,她的笑声听起来像个亿万富翁那么富有感染力,那么自信爽朗——就是马云也不过如此。

 

 

 

[ 打印 ]
阅读 ()评论 (8)
评论
尘凡无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喜清静' 的评论 : 谢谢清静。我答应过你啊。。。:)
喜清静 回复 悄悄话 谢谢把文章都放出来了,太好了。
尘凡无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带娃是持久战' 的评论 : 嗯,不外乎这两个主要原因吧。

第一,民不举。民不举里包括像陈老太这种心态上自然消解,以及更底层一点的不敢举,不知道举,和知道举了也没用的。

第二,官不究。官不究包括认为案件破坏性不算大就能少一事是一事的官场作风,以及办案能力差办不了这种网络作案——这个可能性比较小。

当然除此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继续写下去就是调研论文了。。。:)
带娃是持久战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尘凡无忧' 的评论 :

是滴 :)
尘凡无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带娃是持久战' 的评论 : 其他地方是指哪儿?其他国家么?:)
带娃是持久战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尘凡无忧' 的评论 :

为啥其他地方这种事情少一点呢?:)
尘凡无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带娃是持久战' 的评论 : 嗯,为啥你这么多为啥?不合理的存在也是存在呀。。。:)
带娃是持久战 回复 悄悄话 社会和个人都有问题。为啥社会上那么多骗钱公司?为啥那么多人非要去信?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