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尘影

写下一些尘事,留下一点影子。也许世界都忘记了,至少自己还记得自己。(原创所有,请勿转载)
个人资料
尘凡无忧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私奔的猪(小说)

(2019-09-16 12:57:20) 下一个

私奔的猪(小说)

那天傍晚,我跟妻子在一条常去的林间小路散步,迎面就看见猪先生和猪太太急匆匆跑过来,很有点仓惶狼狈的样子。

猪先生看上去还好,猪太太已经气喘吁吁了。我不经意地瞅一眼猪太太有点明显发福的身体,便意识到她一定是怀孕了。

他们两个同时在我们面前停下。

“请问,”那位猪先生彬彬有礼,“请问穿过这片树林就到了另一个省份了吧?”

“是的,那边是天堂省。不过还有很长的一段路呢。”我妻子抢在我前面担忧地回答。大约是有孕在身的猪太太让我妻子动了恻隐之心,使她想起自己怀孕的时候走半里路都吃力得紧。

“不行了……我实在是跑不动了!”好像为了应验妻子的同情,猪太太一屁股就坐到地上,再不肯起来。

“不行亲爱的,我们必须在明天天亮之前赶到天堂省。”猪先生温声说着,伸手试图去搀扶起猪太太。但是猪太太沉重的身躯纹丝不动。

“跑了三天三夜,我要累死了!”猪太太索性就势躺在地上了。

猪先生看看猪太太,又看看我们,无奈地摊了摊手。

“我们带的干粮都吃光了。实话说,我们是私奔出来的。”猪先生谨慎地看着我们,语带犹豫。

我能猜出他想说什么了。果然,一瞬犹豫之后猪先生向我们恳求道,“你们可以给我们一点吃的喝的吗?”

这是一只受过教育的猪。我暗自在心里嘉许他,即使他恳求的样子也显得那么不卑不亢。

我还没有回答,我妻子已经抢了我的话,“当然。跟我们来吧,我们家就在这条小路的尽头。”

就这样我们一行踏上返回家的路。

 

我妻子亲热地搀扶着猪太太走在前面。共同的怀孕经验让她们很快有了可以深入的话题,她们的语气中已经有了深厚的战友般的情谊。

时不时飘过来的几句话里,我听到猪太太在抱怨这一路奔波遭受的辛苦。

相比起来,男人们在一起就显得沉默多了,尤其猪先生,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我正要开口说点什么,猪先生已快速地说出口,“我知道你一定想问我们为什么要私奔,尤其我太太还身怀六甲。”

我为我们的灵犀微笑点头,“我的确有点好奇。这样的劳顿颠簸对孕妇来说有点危险。”

“你大概已经听说了吧?关于我们……”猪先生略带迟疑地说。

“耳闻一点点。”我点点头,心情跟随他沉重起来。听说现在猪生不易。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

关于各地不允许养猪的消息闹得沸沸扬扬,之前我也只是听说,并不真的知道现在猪的世界里到底发生了什么。直到遇到猪先生夫妻,我有点相信那些传闻了。

“他们不允许我们活下去。他们说我们难看,有碍观瞻。说我们不卫生,肮脏,影响市容。可是我们是一群生活在现代社会里的猪,我们已经变得越来越干净越来越文明。我们甚至已经接受你们人类的改造,开始生物性进化,简直变得越来越不像猪了。可是还不够!他们还是嫌弃我们!”我听到猪先生牙齿咬在一起的咯嘣声。

猪先生越说越激动,“你知道吗?我所在的那个农场,本来是一个非常平和安宁的地方,我们世世代代在那里过着世外桃源的生活。我们不去打扰人类的世界,可是人类却肆意侵犯和践踏我们的尊严。据说这次事件起因是他们要在农场附近建一个玫瑰花园。结果有人说,猪农场太影响形象,配不上玫瑰花园的高雅。就为了这个,他们就要把我们的农场关掉,把我们赶尽杀绝。”

“这些愚蠢的屠夫!他们忘记了,正是我们的血肉喂养了他们。真是可惜,我们猪这么聪明,我们却养出这么多没良心的蠢货!”

“你们人类真是又虚伪又忘恩负义!”猪先生看着我,激动处忍不住脱口而出。然后他忽然意识到这样说对我有失公允,便立即更正,“当然,您不是这样的。您跟他们不同,这我可以一眼看出来。”

我苦笑了一下,没有为自己辩解,而是陷入深深的思索——猪先生的话,他说的何尝没有道理呢——我们有些人类,的确是虚伪到家了,连猪都不如。

“那你们是怎么逃出来的?”我关切地问。

“是我们的小主人打开大门放我们走的。你知道,我们的小主人简直是个天使……但是即使如此,我的很多兄弟姐妹也没有逃离。他们要跟农场共生死——‘这是我们的家园,我们要誓死捍卫它。’他们这样说。可是他们没见过那种屠杀的场面是多么残酷多么可怕……”说到这里,猪先生流下两行眼泪,“他们大概现在已经都死了。”

想象着猪群尸横遍野血流成河的场景,我忍不住打了个寒噤,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幸好这时到我家门前了。

 

我们从来没有款待过猪,更不要提怀孕的猪了。我妻子又兴奋又慌张,简直手忙脚乱,生怕对猪太太招待不周。

一顿狂吃和休息之后,猪先生和猪太太的气色明显好多了。尤其猪太太,连连打着饱嗝,最后不好意思地问我妻子洗手间在哪里,她想去方便一下。

两位女士离席以后,猪先生眼含得意之色,悄悄对我说,“您知道吗?我太太因为没有参加农场内部的政治会议,她到现在也不知道我们逃离是为了保全性命。”

我的好奇心被成功勾起来,“那她是为了什么跟你这么狂奔的呢?”

猪先生笑得更得意了,“我告诉她,如果我们不离开,我家主人就会把我送给别人家做女婿去。”

原来是这样。我哑然失笑,忍不住称赞猪先生聪明。

“你知道,这些女人们愚蠢得只懂得捍卫爱情。生命对她们来说才没那么重要呢!”猪先生的语气有一点点不屑,随即却换上一副郑重的神情,“但是,谁能否认,这些愚蠢的女人们很伟大呢?”

这真是一只内涵深邃的猪啊!我简直要对眼前的猪先生肃然起敬了。

 

虽然我们再三挽留,猪先生还是坚持当晚就离开。

“我们必须要尽快赶到天堂省去。只有到那里我们才能好好地喘口气。”猪先生说。猪太太当然希望好好休息一下——她这几天真是累坏了,依然面带倦色——不过最后还是顺从地听了她丈夫的话。

既然关系到他们的生死安危,我和妻子终究不好再说什么。

于是我们一送再送,直到天完全黑尽,我们才不得不跟他们道别。两位女性间已然生出感情,依依不舍地抱了又抱亲了又亲。

“说不定以后还能再遇见呢!”回来的路上,我太太乐观地安慰我。“说不定我们还能看到他们的孩子们呢。猪太太说,她的预产期就在下个星期。”

我低着头没有应声,脚下加快了脚步。因为我忽然隐约记起来,天堂省好像也开始禁养猪了。我想快点回去查看一下新闻报道。

我是对的。当我看到记忆里那条模糊的消息之后,颓然坐在那里,一时觉得无比茫然——猪先生和猪太太,大约我们没有机会再见了。

 

然而我错了。

一个星期后,我在一条新闻里看到他们,不,是看到他们一家子的照片,挤挤挨挨地在天堂省某个城市公园的矮草丛里,几个小猪仔肉鼓鼓的,嘴巴还叼着猪太太的乳房。

而下面的文字标题写着:“当猪进入文明社会,它们应当有活路吗?”

我快速扫描了一眼那篇轻佻的文字,看到里面说猪妨碍了人类的文明形象,就没有再看下去。

 

毫无疑问,猪先生他们一家都死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8)
评论
尘凡无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带娃是持久战' 的评论 : 国庆快乐 :)
带娃是持久战 回复 悄悄话 国庆快乐 :)
尘凡无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清水一隅' 的评论 : 谢谢鼓励。:)看到那篇文章,很替猪不平,就一口气写下来了。。。。
清水一隅 回复 悄悄话 续就更好写了
---清天下猪====日本人写过了。
---半夜-叫--horror 儿童不宜
-----
写的很流畅啊!
尘凡无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寒一凡' 的评论 : 谢谢留评。其实这是前两天在朋友圈看到的一篇关于现在中国农村很多地方禁养鸡、猪等的文章给我的灵感。。。。
尘凡无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earland1' 的评论 : 多谢鼓励。汗,猪都死了,还怎么续。。。早知道留个小猪仔。。。。 :)
寒一凡 回复 悄悄话 很有意思的小说。人类是自私的,很少站在其他生命的角度思考。
Pearland1 回复 悄悄话 创意新颖,文笔流畅。赞!麻烦再来一篇续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