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尘影

写下一些尘事,留下一点影子。也许世界都忘记了,至少自己还记得自己。(原创所有,请勿转载)
个人资料
尘凡无忧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老套的故事(小说)

(2019-09-11 12:42:53) 下一个

老套的故事(小说)

 

 

人生很多时候就是有赖一个醍醐灌顶的醒悟。

当肖恩把手中的刷子蘸满咖啡色涂料举到半空,对着浅紫色墙壁略一犹豫,而刷子在他还犹豫的当口已然失控似地落向墙壁——一块难看的咖啡色顷刻间就像泥巴糊在高贵典雅的浅紫上了。

只在那一刻,肖恩的大脑忽然一片空白——他错得太离谱了!

 

不过又有什么办法呢?肖恩悔罪一样立在那面墙壁前。他的人生就是被这看上去无辜却带着破坏和颠覆意味的涂料刷子给毁了。

肖恩沮丧地看着手中还在示威似的向下滴着浓液的刷子。要命的是,直到此刻他才意识到,紫子是对的。

“不怕人不听,只怕你不说。”紫子的声音在这空荡荡的房间里响起。

 

如今看,紫子的话已经像魔咒一样兑现在他的生命中。

而紫子说这话时还一切风平浪静。

女人真是神奇的物种。肖恩到现在也想不明白,紫子怎么会有那么敏锐的直觉,或者说警犬般的嗅觉,只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女人的危险性。

 

那个女人——紫子是这样称呼温妮的。

紫子并不是粗鲁的女人,她用这几个字指代温妮算是表达她对她极端的不屑。

肖恩在跟紫子随口说起温妮的话。温妮,那个待人无比和善,说起话来声音像捻成细绳的麦芽糖,缠缠绕绕地甜着你的温妮,就像她的名字一样温柔可人。

“温妮说从来没见过我这样的男人,爱老婆简直爱到尘埃里去了。”肖恩一边说一边夹了块肉放进嘴里一边鼓着腮帮子冲紫子送了一个媚笑的眼波。脸上有点自得的表情——肖恩从来不觉得宠老婆有什么不对。他的狐朋狗友当面都叫他的外号“宠妻狂魔”。

 

本来是夸耀,自我显摆,甚至变相示爱,谁知道紫子的脸色猛地变了。“温妮?那个对谁说话都一波三折甜得腻死人的女人?”

“还能有谁?看人家多温柔,你学着点儿——肖~~~哥~~~~~~”肖恩捏着嗓子学温妮娇滴滴藤曼般纠缠着上扬的声音。

一个不提防,任是谁的骨头都会在这缠绕里酥成一堆沙子。

 

“那个女人说的话你也能听进心里去。” 紫子鼻子哼了一声,打断了肖恩的温妮式余音袅袅。

“对谁都发电。光听她说话我都是一身一身起鸡皮疙瘩。一个女人,八竿子打不着,去跟男人议论人家夫妻之间的事,就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离她远点。”紫子斩钉截铁地下结论。

肖恩有点吃惊。紫子一向为人很大方,怎么会介意这个温妮呢?谁都知道肖恩和紫子是铁打的夫妻,从高中一路恩爱上来,快二十年。移民初期的艰难生活没有拆散他们,反倒是让他们更加相依为命如胶似漆,谁都不可能再插入他们之间。

至少那时肖恩是这样觉得。

 

“人家是在夸我们恩爱啊!你是不是太小心眼了?”肖恩不解。

“对一个男人说他宠爱老婆过了头就是没安好心。”紫子一撇嘴,“听上去好像很正义公平似的。别人夫妻间的事她知道多少就评头论足。何况大家都是女人,要我对一个男人只会对他说,对老婆怎么好都不过分,就该低进土里,那是男人的福分!这是一个女人该对一个男人说的话,而不是在这个男人心里挑起他的委屈。”

 

紫子自顾自说,转头看一眼肖恩傻呆呆的样子,笑他,“是不是你听着那个女人的话还很受用啊。不懂了吧?人的头脑最怕被洗。不怕人不听,就怕你不说。话都是溜缝儿的。谁的脑袋没有三五纵横的细缝儿啊?会说话的人是抹平那些缝儿,不会说的就是让缝隙越来越大。她这种话说给女人听是安抚女人,说给男人听就是挑拨男人。你离她远点就是了。”

紫子说完抛给肖恩一个娇媚的笑就换了一个话题。

 

那时紫子还完全没有把温妮放进眼里。

那时她还跟肖恩一样自信他们的婚姻坚不可摧。

那时谁都没有意识到,温妮这样进入他们的生活,就像这第一笔落在浅紫墙壁上的咖啡色泥巴。

 

肖恩几乎怀着愤恨开始往墙上涂抹,凌乱的咖啡色在墙壁上越发狰狞地扩展着它的地盘。

并非他没有听紫子的话,他是离温妮远远的。可是温妮是有腿的,她会自己走向他,无论他离她有多远。

办公室里就他们两个中国人,他们还是同一个项目的组员,他又是项目的主要负责人之一,他总不可能完全不理她。而她也总会有各种各样合情合理的借口找他:软件不熟悉;不理解这行代码;甚至不会使用新式咖啡机。

 

别人都规规矩矩叫他肖恩,温妮不。她喜欢叫他肖哥,反正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得懂中文。温妮叫得一付甜到骨髓里却又思无邪的样子让肖恩不好意思强令她改口。

“肖哥你真能干!”

“肖哥你太棒了!”

“肖哥你真是我的大救星!”

“肖哥你真是AI 的脑瓜子,聪明死了!”

 

即使肖恩全方位加以防备,终究敌不过这一声声叫魂似的声音。后来肖恩意识到,当自己想在感情上防备一个人的时候,自己已经输了。

“ 不把你夸晕,从哪里下手呢!”肖恩的耳边出现紫子带着轻蔑的嘲笑的声音。

这不是紫子说的。但是假如让紫子说,肖恩知道紫子一定会这样犀利地一针见血。

 

温妮的声音是那么具有侵略性,长驱直入他的生活和内心。有几个男人能够淡定地享受一个看上去温柔可人而且颇有品味的女人的恭维呢,不晕头转向才是怪。

 “哇!嫂子真是有福啊!”温妮看到肖恩给紫子买情人节的玫瑰会夸张尖叫,好像那花儿是送给她的一样。

“啧啧,肖哥你真是世上第一好老公!嫂子怎么就这么有眼光找到你了!嫉妒死我了!”这是温妮看到肖恩在紫子生日给她偷偷准备礼物想给她惊喜的时候发出的感叹。

 

相对于温妮的没见过世面的大惊小怪,对肖恩的浪漫早就习以为常、风轻云淡地接受这一切的紫子,让肖恩过后想起来总觉得缺少点什么——就是温妮对他的那种由衷的赞美和崇拜,那种孩子气的由衷的欢喜。

一想到温妮那双因为出其不意的惊喜而闪闪发光的眼睛,肖恩就觉得自己浑身轻飘飘的,有点站立不稳的感觉——要是紫子也这样对他多好,用那种焦糖一样甘甜的声音,用那种熠熠生辉火苗直窜的眼神…….

紫子自然是这样对过他,不过那是很多年以前了。

 

现在肖恩已经想不起他和温妮第一次越界究竟是怎么发生的了。那天公司一个同事离职,肖恩他们部门的人聚会,闹得有点晚,温妮说她喝多了不能开车,就请肖恩顺路送一下她。

整件事都是昏昏沉沉中发生,带着令他惊心动魄的刺激——原来在汽车那个狭小的空间可以做那么多事!

 

第一次之后肖恩懊悔了很久。他觉得自己对不起紫子,觉得自己很恶心,行为很卑贱,他不是没有见过美女的男人,居然管不住自己的身体——即使是温妮先把嘴唇堵住了他的,他应该有理智推开——他只不过喝了一支啤酒而已。

温妮在那次之后对肖恩的态度则完全转向亲密,俨然肖恩就是她的了。“肖哥”两个字再从她的朱唇里吐露出来肖恩怎么听都像是“亲爱的”。

 

“我没有那么坏。”肖恩一边继续用力刷墙,一边给自己辩解。

那之后他的确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开始有意识地躲避温妮。

不过温妮是谁。肖恩在心里苦笑了一下,就算温妮是苍蝇,肖恩的嘴角不由自主勾起一个无奈的弧,他肖恩说到底也不过是一堆屎而已。

 

温妮看出肖恩的躲避。她一点也没有因此显得气急败坏或者慌乱不安。相反,她不慌不忙,一派从容,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只是偶尔,他们在公司电梯里相遇,只他们两个人的时候,温妮会用几乎听不见的耳语对他说话,令肖恩招架不住的是,温妮的这种耳语在他听来已经变成了一种回荡在汽车里销魂的呻吟声。

 

“你真是一个纯洁的男人。简直是绝了种的圣男。”温妮用她那柔软的手臂一样的声音缠绕着肖恩,用毫不咄咄逼人甚至献媚的话语亲吻着肖恩,用她那能听到火焰噼啪作响的目光解着肖恩一直扣到领口的纽扣。

一次肖恩可以承受住。两次肖恩可以承受住。第三次,温妮含着笑柔声夸他,“你可真是柳下惠。偏偏你斗牛一样强壮有力。”

肖恩一下子就溃不成军了。

 

他们开始寻找各种时机各个可能的场所来发泄。

世界一下子被扩展了,肖恩从来不知道原来有那么多危险的地方都是安全的地方,那么多宁静无奇的地方都发生过甚至正在发生着惊天动地的事。

即便那时候,温妮仍不忘夸奖他是个贞洁的圣男,仅仅为了他们只是偷偷摸摸地在一起。

温妮从来也没有说过要他们公开在一起。她从来也没有给过肖恩丁点压力。

“只要让我爱你就够了。”温妮软着声音说。肖恩便很有一种无以为报的感动,只有狠狠地爱回去。

 

想到这里,肖恩恨恨地朝墙上甩了一刷子,一条咖啡色的长泥巴印子像一道长疤呈现在淡紫的底色上。

这世上哪里有什么无所求的女人呢!肖恩现在看明白了,当时温妮的所作所为不过是一场深谋远虑的计划罢了。她只不过深藏起自己的本性,全心全意地做出讨肖恩喜欢的样子。

 

她怎么会表现出自己的野心呢。那时她是这整盘戏的操控者,不能露出一丝一毫的马脚——也许这样说有点冤枉她了,但是细想其中的道理何尝不是这个道理呢。

所谓不露马脚,就是自始自终地表现善良,温柔,体贴,一付无事不为肖恩考虑的样子,一付只是来拯救肖恩的天使的样子。

毫不夸张地说,那段时间的肖恩完全被她征服了。

 

女人的小聪明只有女人能看透。

没有纸能包住火。更何况温妮从来都暗中制造火焰外泄的机会。不过那时肖恩并没有察觉到这一点。

 “肖恩,我不知道人心到底有多坏。我只知道我不喜欢那个女人。我以为她只是撩拨你。所以提醒你离她远点。我没有想到她对你是志在必得。而你……”

紫子哀伤的声音在空荡荡的房里回响。肖恩的胸口感应到了那声音里的疼痛。

 

为什么当时他没有感应到这种疼痛?却莫名地觉得紫子揪住这件事是为难他,让他难堪呢。他都认了错了,也保证会跟温妮断绝来往,紫子却还是不依不饶。她像一块严冬里的冰块,迅速地冷下去,一点也没有恢复温暖的迹象。

可是这世上没有对比就没有不平衡。

那时他很自然地把温妮和紫子放在同一个天平的两端开始称量她们——温妮是那么温柔,即使他告诉她他为了紫子要跟她断绝关系,她还是用一种极尽甜美的温柔爱抚他,满足他,在他耳边销魂夺魄地呻吟,让他很多个不能见她又被紫子冷落的夜晚无限渴望这让他神魂颠倒的声音。

 

“我不能破坏你的家庭。我不能让你在紫子那里受委屈。我不能让你为难。我理解你都是不得已。我爱你。即使我们分开了我还是爱你……”

所有的话都是为了渗透。肖恩又想起紫子的那句话,“不怕人不听,只怕你不说。”

肖恩现在终于承认他就是白痴——能被一个女人的情话洗脑不是白痴是什么?

 

不过那时候温妮的这番话让他听来全身每个毛细血孔都受用。

他感觉到了爱,从前在紫子那里得到的那份爱,如今温妮这个女人同样给予了他。不是爱是什么?这么退让,这么隐忍,这么不图名利,这么无私地爱他,不是爱是什么?

他全然记不起如今的一切烦恼都起自温妮,记不起温妮是如何一步步放下诱饵又步步为营地钓紧他了。

 

男人啊——肖恩垂下握着刷子的手,深深地叹息了一声。

他也不过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男人,只对表面的温柔和美貌深陷,而对女人的品质则全无认知。

他有幸有过紫子,紫子是女人中的珍品——美貌,智慧,纯洁,高贵。

那些让你发自内心的爱的人和事物从来都是真正高贵的人和事物。只是这世界从来都是赝品打败珍品。因为珍品不屑与人争斗,尤其不屑为男人争斗。

 

“我爱你肖恩。从前爱你,现在爱你,或许以后还爱你,但是我无法跟你在一起了。”

这是紫子最后离开的话。

肖恩忽然悲从中来。他也爱紫子。此刻他尤其意识到这份爱。从前爱,现在爱,或许以后还爱。但是他知道他永远失去紫子了。

 

“我警告过你了,离那个女人远一点。我给过你机会。这个世界光有苍蝇并不可怕,光有屎也不可怕,可怕的是苍蝇和屎一拍即合地纠缠在一起。没有比这更令人恶心的了。”这是紫子的声音,透着无限冰冷。

那时他们的婚姻已经进入无可挽回的阶段。紫子甩给他的眼神就像甩在一堆屎上。他从来不知道紫子会这么绝情。

 

不过怪谁呢?

紫子是对的。他配不起紫子的深情了。无论给自己找多少借口,他肖恩说粗俗点就是一堆狗屎。

在紫子给了他一次改过的机会之后,肖恩再次没有经受住温妮的诱惑。

温妮事后说她不是有意的,她只是太思念肖恩了。她什么都不想要,只想要肖恩一夜承欢。

 

当一个女人说她什么都不要只要你的时候,而她明知道她没有资格要你,你也没有资格把自己给她时,她这样说无疑是在你的脚下挖了一个陷阱。

这是后来肖恩的痛苦的领悟。不过那时,肖恩已经被温妮彻底洗脑了。

他眼里的温妮像被施了魔法变成了世界上最美的女人,给他世界上最伟大的爱情——她保证了,绝对不会破坏他的家庭。

面对着这个什么都不要只要他的女人,他只能回报她缠绵,死了也要跟她缠绵。

 

“你这么饿的样子,难道紫子不肯满足你了吗?”有一次缠绵过后温妮柔柔地不经意地问起。这是他们头一次这样谈论紫子。

肖恩开始还有点不适应,不过温妮很快帮他消除了这种心理上的不适感——“我希望你能生活得更幸福。”只这样一句话,肖恩的防线就被摧枯拉朽地瓦解了——他觉得温妮就是传说的他的灵魂伴侣。

于是有了后来他们很多次谈论紫子,再之后就有了温妮一边爱抚着肖恩一边在他耳边温言软语地对紫子展开各种评论。

 

“她凭什么对你这么趾高气昂呢?你这么好,要是我,天天把你含在嘴里宠着。”……

“她凭什么冷淡你,不让你碰她。谁还没有个过错呢。你都跟她低头认罪了她还这样不依不饶。杀人不过头点地。这年头有几个男人像你这么干净,嘴上都不沾腥气。她是生在福中不知福!要我啊,我都会开心地不知道怎么爱你才好,天天让你爽死!” ……..

“你确定紫子她外面没有人吗?她不跟你做她能忍住吗?这个年纪的女人比男人更需要。说不定啊,”温妮说到这里谨慎地停了一下,深情地看了肖恩一眼,然后一付为了肖恩才豁出去把心里话说出来的样子,“说不定她早就给你戴上绿帽子了!就你还在这里把她当神供着。”……

 

要说语言是有力量的,肖恩现在是完全相信了。

他那些日子就是中了邪地相信温妮说的每一句。他觉得自己被自己对紫子的爱蒙蔽了,虽然他一直认为紫子不是温妮所说的那种女人,但是,紫子确实拒绝他很长时间了——自从知道肖恩和温妮的事,即使肖恩再三保证跟温妮一刀两断再不会犯,紫子还是坚决地搬到了书房。紫子跟女儿解释,爸爸现在睡觉打呼噜声音太吵。女儿立即笑嘻嘻地就信了。

 

紫子会有其他男人吗?肖恩环顾了一下他们共同认识的男人圈,有对紫子有好感的,但是紫子并不把他们放在眼里。

不过倒是以前听紫子说过她有一个老外同事对她非常热情,经常请她去他们公司下面的咖啡厅喝咖啡。

从前紫子多半都婉拒了。现在紫子还会拒绝他吗?听紫子描述那是个很高大威猛的白人男子。

 

“洋男在满足女人方面可是比中国男人强多了。那个巨大……”温妮一脸色迷迷流口水的样子。

肖恩反问她,“难道你试过?……”

没等肖恩说下去,温妮就一个翻身堵住了他的嘴巴。

那一次肖恩没有太大兴致。他满脑子都是紫子跟白人男赤身裸体纠缠在一起的画面,以至于兴致高昂的温妮很不满意。

 

那之后不久肖恩果然就在紫子的衣服上闻到了强烈的古龙水的味道。他拿着衣服气势汹汹地对着紫子一番劈头盖脸地责问。等到紫子明白了为什么,她气极而笑,“是谁把你变得这么猥琐了?那个女人吗?”

肖恩怔在那里——他被紫子的话惊到了。半晌才回过神来否认。紫子的脸色已经快沉到地面上去了。

“她是不是对你说我不跟你做爱就会忍不住去跟别的男人鬼混?”

肖恩再次为紫子的神机妙算愣在那里,等到肖恩挣扎着说出“与温妮无关”的时候,紫子已经头也不回地走出了他的视线。

 

他们正式办理分居手续的那一天,紫子就带着女儿搬出去住了,她另租了一套公寓。肖恩本来坚持让紫子留在这里,他搬出去。结果紫子压根儿没理会他的提议。这座房子贷款刚刚才付清,他们本来是打算在这里一起恩爱地住到老死的。

他们的银行账户上没有多少存款。假如紫子不要房子,那就跟净身出户没两样。何况她还带着女儿。肖恩怎么想怎么觉得他该对紫子有所补偿,于是跑去银行抵押房屋贷了五十万加币打到紫子的账户上。这样他才稍稍心安。

 

昨天是他第一次把温妮领回家里。温妮一路看一路发着惊喜的尖叫。“这是我们的家了!”她缠绵地搂着肖恩,用最缱绻的方式爱抚肖恩。“我爱你肖。我只爱你这个人。别的我什么都不要。但是你给我太多了。”

温妮甜美的温柔把肖恩脑海里残存的紫子冷漠的眼神驱走了。紫子的眼神是冷漠的吧,她那样冷漠地对肖恩已经很久了。也许那冷漠下面也会有哀怨。但是又怎么样呢。她已经不爱他了。而他也不该再爱她了。他要全心全意地爱眼前的温妮。这个女人为了爱他这几年里承受了多少委屈。

 

假如故事只是停留在那最美最缠绵的一刻多好。肖恩的脸上露出苦笑。

当肖恩老实地把温妮当作自己老婆般交代自己的金钱身家时,自然就说到了他把这套房子抵押贷款给紫子母女的事情。

 

“什么?你说的是真的吗?五十万!你给了她五十万?!”

温妮以肖恩绝不会设想到的速度滚下他的身体,又以肖恩从未听到过的粗暴的嗓门大叫,那种欢爱时本来性感诱人的披头散发的妖冶模样乍然就变得狰狞了。

肖恩耐着性子解释,他不能做没良心的事。这座房子本来就是紫子和他这些年共同打拼出来的。何况他们的女儿选择跟了紫子。更何况他们离婚这件事过错的一方说到底是他肖恩。他不能做了不认,那太没种了。

 

温妮几乎是咆哮的了。

“你疯了吗?!你是白痴吗?!你没有错!错的是她!是她生在福中不知福,让你低到尘埃里!是她不好好爱你你才爱我的!是她出去找男人你才跟她离婚的!你怎么错了?!你哪里错了?!”

肖恩目瞪口呆地听着温妮,觉得大脑一阵一阵发紧——他怎么会没有错呢?在他没有出轨温妮之前,他和紫子是多么幸福的一对。

在那一刻,肖恩忽然意识到,他最错的一件事其实是这一直以来太相信温妮的话了。

 

昨天温妮离开的时候几乎是他们相处这两年对他最冷淡的一次。肖恩想去抱她一下她都甩开了。

“我要回去再想一想。”她要想的是肖恩苦口婆心对她说的话——他和紫子结婚的时候一穷二白,什么都没有,但是有爱情就够了,爱情可以创造出奇迹。他们现在已经比当初跟紫子在一起的时候好太多了,至少他们拥有这座一百多万的房子。那五十万,跟爱情相比算什么呢?他们一起努把力会很快还清的。“肯定用不着二十年。”肖恩开玩笑地保证。温妮的脸上却没有一丝笑。

 

手机叮咚响了一声,提示有消息进来。

肖恩放下刷子,擦了擦汗,打开手机。

一点都不意外,是温妮发来的。没有她惯常使用的“小心心”“小爱爱”“小肉肠”之类让他心酥肉麻腿软的称呼,直接开门见山:“分手吧。我不是小姑娘了,不想跟你一结婚就背上五十万的债。你既然把钱都给了你老婆,说明你还是爱她。你去找她吧。不要再来找我。”

 

肖恩看看手机,再抬头看看刷了一大半的房子——这是昨天温妮来看了要求他重刷一遍她喜欢的咖啡色,顺便刷掉紫子存在过的痕迹——他是打算好好跟温妮过的。

看着看着,肖恩忽然就笑了。

“真他妈的老套!”他忍不住骂出了声,声音里带着一种如释重负的解脱。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6)
评论
尘凡无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带娃是持久战' 的评论 : 哇。。。意思是说你是粉吗?但是,怎么这么容易就凉粉了?。。。:(
带娃是持久战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尘凡无忧' 的评论 :

不告诉我,我就不信 :)大不了不粉了 :)
尘凡无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带娃是持久战' 的评论 : 哈哈。。。人家都说写小说的不要解释,就神秘着一张脸就好了,让读者自己添加各种想法。。。。我忍着不告诉你。:)
带娃是持久战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尘凡无忧' 的评论 :

另外心机女太笨。如果能花那么大心思等几年,那她看不出来男的会把财产给正宫吗?
尘凡无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带娃是持久战' 的评论 : 你们两个都属于太聪明一类的。。。:)
带娃是持久战 回复 悄悄话 看完了。赞同小凡的观点。觉得有些地方不合理。持保留意见
尘凡无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清水一隅' 的评论 : :)
清水一隅 回复 悄悄话 烂温迪撒颜色蠢夫灌浆糊
贤紫儿扮白鬼愚男辨真情
尘凡无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清水一隅' 的评论 : 我要笑死了。。。先谢谢你清水,你太能夸了。。然后再告诉你,我已经被你夸晕了。。你想干啥?。。。。:))
尘凡无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带娃是持久战' 的评论 : 哈哈,原来如此。。。这里又不用占位。。。。:)
清水一隅 回复 悄悄话 海华之---二刻拍案惊奇

烂温迪撒颜色直男灌醐醍
贤紫儿扮白鬼傻夫辨真情

所以我说咱们海华作家尘凡的作品主题是---灵魂的守护!!
带娃是持久战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尘凡无忧' 的评论 :

too long, did not read yet. :)
尘凡无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带娃是持久战' 的评论 : 这是啥意思呢?:)
带娃是持久战 回复 悄悄话
TLDR :)))
尘凡无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只能说。。。。你太聪明啦!:)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按一般的道理,这种女人最多是一个小三的料,只有傻男才会上她的圈套,也许我看得太认真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