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尘影

写下一些尘事,留下一点影子。也许世界都忘记了,至少自己还记得自己。(原创所有,请勿转载)
个人资料
尘凡无忧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归档
正文

秀时代(二)

(2015-09-16 07:39:26) 下一个

(二)

 

赵嘉仁是德男在网络上认识的前任男友。甚至可以说是前任网络老公。德男一口一个老公地称呼赵嘉仁的时候,秀真每次听到都说不出来的好笑和别扭,总要不自觉自处看看,那个叫赵嘉仁的网络魂魄有没有在她们身边游荡。

 

那时候德男最终和前夫离婚。秀真不能确定如果没有赵嘉仁的出现,德男会不会那么痛快地离婚。“你确定那个赵嘉仁真的爱你吗?”秀真小心翼翼地问过德男。

“那还用说。我们现在每天在一起至少三个小时。”德男一脸初恋少女的甜蜜。这个赵嘉仁的确是德男的网络初恋。

 

据德男说她上网络网恋还是她班上的一个男学生的指点。那个刚二十出头的男生大概喜欢德男,有一次发给德男一个网络链接,德男点开看是一个男人和女人的网络聊天。即使德男早已熟谙男女情事,还是看了个脸红心跳手脚僵硬。

“老师,你可以和我这样吗?我保证不告诉任何人。我只是很喜欢你。我想做你的情人。”那个男生火辣辣地发过来这么一句话。那段时间正是德男的前夫地下小情人怀孕丑闻闹得满校园皆知的时候。

 

德男马不停蹄地屏蔽了那个男生。“哪那是聊天啊”,德男后来告诉秀真,“那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在热火朝天地做爱。”

用网络做爱?秀真一头雾水地想象了一下,忍不住笑,那不就是意淫吗?

“是做爱。”这是后来跟赵嘉仁网恋了之后的德男的说法。“真的是做爱。比真实的做爱还要美妙,还要欲仙欲死。”德男一脸花痴样,中风似的咬着手指头,目光凌乱地解释。“真的爽死了。我要见他。我要跟他结婚。我要跟他做爱做死!”

秀真一口茶喷到备课笔记上。这还是她认识的那个德男吗?意淫竟然有这么大的威力。

 

“他知道你为他离婚了吗?”秀真问。赵嘉仁的确促成了德男的果断离婚。“一个偷食偷到下出蛋的男人难道我还留着他等他哪天给我抱回几只野小鸭?!”德男说这些冷面无情。

只有秀真知道,事情发生后的最开始德男其实始终恋恋不舍。“我们是彼此的初恋啊!我们从十七岁就在一起了。十几年了。这是我的一辈子啊!”德男当初的哭声犹在耳边,而一切已经烟消云散。

“没有。”德男懒懒地说。“你呀,俗人!那些跟伟大的爱情比算什么?爱情是不分相貌,身份,地位,金钱,种族和已婚未婚这些世俗的东西的!”

 

“不过”,德男口气放低了些,“我一直对嘉仁说的是我未婚。”

当时秀真皱了皱眉头。后来的事证实了她的猜想。德男的伟大爱情坏就坏在她未婚上。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