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泰浩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无欲则刚。以其知之所知,以养其知之所不知
个人资料
辛泰浩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贺新郎 辛丑仲秋

(2021-09-11 19:31:07) 下一个

            贺新郎 辛丑世相
            欲旅冠情阻。
            巢笼长,音通不便,尔惊余怵。
            世相阿伊兵撤溃,帝国针芒赤露。
            那恤悯,灾民营宿。
            自古阋墙分裂处,
            利漁翁血染生黎庶。
            台港独,势殃族。

            吐蕃迪化夷州部,
            史留存文明古籍,
            博淵无数。
            踏遍寰球名胜境,更感神州媚妩。
            总记起乡音风趣。
            麦白葡萄烧酧满,祈来年、四海阳收束。
            重旧叙,畅心語。

            注:夷洲,一作夷州,古地名。语出三国吴国丹阳太守沈莹《临海水土志》及陈寿《三国志•吴书•孙权传》。史载孙权曾派卫温、诸葛直抵达夷洲。通常认为夷洲就是台湾,麦白:威士忌和啤酒普通都是麦子为原料,白酒多为粮食酒,烧酧是日本高度酒。

      毛泽东晚年最喜欢的一首词
      《贺新郎》,他特令有关部门为他录制磁带,南曲、北曲多种,且令改动词句,总感泪反复听哼吟唱……
      贺新郎•送胡邦衡待制赴新州
      宋朝 • 张元干
梦绕神州路。
怅秋风、连营画角,故宫离黍。
底事昆仑倾砥柱,九地黄流乱注。
聚万落千村狐兔。
天意从来高难问,
况人情老易悲难诉。
更南浦,送君去。
凉生岸柳催残暑。
耿斜河,疏星残月,断云微度。
万里江山知何处?
回首对床夜语。
雁不到,书成谁与?
目尽青天怀今古,
肯儿曹恩怨相尔汝!
举大白,听《金缕》。
此乃正体,古人还喜欢填变体,有十多种变体……
      有文章说当年听到蒋介石去世的消息,毛泽东说了“知道了”,第二天一天就听着首《贺新郎》。然而又有文章说是毛泽东在董必武逝世的时候一直听这首词,并让制作单位改动最后一句的“举大白,听金缕”为“君且去,休回顾”。
    仿佛觉得针对蒋介石是不应当用“君且去,休回顾”这样的遣词的。因为“君”一般是适用于比较亲近的同辈和晚辈之间,毛泽东对于蒋介石除年龄更小七岁以外在第一次国共合作和重庆谈判的相见时都是一下对上的身份称呼的,当时称蒋介石为“蒋委员长”,以后更是成为人民的公敌,反动派等,不会以同辈或长辈的身份称呼蒋介石的。所以用“君”是不恰当的。对于董必武来说倒是在党内和国家体制内毛泽东都是领导人上司对部下可以称任何人为“君”。当然在大革命后当年陈独秀可算是青年毛泽东的导师一级人物,但在陈独秀第一次被捕时,毛泽东在湖南向报社投稿写文章中有“陈君”的称呼。可见毛泽东对于“君”的用法和日本人对“君”的用法是不一样的。
鲁迅称“刘和珍君”等都是对学生、部下、晚辈的称呼。所以在日本不能随便称人“君”的。
    毛泽东对于《贺新郎》感兴趣可能还是生前未曾发表过,去世后几年后才在党报上发表的那首《贺新郎  别友》不无关联。毛泽东的填词词牌不是很多,对于《贺新郎》应该是很有感触的,就是1923年离别结婚不久、小孩不大的妻子杨开慧而深情的作品,从不发表也可见他的一番苦心。对于《沁园春 雪》他很看重,但对于《贺新郎 别有》可能更为钟情之至。或许南宋张元干的那首《贺新郎》就成了他的作赋的蓝本。
而张元干的词是正体,对于填词人来说是标准的教科书型的一首词。
也许因为到了晚年看到许多战友如朱德和比自己年轻的部下周恩来等相继去世那种悲壮苍凉感引起老人的无限共鸣吧。
      毛泽东的《贺新郎》贺新 别友
挥手从兹去。
更那堪凄然相向,苦情重诉。
眼角眉梢都似恨,热泪欲零还住
知误会前番书语。
过眼滔滔云共雾,算人间知己吾和汝。
人有病,天知否?
今朝霜重东门路,
照横塘半天残月,凄清如许。
汽笛一声肠已断,从此天涯孤旅。
凭割断愁丝恨缕。
要似昆仑崩绝壁,又恰像台风扫寰宇
重比翼,和云翥。

      1973年,中南海菊香小屋,毛泽东步履蹒跚走到书桌前,拿起杨开慧与孩子的照片,毛泽东泪水涌上眼眶,他坐在桌前,拿起了一把木梳,陷入了漫长的回忆。中国共产党人,为了民族和国家的命运,拼搏奋斗的历史场景一幕幕浮现在眼前。1982年3月,杨开慧烈士的故居——板仓杨家老屋,瓦匠在修缮墙壁时,从砖缝中发现了杨开慧当年的《偶感》等手稿。

https://youtu.be/kN2VIYoTDQM

心语:
作词:阿娅
作曲:冰吻
编曲:姜山
后期:迷糊
原唱:红蔷薇(傅蓉)

又是一个落花的雨天
又是一卷阴雨的江南
你那青伞下迷人的笑脸
好像现在就在我眼前

赶不走的那一段缠绵
舍不得的那卿卿红颜
随着风儿吹远了脚印
一串又一串深深浅浅

又是一副唯美的画卷
又是一段醉心的乐篇
笑语间有你的温婉
萦绕心头的你的爱恋

挥不去的岁月的荏苒
留不下的青春的牵绊
日子是一天又一天
想你一遍一遍又一遍

赶不走的那一段缠绵
舍不得的那卿卿红颜
随着风儿吹远了脚印
一串又一串深深浅浅

又是一副唯美的画卷
又是一段醉心的乐篇
笑语间有你的温婉
萦绕心头的你的爱恋

挥不去的岁月的荏苒
留不下的青春的牵绊
日子是一天又一天
想你一遍一遍又一遍

又是一副唯美的画卷
又是一段醉心的乐篇
笑语间有你的温婉
萦绕心头的你的爱恋

挥不去的岁月的荏苒
留不下的青春的牵绊
日子是一天又一天
想你一遍一遍又一遍
只愿今生与你共缠绵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辛泰浩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雪中梅' 的评论 : 谢谢留言,平安是福!
雪中梅 回复 悄悄话 平安是福。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