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流水帐

走走,停停,看看,人生大概就是如此吧。
正文

Séraphine

(2009-09-30 08:50:12) 下一个
seraphine1.jpg image by RottenFresh
飞鸟的假期还剩下几天,今天下午跑去PALACE CENTRO影院,想看看有没有什么好电影可看。非常幸运赶上以前错过的电影,这部电影在今年八月的布里斯班国际电影节上映时,飞鸟就非常想去看,只是后来因为时间不凑巧错过了,非常遗憾,这回在澳洲从新全线上映,飞鸟怎能错过呢?看看表,时间还早,遂在旁边的餐厅点了一个PIZZA,读读报纸,等待六点半整,整理好精神好好欣赏这部期待已久,连获六项法国剀撒电影节大奖的影片!
seraphine



塞拉芬生活在第一次大战前的法国乡下小镇,靠给富人帮佣,洗衣做饭赚取微薄的薪水,她其貌不扬,高高胖胖,还略微自闭,她对上帝很虔诚,经常去教堂祈祷,家里也挂着圣像,她经常会和上帝和圣母交流。。她热爱大自然,在繁杂琐碎的帮佣生活里,去树林是她最喜欢的事,拥抱大树,采点野花,甚至倾听鸟儿的鸣唱,都给这个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妇人莫大的愉悦和满足。她的生活无所求,为人质朴无华的她却有着一个外人不知道的秘密,那就是她会在自己租来的小屋废寝忘食地作画,她把所有帮佣挣来的铜板都拿去买了画画的颜料,却没有钱来付房租;她仿佛聆听到上帝的声音,在督促她作画,再作画,趴在地上作画的塞拉芬,仿佛不再是那个外表粗陋的妇人,而是一个神圣童真的孩子,上帝的孩子,她是那么的专著,虔诚,执着,几十年如一日,默默无闻地画着,画着。。。

塞拉芬是幸运的,她通过帮佣偶尔结识巴黎来的艺术鉴赏家沃德,对她的画推崇倍至,却怎奈战乱,他匆匆逃离,连买下的画作也没来得急带走。。。好在,命运在十几年后将沃德又送到塞拉芬身边,这次,沃德老了,塞拉芬也显得苍老许多,可他们在艺术上依然惜惜相通,沃德也发现,历经岁月洗礼的塞拉芬画作更成熟,更已经自成风格,他买断她的创作,并开始在经济上支持她全心创作,塞拉芬终于在晚年迎来她创作的黄金时期,她的人生也开始在物质上渐入佳境。她感念沃德的知遇之恩,飞快的在画布上耕耘着,一幅幅美伦美焕的画诞生了,她从一名普通女仆出落成<现代天真派女画家>,然而,好景不长,塞拉芬的精神状况在密集的创作中每况愈下,她感觉她仿佛被掏空了身体一般,她不断地呢喃着“我已经准备好了”,也许她已经完成了她此生的使命,完成了她所有的画,涂抹了她生命中所有的绚烂,准备归于平淡的永恒,她穿上美丽的白纱礼服,高大寂寞的身影走在清晨还带着晨雾的寂静街巷,像一个天使,即将飞走的天使。。。。

塞拉芬疯了,被关进医院,她没能有机会亲眼看到自己的画展,好友沃德也没有办法亲口告诉她,她的画已经开始有人收藏,他辛酸地离去。。1944年,塞拉芬静静地走了,却留下这些绚烂盛放的花朵,树叶,像她的人生,默默无闻地绽放,却化作永恒。。艺术没有等级之分,真正的艺术来源于生活,朴实无华,却隽永芬芳,像塞拉芬的人,塞拉芬的画,虽朴实至极,却是真正的奢华。。那些震撼人心的美,抖落历史的尘埃,穿越时间的隧道,让我们欣赏,也让我们叹息。难道天妒英才,还是所有杰出的艺术都必须出自不羁的大脑?我久思不解。

飞鸟为塞拉芬的演员YOLANDE脱帽,她深深进入了角色,才让我们可以切身体验一位非常不平凡的艺术家的人生。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