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汉字中的妇女歧视

(2009-04-13 09:30:35) 下一个

汉字中的妇女歧视


廖康



这汉字不改革,行吗!”小莉气愤地抱怨,“你看这‘妖’字,凭什么用女字旁?刚才上课,学生问我,是不是中国的妖怪都是女的?”

消消气,小莉,”老刘给她端过一杯茶,“不就是个字吗,有什么了不起的?不是还有‘妖娆’和‘妖媚’这些好词呢吗?”

什么?‘妖媚’是好词啊,您别气我了!女字旁的字,就没几个好的,坏字比好字多多了。不信,咱们翻翻字典。您看,奴隶男女都有,‘奴’字却是女字旁。这也太不公平了!还有‘奸’字,男人至少得负一半责任吧?却是女干!”小莉气得把字典摔在桌上,茶杯里的水都震出来了。

老刘笑了笑说:“过去男尊女卑,的确不公平。卖女为奴比卖儿子的情况多得多,‘奴’字大概就是这么来的。要说‘奸’嘛,那倒不是女干。你念反了,应该从右往左念。”

那是你们大陆文字改革委员会的功劳,”大李讽刺道,她是从台湾来的少有的大个子,这仨人一办公室,关系挺不错,说话没遮拦,“繁体的‘姦’字根本没有男人什么事,全赖在我们女人身上了。汉字是得改革,可是也不能像你们那样改,太下流了。”

哎,我们的简化字,多数还是挺好的啊,”一听到说大陆的坏话,小莉就不干了,“繁体字又难认,又反动,你看‘淫’字,简化了是三点水,淫雨霏霏,又形象,又不污蔑女性。繁体的‘婬’字,是女字旁吧?咱们的老祖宗,就会欺负女人。”

你们哪,就记着自己吃亏,不念叨好事儿,”老刘慢条斯理地说:“这又不是跟丈夫吵架,应该公道点儿。我觉得咱们的老祖宗还算照顾女性,‘好’字不就是女字旁吗?”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好字,还有一半是男子的‘子’,还公道呢!”小莉不服气。

你怎么不说那是孩子的‘子’啊?”老刘一边在黑板上写了个‘好’字,一边辨析,“你瞧这一横,比‘女’字的横要低一些,我看更像是孩子。”

老刘说得有道理,”大李赞同道:“男女的好事,就热火那么一阵,还是母子情深。我想,自古以来就是这样。小莉,你还年轻,结婚生子以后就知道了。”

我才不结婚呢!男人,没一个好东西。结婚,昏了头的女人才干那傻事。哎,”小莉好像发现了新大陆,她在黑板上写了个“婚”字说:“这道理古人都总结在汉字里了,女人昏——婚。”

你这是山寨小学,”老刘一板正经道:“汉字绝大多数都是形声字,用偏旁部首表示类别,另外一半表音。用‘昏’是取那音,不是会意。”

别小看人啊,”小莉抗议,“咱们教的东西虽然浅,好歹也算大学老师啊。”

老刘说的小学是指训诂学,也就是文字学,”大李解释,“不过‘婚’这个字,我看也是会意。可惜,我们都让形声给糊弄了,没有看到古人留下来的智慧。还是咱们小莉聪明,不发昏,不嫁人,不给男人当奴隶,不给人家当媳妇。”

我才不会给人家当媳妇呢,”小莉一撇嘴,“哼,媳妇,你瞧这‘媳’字,就是整天不说话的女人。”

我说你山寨小学嘛,”老刘逮住机会了,“要是会意,我也可以把‘媳’字解释为整天休息的女人哪。这是个形声字。”

那繁写的‘婦’可是个会意字,”大李说:“女人一嫁过去,就得拿着笤帚,打扫庭除。更不用说‘女’字本身了,就是跪在地上,举案齐眉的形象。小莉说得对,汉字中尽是大男子主义,不改革不行。”

让我看看,还有什么欺负女性的字,”小莉认起真来,又翻开了字典,“嚯,还真不少呢!‘妨碍’的‘妨’,‘妥协’的‘妥’,‘委屈’的‘委’,‘要东西’的‘要’,还有‘嫉妒’,都是女字旁。”

就没有俩好字?”老刘还不服气。

就有个‘妙’字,还算不错。”

什么不错,”大李接过话茬,“那不是玩弄少女吗?”

可不是嘛!”小莉愤愤道:“这个字更坏。”

我不信就没俩好字,”老刘把字典要过去,细查女部,“这不是有个‘娴熟’的‘娴’字嘛,夸你们呢吧?”

你怎么不提‘讨人嫌’的‘嫌’啦?”大李反唇相讥。

查了半天,就查出一个‘娴’字,”小莉得意了,“现在您该服气了吧?”

服气,服气,”老刘喃喃道:“长江后浪推前浪,世上新人撵旧人。我服气。”

光抱怨可没用,”大李建议,“咱们得改这些汉字,至少可以给你们那个文字改革委员会提提建议。”

对,”小莉附和道:“老刘,您小学知识多,您看应该怎么改?”

改汉字,嗯,应该尽量用形声;容易认,也好记,”老刘又来神了,“比如那个‘奸’字,改成单人旁,右边用‘尖锐’的‘尖’。既形声,意思也合适;‘奸细、奸商、奸臣’,哪个不是削尖了脑袋钻营?”

太好了!”小莉拍手雀跃。

对,用形声,能兼顾会意更好,”大李说:“惹咱们小莉生气的‘妖’字,可以改成犬字旁。”

嘿,真不错!”小莉欢呼,“这汉字改革不是挺容易的吗?那帮委员们整天干什么呢?这么多年了,也没见点儿动静。我也来改个字,把‘奴隶’的‘奴’改成人字旁。哦,不行,那成了‘仅’字了。”

这‘奴’字还真不好改,”老刘笑道:“所有发nu音的字,‘努力、怒火、弩箭、驽马’都是建筑在‘奴’字上的。嗨,其实这个‘奴’字,反映了妇女受压迫的血泪历史,不改也罢。”

知难而退,是不是?”小莉指责道:“照你这么说,那些字都不用改了。”

看来,还不是那么容易,”大李叹了口气,“咱们还得好好研究六书。”

六书,”小莉问:“哪六本书啊?”

《毛选五卷》和《圣经》,”老刘一板正经地回答,冲大李挤了下眼。

2009
412

注:

许慎《说文解字叙》把六书之名定为:指事、象形、形声、会意、转注、假借。一般都认为,六书中象形、指事、会意、形声属于造字之法,即汉字结构的条例;转注、假借则属于用字之法。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
评论
凡人悟空 回复 悄悄话 其实,歧视与否,就个人来讲是一种心态的不平衡感觉,就社会来讲是一种资源的不对称分配规则。世界本来就是此起彼伏,人类有文字的历史不过几千年,父系当权有考证的也不到一万年,而在此之前的有数无数的人类历史应该都是母系当家为主了。我们没有太多有关男人在母权社会地位的记载,但用脚想也可以推测到许多可以定义为歧视的东东。可以推断在母权社会末期,一定有一些象小俐一样有志气的“小勇”们,义愤填膺地讨论着他们的歧视问题。。。

我们常讲30年河东,30年河西,漫长的母权时期后让被长期欺压的男人们翻一下身,但又何妨。有小俐在,只怕不到下一个千年,母系就再回河东了。。。你不觉得今天的女人很不一样了吗?
QT毛驴++ 回复 悄悄话 全世界的(大多数人)人都被歧视!
老哥的评论很有深度啊!
Wiserman 回复 悄悄话 有意思!
古代,全世界的(大多数人)女人都被歧视!
QT毛驴++ 回复 悄悄话 基本觉得这是一篇散发异味的药汤,味道怪怪的.

文学创作讲究的是个性与独立,搞这么个小圈子是为了交换ip地址,挟私报复吧!

请问革命委员会就是好的好字怎么写?淞山的乡下人,问候城里人的 ni niang, niang字怎么写?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