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华光: 文明道歉的启迪

(2008-06-09 15:56:21) 下一个
文明道歉的启迪


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刚一上任,就做了一件事,使人印象深刻。那就是他代表政府正式向原住民道歉。为早期从原住民的家庭里,强行夺取他们的孩子,送到白族家庭中寄养的行为道歉。他说,我们过去做错了。

政府首脑把弱势族群的代表邀请到执政大厅里,当面向他们恭敬地承认,过去做错了,请求原谅。这种看起来简单地“文明道歉”的做法,却显示了执政者开明大度的胸怀。


雪灾时,总理温家宝也作出了表率作用,他向围困在广州车站等候回家过年的民众们道歉说:“对不起,我来晚了。”表达了请求灾民原谅的心情。前不久,法国总统萨尔科奇向残疾火炬传递手金晶遭抢一事,公开向其本人郑重道歉,也展现一定的胸怀和气度。还有,前些日子,加拿大总理正式向当地的华人道歉,承认当年收华裔人头税是错误的,并赞扬华裔族为加拿大国家所作的一切贡献。


在文明的社会里,用谦卑、宽容大度的姿态执政,也是和谐社会的一种。尽管强硬高压的姿态是执政的方法之一,但不知是否能够带来真正的和谐社会?


无论是身居高官还是身为贫民百姓,是否可以扪心自问,有没有曾经做错了,需要有个文明道歉。其实,谦卑不是自卑,道歉是大度的展现。


往往实现了自由民主公投的国家首领,更容易向普通民众道歉,因为他们要维护在选民中的形象和支持率,因为他们深知能够当权在位是大选得胜的结果,选民决定了他们能否连任的可能,也是他们执政的评估者。可见,向普通民众道歉的习惯,有它一定的社会根源。相比之下,靠继承和任命得权的国家首领,向普通民众道歉的机会相对少些。因为他们的当权在位无需选民决定,道歉和不道歉都无必要,反而道歉更有失身份和丢脸面的感觉,所以,还是坚决不道歉的好,即使引起了强烈抗议和争议的事情也不道歉。权在我手,你有何能耐?这也就是民主共和和集权共和的明显差别。


看来,西方政府向弱势群体道歉和承认在执政历史中所犯下错误的行为

是民主体制的道德规范,是被西方世界普遍接受的执政道德理念。向普通民众道歉的文明做法,不但无损于形象的建立,反而促进了形象的树立。这种有利于和谐社会和与世界接轨的文明道歉应当成为开明治国的借鉴,不妨值得一试。

正如俗话所说“时事造英雄”那样,也可用于“体制造明君”之说。明君向现实中的个人或群体做文明道歉的举止,需要一定的勇气和谦卑的个性修炼;相比而言,明君向历史上的人和事做文明道歉的决定,则需要更大的文明民主体制的支撑做后盾。


[ 本帖最后由 华光 于 2008-6-4 07:12 AM 编辑 ]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