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河东狮说

(2008-02-15 21:48:21) 下一个
河东狮说

小蚕

如果我对一个男人说,您像一头雄狮,他一定认为我在恭维他,因而洋洋得意,高视阔步起来。

雄狮,是一个什么概念?威武、王气、勇敢、坚定。

如果我对一个女人说,您像一头母狮,她一定扇我一个大耳光,立刻委屈无穷地大哭大闹起来。河东狮,凶悍、不可理喻,绝对不是什么赞誉之词。

其实,人类的这种概念完全是错误的。

很少有人知道,动物界在评定世界上最懒的动物时,雄狮荣获亚军。没错,雄狮是仅次于懒猴的大懒蛋!成天饱食终日,无所用心。而真正的英雄正是河东母狮。她们要生育,要抚养教育后代,要保护整个群体的安全,还要为整个家庭提供食物。她们任劳任怨,相夫教子。在评定最勤快的动物时,她们荣获哺乳动物第一名。只因为她们衣着平平,以至于以貌取物的人类(我怀疑主要是雄性人类)忽略了她们,误解了她们,而花大量的篇幅去盛赞那些好逸恶劳的留着披肩卷发的家伙。留给母狮们的是一个让人生厌的恶名。真的为母狮抱不平,河东母狮才是名副其实的贤妻良母啊!

狮子的社会是一个不平等的社会。没有一个母狮的妇女解放运动倡导者,发动一场革命,选出一个女王,缔造一个母系社会,把那些雄狮们逐出决策圈,只能蹲在门外分一点残羹。再不济,为了照顾雄狮的颜面,也应该像老虎们那样,让他们自食其力,独自占山为王。

雌性撑起大半边天的事,在人类社会里也是常有的。当然,现代的女性越来越强,女飞行员,女航天员,女总统都不奇怪,男人能做的事,女人也能做,似乎早就被证实了。只是很少听说女屠户。

我倒是见识过女屠夫,应该叫做屠妇,是在丽江。

丽江被怀疑为西游记里的西梁女国,不知有没有根据,泸沽湖边的摩挲人至今仍然崇尚母系社会是真的。丽江的女人劳作比男人幸苦是真的,多数的丽江女人比较强悍也是真的。丽江古城里从前有一条街,叫杀猪巷,又叫屠户街。听人讲里头住的屠户多半是女人掌刀。我在丽江时屠户街已经没有个体屠户了,杀猪宰羊是公家的事,大众只知道吃肉,只知道肉从食品公司里头一车一车拉出来。后来车少了,每个人每月一斤肉票,多数人家舍不得吃,买一斤肥膘炼油,炒菜吃。那时候的人养生觉悟底,不懂得吃肉尤其是吃肥肉对身体不好,吃素抗癌,减肥。限制吃肉,是公家对大家伙儿的关怀,等等。只知道一个劲儿地暗中埋怨,一个劲儿地尖着鼻子觅肉吃。

到底让那些嗅觉灵敏的发现了一个买肉不用肉票的地方——食品公司屠宰车间。每天那里有牛头蹄出售,不要肉票,三块五毛一套,包括牛头一个,蹄子四只,下水一挂。

天大的喜讯啊。虽然三块五毛是一个大价钱,可是几家人凑一块,欢欢喜喜买一副来,淘洗干净,用大锅煮了,可不比过年还强! 淘洗牛头蹄是一个重活,小孩子家干不了, 清早起来排队的重任就落在了我们一干人的身上。

宰牛都在凌晨,不能见太阳的。我们背个小筐,三四点钟就来到屠宰车间的后门口。一群人水泊梁山似地排好座次,用一个物件按先来后到排成一列,有的用石块,有的用砖头,有的用簸箕。完成这项隆重的仪式后,我们就四下散开,有时烧一堆野火御寒,更多的时候则绕到屠宰车间的后面,趴在窗沿儿上看宰牛。

  

牛被牵出来了,牵牛的是几个穿纳西长衫的阿奶姆,想必是屠户街出身,被合营到了这里。她们头戴青布箍子(纳西人包头),身穿氆氌坎,披一块旧的发亮的白羊皮,说笑着,像是去赶集。唯一不同的是她们一人登一双黑色胶皮雨靴。车间的中间是一块大场子,水泥地面。

  

年岁最大的阿奶姆通常是最早出场的,她左手牵着牛鼻环,拖着步子不紧不慢把牛牵到场子中间,一边转圈,一边款闲话。转了十几圈后,牛眼发直,像是头晕了。只见一道白光闪过,阿奶把藏在身后羊皮下的右手飞快亮出,是一柄短斧!一声闷响,斧背砸在牛头的两只牛角之间。黄牛晃动两下,一声不响地倒下了。整个过程用不了几秒钟!剩下的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着,阿奶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柄匕首,在围腰上擦擦,动手放血,剥皮。不到二十分钟,一头牛就打整好了,干净利落,身上一滴血迹都不沾。和绣花一样仔细,精致。

等到地上铺上七八张牛皮,牛肉都挂到铁钩子上时,我们便从窗台上跳下来,蜂拥到后门口。那里早摆好了一张大案,收钱、结帐。把牛头蹄放到带来的大筐里,等着家人安排运输。

童年时没有什么顾忌,不懂得穿着长裙带着面纱坐在斗牛场里看杀牛才是淑女该做的事,而趴在屠宰车间后窗上看女人杀牛是市井小儿的把戏,很失身份的事情。不过想来那时倒也没有什么身份好失。现在年岁渐渐大了,牙口不如从前,肉的诱惑也小了,人也变得慈悲起来,绝对再没有胆量去看杀牛,反而多少有些信奉起牛权主义来。只是暗中还是很敬仰那些一斧功杀牛奶奶们的神武。

汉族女人做血活,指的是生儿育女。纳西女人生孩子的血活要做,动刀子的血活也要做。大田里的粗活要做,家里喂猪洗碗的细活也要做。当然纳西男人不是雄狮,他们也非常勤劳勇敢,可是绝少有金屋藏娇,喂养金丝雀的习俗。纳西女人亦耕亦织,但没有半分的跋扈专横。在家里,上座是男人的,好吃的男人先下筷。好女人最后一个上桌,最早下桌,在饭桌上要给每一个人添饭。喂孩子是女人的事,打猪草是女人的事,砍柴是女人的事,下地是女人的事。用母狮来形容纳西女人的生活,其实是很恰当的。

这么细细想来,似乎应该好好为母狮正正名。家有贤妻良母,大丈夫出去骄傲地炫耀:“俺家河东那位百里挑一,里里外外一把手。”

现代社会进步了,城市河东狮也渐渐普遍起来。女人要上班,要接孩子,要看孩子作业,要洗衣做饭,要负责家庭清洁卫生。狮子姐妹们什么也不指望,只是希望有一点肯定,有一点支持。可以理直气壮地对那些懒得像雄狮的人说,河东狮怎么啦?河东狮伟大,河东狮光荣!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没落贵族 回复 悄悄话 去年去过丽江,据木王府的纳西讲解员介绍,旧时纳西男人主要从事精神文明建设,即烟酒茶文化的研究。不过纳西家庭是一夫一妻制的,即便是木王也只在妻子不能生育的情况下,才会纳妾。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