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书刊:黄金周回国散记

(2005-05-21 14:36:15) 下一个

黄金周回国散记

 

书刊



四月底五月初,正值春夏交替时节,春光依然明媚,百花仍竞相争艳,却少了寒气,冷暖适中,气候宜人,是出游的大好时光。并且这段时间恰又逢日本的
黄金周,连日放假,因此每年这个时候,都是日本人国内,海外旅游的高峰。

日本的黄金周,包含了429日原为昭和天皇的生日,后改定为绿色纪念日;53日宪法纪念日,54日国民休息日,55日儿童节这四天国家公休日。还有51日劳动者节,虽然不算国家公休日,但是大公司一般也都放假。这五天加上周六周日的例假,便有一周以上的休日,这就是黄金周的来由。

我也趁这次的黄金周回国了一趟。

回国是老早就计划好的,有两个目的,一是探亲,二是陪日本友人观光。

山本和丈夫在同一公司的不同部门任职,都负责中国事务,由于业务关系常打交道,一来一去,两人成了好朋友。山本身材高大,长得虎背熊腰,是个说话风趣,性格豪爽的日本人。他为了学习中文,特意聘请了一位家教。由于努力,他的中文进步很快,才一,二年时间,基本可以读、写一般的工作文件了。加上经常往中国跑,对国内的事情很有了解,称得上是半个中国通。

二个多月前,山本就和丈夫约定,这次的黄金周一定要抛开工作,偕了夫人到中国游览大好河山,好好地放松一下。我也因此早早作好了回国的打算。

原本计划是到成都、西安等地。行程、旅馆、接送人车等事宜也都安排妥当,一心只盼成行了。谁也不曾想到,四月份,中国掀起了一阵反日浪潮。

当成都率先进行了反日游行,日资企业吉之岛接连被砸,日产的私人汽车被毁坏,出租汽车司机拒载日本乘客的报道传来,当地的朋友也建议最好慎重行事之后,山本决定取消成都之行。可是到底是否中止筹备已久的中国旅游却一直很犹豫。那些天,形势也很严峻,连日来中国的各大城市相继举行了大规模的反日游行,日本大使馆,领事馆都遭破坏,日本的各旅行团闻讯纷纷取消了去中国的计划。这些消息真的很令人忧虑和心焦。所幸后来的事态发展没有进一步深刻化,直到最后一刻,山本决定仍去中国旅行,观光地改为北京和杭州。

四月底,山本夫妇登上了去北京的飞机。我和丈夫相聚以后,也一起去北京和山本他们汇合了。

那天晚上,和北京的其他朋友共十几个人在纪晓岚故居的饭店吃山西料理,山本兴致很高,几杯白酒下肚以后,开始侃大山。感慨这次的中日风波,回忆年轻时和老婆谈恋爱的经历,学中文时闹的笑话。最有趣的是说他学中文以后,想到有中国人的地方去练摊,于是去了一个中华料理店,服务员来了以后,他用中文点菜,跟人家聊天,并自称是中国人。那不标准的普通话倒也没有引起怀疑,只以为他带地方口音。

“你是哪里人?”那服务员问他。

‘福建人。“山本脑子一转,脱口而出。

这下可不得了,那人一听,高兴地说,真巧,我们这有好几个福建人,你可找到老乡了。说罢马上跑进里堂叫来五、六个福建人,那些福建老乡围着山本七嘴八舌地说起了福建话。山本这下傻眼了,福建话他可是一句也听不懂啊,这玩笑也开得太大了。事到如今,他只好把这谎话继续圆下去:

“对不起,我虽然是福建人,不过生长在日本,所以不懂福建话,也只会一点点中国话。”

山本的这番趣谈,把大家笑得七歪八倒。
在北京的几天里,我们观光名胜,游北海,登长城。而比游玩更起劲的是购物。逛红桥市场、潘家园。山本夫人看上了什么东西,就由山本出头讨价还价,大呼小叫,不亦乐乎。不过往往是他们以为捡了便宜,得意洋洋地拿着东西来向我们炫耀的时候,被我们毫不留情地打击积极性:“买贵了,还可以再便宜。”这时候,山本就会显出沮丧,“啊,我又上当啦。”

在北京时,恰逢连战访中,连战和胡锦涛会谈的那天,我们正好路过天安门,看到了一个非常的场面。天安门城楼以往只有毛画像的地方难得地加上了孙中山的画像。可惜等我想起来拍照时,小车已经驶过。

在北京也遇到过不愉快的事情,下榻的王府井饭店居然没有叫车服务。那天出门,想让大门的服务生帮忙叫辆出租车,被他冷冷地拒绝了,令我们联想到也许是因为反日余波未熄的原因。无奈,只好自己步出门外,当街拦车。

这时,一个中年女乞丐走了过来,伸手要钱,我掏出身上的零钱递给了她,没想到她拿了钱非但不走,反而缠上了山本夫人。与此同时,不知怎地忽然冒出来好几个乞丐,围着我一齐伸手。幸亏这时候出租车来了,我们逃也似地钻进了车里。

上车后,丈夫直埋怨我不该给钱,以致引起了尴尬。倒是山本夫人善解人意,为我辩护,她同时感到不可思议,怎么在王府井大酒店这种地方居然会有乞丐出没。我想也是,这次遇上的大概不是真正有困难的人,而是职业乞丐了。

几天之后,结束了北京之旅,进入了旅途的第二站――杭州。下了飞机,从机场开往市区的路上,我们立刻感受到了与北京风光完全不同的另一种气息,感觉到杭州的美丽清新。新修的道路宽敞笔直,两旁植满了树木草坪,连分离带也是草丛灌木,满眼的绿茵青翠,生气盎然。

一个小时以后,我们来到了座落在西子湖畔的柳莺宾馆。放下行李,我们就迫不及待地步出房间,走近西湖,欣赏她秀丽的景色。此时,天下起了小雨,放眼望去,断桥、三潭映月都在烟雨茫茫中隐现,更远处,黛绿的山麓朦胧一片,勾画出一幅美仑美奂的山水国画。“浓妆淡抹总相宜”,美丽的西子湖啊,无论什么时候,你都向人们展现出无以伦比的风姿。

到了杭州,自然又被当地的一批朋友盛情地款待一番。在西湖国宾馆晚宴之后,我们漫步在昔日刘庄的幽径之时,路过一块刻满了许多近代要人名人签名的大石碑,便驻足观看,只见上面有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等故人的,也有显得硬挤在伟人当中争镜头的江泽民。杭州的一位朋友说道:江泽民就喜欢到处题字,因为卖墨赚了不少钱,也因为卖弄过多,所以他的字最不值钱。

月色下的西湖别有一番风韵,不远处,新修的雷峰塔灯火阑珊。山本指着塔对我们说,他已登过三次雷峰塔了,每一次人家带他去,都跟他讲叙许仙和白娘子的爱情故事。我接口说:是啊,西湖里有太多值得人们留恋的爱情故事了,包括我的父母,当年我父亲就是在这里向母亲求婚的。山本一听,直称是美谈,然后转身对夫人说:“在这充满了诗情画意的地方,面对良辰美景,我也须向你再一次表白爱情,重温罗曼蒂克”。山本夫人表示笑纳。我们听了都忍俊不禁。  

山本夫人是一位谈吐,举止都很得体的日本妇女。每当山本眉飞色舞地跟众人高谈阔论时,她总是面带微笑,静静地听着丈夫和别人的话。接触山本夫人,你能感悟到何谓温柔。

第二天,我们去了绍兴,参观了鲁迅先生的故乡—鲁镇。入门处,有一块石碑,刻着小说《故乡>>的一段文字,山本居然把它一字不差地念了下来,很使我钦佩。
在鲁镇,我们品尝了黄酒、茴香豆,还有豆腐脑,于我,是体现回味鲁迅笔下的孔乙己,豆腐西施等人物,而对于山本夫妇,则是体现异国风情。

杭州滁了风景美丽,食文化也丰富多彩。杭州的茶馆让我们开了一次眼界。进入古色古香的茶馆,里面一个个小包厢,小吃林林种种放在外面,任君挑选。只要你愿意,可以在那里泡上一天,就这么吃上一天,也只需几十元钱。听了朋友的介绍,不由得好生羡慕杭州人,既有得天独厚的天然景色,又可以享受这种悠哉游哉的生活。确实不负“上有天堂,下有苏杭”之美誉。

席间闲谈,朋友告知,在这次的反日风暴中,杭州游行示威的规模虽然不大,但是砸汽车的数量可能是全国之最,共有五十多辆汽车被砸,而且遭殃的不光是日本车,国产车、欧美车照砸不误,可怜这些倒霉的车主还不能获得保险公司的赔偿,只能独吞苦果,无处伸冤。我们听了,只有苦笑。

在杭州还享受了一次浴足按摩。那天入夜,我们一行四人来到朋友介绍的颇具规模的连锁按摩店,被引进房间后,马上有四名俊男俊女鱼贯而入,男客由小姐服侍,女客由小生伺候。洗脚推拿,手法娴熟。期间,为山本夫人服务的小伙子大概是用力过猛了些,令她忍不住用日语喊起痛来,山本听见,连忙教她用中文说”痛”字,在旁的女服务员便问道:

”你们是日本人吗?

因为朋友讲叙的砸汽车事件还记忆犹新,我们不敢贸然行事,只在那里哼哈应付。丈夫指着山本开玩笑地说:

“他是蒙古人。”

小姐笑答:“现在已经不反日了,所以就算是日本人也没有关系。”

听了她的话,大家都笑了,也松了一口气。

按摩确有效果,当夜回到旅馆,我一下子就进入了梦乡,睡了一个好觉。

杭州的丝绸城也非常有名,那里的东西比北京更便宜更好。我和山本夫人一边感叹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后悔买东西买早了,一边还是禁不住诱惑,卖兴大发,再次抢购了一番。

每天吃喝玩乐、轻松愉快的快乐时光一晃就过去了,转眼到了回日本的时候。旅行结束,我们满载而归。分手时,和山本夫妇互相道谢,互道珍重。并且相约,下次再一起去成都,了却此次未完的心愿。下次旅行再见!

 

 

(转贴须经作者同意)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